1. <nobr id="dofhj"></nobr>

          <small id="dofhj"></small>
          1. 去讀讀 > 玄幻魔法 > 斗破蒼穹 > 正文 第七章 休!

            正文 第七章 休!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與納蘭嫣然所期待的有些不同,在她話出之后,面前的少年,身體猛的劇烈顫抖了起來,緩緩的抬起頭來,那張清秀的稚嫩小臉,現在卻是猙獰得有些可怖…

                雖然三年中一直遭受著嘲諷,不過在蕭炎的心中,卻是有著屬于他的底線,納蘭嫣然這番高高在上,猶如施舍般的舉動,正好狠狠的踏在蕭炎隱藏在心中那僅剩的尊嚴之上。

                “啊…”被少年猙獰模樣嚇了一跳,少女急忙后退一步,一旁的那位英俊青年,豁然的拔出長劍,目光陰冷的直指蕭炎。

                “我…真的很想把你宰了!”牙齒在顫抖間,泄露出殺意凜然的字句,蕭炎拳頭緊握,漆黑的眼睛燃燒著暴怒的火焰。

                “炎兒,不可無理!”首位之上,蕭戰也是被蕭炎的舉動嚇了一跳,連忙喝道,現在的蕭家,可得罪不起云嵐宗啊。

                拳頭狠狠的握攏起來,蕭炎微微垂首,片刻之后,又輕輕的抬了起來,只不過,先前的那股猙獰恐怖,卻是已經化為了平靜…

                三年中,雖然受盡了歧視與嘲諷,不過卻也因此,鍛造出了蕭炎那遠超常人的隱忍。

                面前的納蘭嫣然,是云嵐宗的寵兒,如果自己現在真對她做了什么事,恐怕會給父親帶來數不盡的麻煩,所以,他只得忍!

                望著面前幾乎是驟然間收斂了內心情緒的少年,葛葉以及納蘭嫣然心中忽然的有些感到發寒…

                “這小子,日后若一直是廢物,倒也罷了,如果真讓他擁有了力量,絕對是個危險人物…”葛葉在心中,凝重的暗暗道。

                “蕭炎,雖然不知道為什么我的舉動讓你如此憤怒,不過,你…還是解除婚約吧!”輕輕的吐了一口氣,納蘭嫣然從先前的驚嚇中平復下了心情,小臉微沉的道。

                “請記住,此次我前來蕭家,是我的老師,云嵐宗宗主,親自首肯的!”抿著小嘴,納蘭嫣然微偏著頭,有些無奈的道:“你可以把這當做是脅迫,不過,你也應該清楚,現實就是這樣,沒有什么事是絕對的公平,雖然并不想表達什么,可你也清楚你與我之間的差距,我們…”

                “基本沒什么希望…”

                聽著少女宛如神靈般的審判,蕭炎嘴角溢出一抹冷笑:“納蘭小姐…你應該知道,在斗氣大陸,女方悔婚會讓對方有多難堪,呵呵,我臉皮厚,倒是沒什么,可我的父親!他是一族之長,今日若是真答應了你的要求,他日后在如何掌管蕭家?還如何在烏坦城立足?”

                望著臉龐充斥著暴怒的少年,納蘭嫣然眉頭輕皺,眼角瞟了瞟首位上那忽然間似乎衰老了許多的蕭戰,心頭也是略微有些歉然,輕咬了咬櫻唇,沉吟了片刻,靈動的眼珠微微轉了轉,忽然輕聲道:“今日的事,的確是嫣然有些莽撞了,今天,我可以暫時收回解除婚約的要求,不過,我需要你答應我一個約定!”

                “什么約定?”蕭炎皺眉問道。

                “今日的要求,我可以延遲三年,三年之后,你來云嵐宗向我挑戰,如果輸了,我便當眾將婚約解除,而到那時候,想必你也進行了家族的成年儀式,所以,就算是輸了,也不會讓蕭叔叔臉面太過難堪,你可敢接?”納蘭嫣然淡淡的道。

                “呵呵,到時候若是輸了,的確不會再如何損耗父親的名聲,可我,或許這輩子都得背負恥辱的失敗之名了吧,這女人…還真狠吶!”心頭悲憤一笑,蕭炎的面龐,滿是譏諷。

                “納蘭小姐,你又不是不清楚炎兒的狀況,你讓他拿什么和你挑戰?如此這般侮辱與他,有意思么?”蕭戰一巴掌拍在桌面之上,怒然而起。

                “蕭叔叔,悔婚這種事,總需要有人去承擔責任,若不是為了保全您的面子,嫣然此刻便會強行解婚!然后公布于眾!”幾次受阻,納蘭嫣然也是有些不耐,轉過頭對著沉默的蕭炎冷喝道:“你既然不愿讓蕭叔叔顏面受損,那么便接下約定!三年之后與現在,你究竟選擇前者還是后者?”

                “納蘭嫣然,你不用做出如此強勢的姿態,你想退婚,無非便是認為我蕭炎一屆廢物配不上你這天之驕女,說句刻薄的,你除了你的美貌之外,其他的本少爺根本瞧不上半點!云嵐宗的確很強,可我還年輕,我還有的是時間,我十二歲便已經成為一名斗者,而你,納蘭嫣然,你十二歲的時候,是幾段斗之氣?沒錯,現在的我的確是廢物,可我既然能夠在三年前創造奇跡,那么日后的歲月里,你憑什么認為我不能再次翻身?”面對著少女咄咄逼人的態勢,沉默的蕭炎終于猶如火山般的爆發了起來,小臉冷肅,一腔話語,將大廳之中的所有人都是震得發愣,誰能想到,平日那沉默寡言的少年,竟然如此利害。

                納蘭嫣然蠕動著小嘴,雖然被蕭炎對她的評價氣得俏臉鐵青,不過卻是無法申辯,蕭炎所說的確是事實,不管他現在再如何廢物,當初十二歲成為一名斗者,卻是真真切切,而當時的納蘭嫣然,方才不過八段斗之氣而已…

                “納蘭小姐,看在納蘭老爺子的面上,蕭炎奉勸你幾句話,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窮!”蕭炎錚錚冷語,讓得納蘭嫣然嬌軀輕顫了顫。

                “好,好一句莫欺少年窮!我蕭戰的兒子,就是不凡!”首位之上,蕭戰雙目一亮,雙掌重砸在桌面之上,濺起茶水灑落。

                咬牙切齒的盯著面前冷笑的少年,納蘭嫣然常年被人嬌慣,哪曾被同齡人如此教訓,當下氣得腦袋發昏,略帶著稚氣的聲音也是有些尖銳:“你憑什么教訓我?就算你以前的天賦無人能及,可現在的你,就是一個廢物!好,我納蘭嫣然就等著你再次超越我的那天,今天解除婚約之事,我可以不再提,不過三年之后,我在云嵐宗等你,有本事,你就讓我看看你能翻身到何種地步!如果到時候你能打敗我,我納蘭嫣然今生為奴為婢,全都你說了算!”

                “當然,三年后如果你依舊是這般廢物,那紙解除婚約的契約,你也給我乖乖的交出來!”

                望著小臉鐵青的少女,蕭炎笑著嘲諷出了聲:“不用三年之后,我對你,實在是提不起半點興趣!”說完,也不理會那俏臉冰寒的納蘭嫣然,豁然轉身,快步行到桌前,奮筆疾書!

                墨落,筆停!

                蕭炎右手驟然抽出桌上的短劍,鋒利的劍刃,在左手掌之上,猛然劃出一道血口…

                沾染鮮血的手掌,在白紙之上,留下刺眼的血印!

                輕輕拈起這份契約,蕭炎發出一聲冷笑,在路過納蘭嫣然面前之時,手掌將之重重的砸在了桌面之上。

                “不要以為我蕭炎多在乎你這什么天才老婆,這張契約,不是解除婚約的契約,而是本少爺把你逐出蕭家的休證!從此以后,你,納蘭嫣然,與我蕭家,再無半點瓜葛!”

                “你…你敢休我?”望著桌上的血手契約,納蘭嫣然美麗的大眼睛瞪得老大,有些不敢置信的道,以她的美貌,天賦以及背景,竟然會被一個小家族中的廢物,給直接休了?這種突如其來的變況,讓得她覺得太不真實了。

                冷冷的望著納蘭嫣然錯愕的模樣,蕭炎忽然的轉過身,對著蕭戰曲腿跪下,重重的磕了一頭,緊咬著嘴唇,卻是倔強的不言不語…

                雖然在家族之中,名義上是他把納蘭嫣然逐出了家族,可這事傳出去之后,別人可不會這么認為,不清楚狀況的他們,只會認為,是納蘭嫣然以強橫的背景,強行讓得蕭家退婚,畢竟,以納蘭嫣然的天賦,美貌,以及背景,配蕭家一廢柴少爺,那是絕對的綽綽有余,沒有人會認為,蕭炎會有魄力休掉一位未來云嵐宗的掌舵人…而如此,作為蕭炎的父親,蕭戰定然會受到無數譏諷…

                望著跪伏的蕭炎,明白他心中極為歉疚的蕭戰淡然一笑,笑吟吟的道:“我相信我兒子不會是一輩子的廢物,區區流言蜚語,日后在現實面前,自會不攻而破。”

                “父親,三年之后,炎兒會去云嵐宗,為您親自洗刷今日之辱!”眼角有些濕潤,蕭炎重重的磕了一頭,然后徑直起身,毫不猶豫的對著大廳之外行去。

                在路過納蘭嫣然之時,蕭炎腳步一頓,清淡的稚嫩話語,冰冷吐出。

                “三年之后,我會找你!”

                少年的背影在陽光的照耀下,被拉扯得極長,看上去,孤獨而落寞。

                納蘭嫣然小嘴微張,有些茫然的盯著那道逐漸消失的背影,手中的那紙契約,忽然的變得重如千斤…

                “三位,既然你們的目的已經達到,那便請回吧。”望著離開的少年,蕭戰臉龐淡漠,掩藏在衣袖中的拳頭,卻是捏得手指泛白。

                “蕭叔叔,今日之事,嫣然向您道歉了,日后若是有空,請到納蘭家做客!”恭身對著臉色漠然的蕭戰行了一禮,納蘭嫣然也不想多留,起身對著大廳之外行去,后面,葛葉與那名英俊的青年急忙跟上。

                “聚氣散也帶走!”手掌一揮,桌上的玉匣子,便是被蕭戰冷冷的甩飛了出去。

                葛葉手掌向后一探,穩穩的抓住匣子,苦笑了一聲,將之收進了戒指內。

                “納蘭家的小姐,希望你日后不會為今日的大小姐舉動而感到后悔,再有,不要以為有云嵐宗撐腰便可橫行無忌,斗氣大陸很大很大,比云韻強橫的人,也并不少…”在納蘭嫣然三人即將出門的霎那,少女輕靈的嗓音,帶著淡淡的冷漠,忽然的響了起來。

                三人腳步猛的一頓,微變的目光,投向了角落中,那輕輕翻動著書籍的紫裙少女身上。

                陽光從門窗縫隙中投射而進,剛好將少女包裹其中,遠遠看去,宛如在俗世中盛開的紫色蓮花,清凈優美,不惹塵埃…

                似是察覺到三人的目光射來,少女從古樸的書頁中抬起了精美的小臉,那雙宛如秋水的美眸,忽然的涌出一裊細小的金色火焰…

                望著少女眸中的細小金色火焰,葛葉身體猛的一顫,驚恐的神色頃刻間覆蓋了那蒼老的面孔,干枯的手掌倉皇的抓著正疑惑的納蘭嫣然以及那名青年,然后逃命般的竄出了大廳之中…

                瞧著葛葉的舉動,大廳內的除了少數幾人之外,其他的都不由得滿臉錯愕…

                (求收藏,求推薦^_^)

                《斗破蒼穹》去讀讀全文字更新,請牢記網址:www.9852166.com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福建快3走势图今天

                1. <nobr id="dofhj"></nobr>

                  <small id="dofhj"></small>
                        1. <nobr id="dofhj"></nobr>

                          <small id="dofhj"></small>
                          1. 排列5走势图带连线 上海十一选五开奖结杲 山西11选5任五遗漏 i8手机彩票 幸运28历史500期走势 秒速时时彩规律 天津时时常用指标 35选7开奖号码表 内蒙古时时怎么查 江苏时时开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