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nobr id="dofhj"></nobr>

          <small id="dofhj"></small>
          1. 去讀讀 > 玄幻魔法 > 斗破蒼穹 > 正文 第兩百九十三章 測驗

            正文 第兩百九十三章 測驗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安靜的大廳中。高臺上的切米爾等人坐在椅上閉目養神,在他們面前的桌上。沙漏徐徐的下降著……

                寧靜的氣氛不知持續了多久之后。切米爾率先的睜開眼來。瞥了一眼那走了將近大半的沙漏。身體動了動。輕咳了一聲。

                隨著切米爾咳嗽聲響起。奧托等人也是睜開眼來。抬起眼在大廳中巡視了一圈后。笑道:“看來這次的測驗挺困難的啊。竟然到的現在。都還沒人出來。”

                “有實力的人。想要盡可能的提高提煉純度。而實力稍差的人啊。則是正為如何才能將材料在規定時間之內提煉出來而苦惱。所以短時間內。自然是沒人出來。”切米爾淡淡笑道。

                “你認為這次誰能夠取的最杰出的成績?”奧托點了點頭。端起面前的茶杯淺淺的抿了一口。笑著問道。

                “不太好說…”

                切米爾干枯的手指輕輕的點在椅背上。略微沉吟后。道:“不過按我看來。柳翎的幾率應該最大。他天賦不弱。這么多年。古河的本事。他也是學了將近三四層。這足以讓的他在同輩人中名列前茅了。”

                “呵呵。小公主也不弱啊。皇室的底子。可是極為雄厚的哦。若說此次沒給她準備底牌的話。我們可沒人會相信的。”奧托笑道。

                “雖然那妮子天賦也不錯。不過在經驗上。卻是要比柳翎遜色許多。如果她不動用那些底牌的話。應該還是要差柳翎一線。這還是初試。所以她動用底牌的幾率不大。所以。柳翎取的最佳成績的機會最大…”提起愛徒。切米爾臉龐上也是多了幾分笑意。笑著道。

                奧托笑了笑。眼角余光掃過蕭炎所在的黑簾小房間。心中嘆息道:“不知道蕭炎這個小家伙能夠取的何種成績。希望不會太低吧。他的天賦。比起柳翎與小公主。也是不遑多讓啊。”

                “怎么?老奧。還抱著希望呢?”奧托的舉止雖然細微。不過依然沒有逃過切米爾的注意。當下他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一名二品的煉藥師。即使煉藥師天賦再好。那也難以和這些三品煉藥師一爭雌雄啊。

                “呵呵。”笑了笑。奧托并未和切爾爭辯什么。雙手平插。然后放在膝蓋之上。微微搖著傾斜的椅子。安靜的等待著測驗的結果。

                見到奧托沉默。切米爾也不再說些什么。低低的嘆息了一聲后。便是再度將目光掃向空蕩蕩的大廳。心中緩緩的數著滴答滴答的時間條。

                ……

                當沙漏之中的沙粒滑落的僅剩下四分之一時。一處黑簾猛的動了一下。頓時。高臺上的幾道目光。瞬間便是投射了過去。緊緊的注視著那里的黑簾。

                一只手臂從黑簾中伸出。然后將之掀開。英俊的青年。面容含著陰柔的笑意。緩步走出……

                “果然是他…”望著那身形挺拔的青年。奧托等人微微一愣。與切米爾對視了一眼。旋即嘆息著搖了搖頭。這古河教導弟子。還的確是有著幾*。

                柳翎大步的行出黑簾。然后停在了大廳中央。抬頭對著高臺上的切米爾等人微微笑了笑。然后優雅欠身。舉止頗為紳士。

                在柳翎出來之后不久。一道輕靈的倩影便是飛快的從黑簾中閃躍了出來。待的她瞧的那早站在大廳中的柳翎后。精致的俏臉上頓時流露一抹失望。慢吞吞的來到大廳中央。嘟囔道:“柳大哥。沒想到你速度竟然這么快。”

                “呵呵。小公主也不慢啊。”柳含笑道。

                “哼。雖然你比我早。不過你提煉出來的藥材。可說不定沒有我的純度高!”沖著柳翎揚了揚雪白的玉拳。小公主輕哼道。

                柳翎點了點頭。含笑不語。

                在小公主出來的短短兩三分鐘之后。那些安靜的黑簾。頓時猶如是起了鎖反應一般。一個接一個被掀了開來。一道道人影從中閃掠而出。最后矗立在大廳之中。

                最先從黑簾中出來的十三人。胸口之上都有著三品煉藥師的徽章。顯然。他們在提煉這一項之上。遠遠的超過那些二品煉藥師。

                在這十三人出現之后。黑簾便是停止了掀動。直到十分鐘后。方才陸陸續續的有著人從黑簾后走出。這些人無疑列外的。都是二品煉藥師的等級。

                當這些出來的二品煉藥師瞧的那十三名昂首挺胸站在大廳中央處的三品煉藥師后。皆是苦笑著搖了搖頭。旋即有些頹喪的站在后排位置。顯然。經過這初次的測試。他們也大致知道了和這些種子選手的差距。

                隨著黑簾的不斷掀動。沙漏之中的沙粒。也即將完全的傾灑完畢。然而。奧托的眉頭卻是皺的緊緊的。因為現在。蕭炎竟然還沒有出來…

                “這小家伙在搞什么?難道還沒提煉完畢?不可能啊。以他的實力。就算提煉時間趕不上柳翎這些一線選手。那也不會落后的這般地步啊。”手掌緊握著椅背。奧托在心中些焦急的喃喃道。

                “唉…”一旁。切米爾望著焦急的老友。不由的輕嘆了一口氣。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站在人群之首位。柳翎臉龐上噙著淡淡的笑意環視著大廳。在未曾發現蕭炎的身影之后。眸子深處。頓時涌出一股冷笑的譏諷。

                隨著時間的過去。空曠的大廳再度變的充實起來。不過眾人卻依然是保持著安靜。一道道目光。竟然全部是不約而同的停在蕭炎進入的那塊黑簾之處。直到此刻。參加測驗的人。已經只有蕭炎一個人還沒有出來了……

                沙漏之中的沙粒嘩嘩的掉落著。奧托的眉頭幾乎是緊皺成了一條線…

                “嘿。柳大哥。這就是你的朋友?貌似挺差勁的啊。”望了一眼高臺上臉色有異的奧托。小公主偏頭對著柳翎低聲笑道。

                “呵呵。小公主說笑了。我與他只是有過幾面之緣而已。還遠遠算不上朋友二字。”柳翎柔聲笑道。

                “也是。以你的本事與傲氣。似乎還從沒結交那些沒什么潛力的朋友。”小公主微微笑了笑。話語倒是為尖銳。在從皇室那種勾心斗角的地方出來的她看來。只有擁有著讓的她正視的實力。方才有資格讓的她將之視為朋友。一個普通的二品煉藥師。還沒那能耐讓的她屈身相交。

                柳翎笑著點了點頭。目光再度瞥了一眼那依然沒有動靜的黑簾。嘲諷的笑了笑。終于不再繼續關注。將目光轉移了回去。

                高臺之上。沙漏之中的沙粒。已經滑落殆盡。見此。切米爾無奈的搖了搖頭。他沒想到。奧托推薦來的選手。竟然不濟到連初次測試都通過不了的地步。嘆了一口氣。他站起身來。想要宣布提煉的結束。

                一旁的奧托。也是感受到了切米爾的舉動。不過臉色略微有些苦澀的他。卻是沒有任何辦法阻攔。頹廢的搖了搖頭。依靠著椅背。臉面朝天。長長的吐了一口氣。

                “好了。

                |我宣布。時間…”

                “抱歉。我趕晚了…”

                就在切米爾的宣布提煉結束之前。平緩的聲音忽然從那僅剩的黑簾中傳了出來。旋即。一道黑影掀開黑簾。一臉平靜的徐徐行出。對著高臺上滿臉錯愕的切米爾微微欠身。

                “呼…”聽的這句平平淡淡的話語。奧托猛然低下頭。緊緊的盯著那略微有些匆忙的從黑簾中行出的蕭炎。懸在心中的那塊大石。終于是掉了下去。

                “嘖嘖。沒想到最后這點時間。還能趕出來。還真是好運啊。不過如此匆忙趕出來的材料。恐怕并不會太好吧?”饒有興致的看著出來的蕭炎。小公主低聲道。

                “不好就淘汰。很正常的事。大會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參賽者…”柳翎微瞇著眸子斜瞥了一眼蕭炎。淡笑道。

                站在高臺上。切米爾望了一眼那終于出來的蕭炎。再偏頭瞧著那松了一口氣的奧托。心中暗道:“唉。雖然趕出來了。可看他這勉強的樣子。恐怕成績不會太理想啊。可憐的老奧…”

                轉過頭來。切米爾拍了拍手。將大廳中那些正盯著蕭炎的奇異目光拉了過來。輕咳嗽了一聲。沉聲道:“既然大家都準時出來了。那么便開始準備下一項的檢測吧。”

                說著。切米爾上前幾步。將處于一處平臺地方的一塊黑布掀了開去。頓時露出了下面的一臺閃爍著淡淡光芒的精密機械。

                “這是我們煉藥師公會邀請一些著名鑄師打造而成的純度測量儀。它能夠準確的測驗出你提煉的材料的純度。”切米爾撫摸著黝黑的機械。指著一處凹槽道:“這里。是放入測驗材料的地方。”說完。他又指著一處屏幕。上面正不斷的閃爍著一些字符:“而這里。則是顯示純度的地方。以十分為制。十分最高。一分最低。四分及格。”

                “好了。現在。將你們提煉出來的鐵木靈葉。放進其中。記的。在放入之前。你們最好說一說。你們提煉了幾次…”

                材料的提煉。每一次的提煉。困難度都將會是前一次的幾倍之多。比如提煉這鐵木靈葉。就算是以切米爾的實力。也不過是只能反復的提煉十次而已。再多的話。則是只能再做無用之功了。

                “開始吧!”

                米切爾輕拍了拍手。那一干四品煉藥大師。皆是從座椅上站起。然后來到測試儀面前。略微有些好奇的等待著成績的揭幕。

                隨著米切爾的話落。大廳的眾人在互相對視了一眼之后。一位排在最前面的三品煉藥師咬著牙走了出去。從納戒中取出一個裝盛著鐵木靈葉的玉瓶。然后放進那凹槽之中。對著上面的切米爾等人恭聲道:“副會長大人。我的能力僅僅只能夠對鐵木靈葉提煉三次。”

                切米爾微微點頭。能夠將鐵木靈葉進行三次有效的提煉。那已經算是頗不錯的成績了。按照他的度量。這位年輕人所提煉的純度。應該有五'左右。

                不出切米爾的所料。在機械之上光芒閃爍了幾次之后。那屏幕之上。頓時顯出了一個大大的五字。

                “五分。測驗過關。恭喜你。”著那血紅的字體。米切爾點了點頭。笑道。

                “下一個…”

                “四分…過關。”

                一名二品煉藥師被推了上去。快速的準備好一切。片刻之后。屏幕上閃爍的四字。讓的他慶幸的吐了一口氣。然后拍著胸口閃到一旁。

                “下一個…”

                “五分。過關。”

                “下一個…”

                “三分。失敗。”

                在經過幾名成功者之后。終于有一名不幸的二品煉藥師。臉色頹敗的退了下去。

                隨著測驗的時間過去。那柳翎終于是在眾人的注視之下。從容的來到測驗機之旁。然后從納戒中取出一個玉瓶。小心翼翼的放進凹槽中。抬頭對著切米爾笑道:“晚輩實力有限。僅僅只能提煉六次。”

                柳翎這話一出口。大廳之中眾人頓時一愣。旋即嘩然。不僅下方之人。就是連切米爾等人。也不免詫異的對視了一眼。能夠將鐵木靈葉提煉五次。那可至少是需要三品煉藥師巔峰實力才行啊。

                低低的嘆息了一聲。切米爾將目光投向那屏幕之處。那里。光芒在閃爍了一陣之后。緩緩的現出了一個碩大的七字…

                “七分。恭喜你…過關了。”輕了一口氣。切米爾微笑道。

                柳翎含笑。然后閃身矗于一旁。目光若有若無的瞟向那站在最后面。正閉目養神的蕭炎身上。

                有了柳翎所造成的這個高氵朝。后面的測驗。無疑是顯的極為的平淡。那些三三兩兩的兩三次提煉。根本難以勾動切米爾等人的心。

                平淡在直到小公主出場時。方才被打破。這個年齡頗小的少女。居然也是將鐵木靈葉提煉了五次之數。不過或許是由于經驗而導致的一些緣故她所的到的分數。卻是比柳翎要差05分。

                在小公主之后。也有著幾名實力不菲的種子選手達到了六分之數。不過這些比起柳翎。卻依然是差了一點。按這種情況看來。此次的成績最佳者。似乎非柳翎莫屬了。

                隨著測試者一個個的過去。大廳中央位置。又是逐漸空蕩起來。片刻之后。終于是留下了蕭炎一個人孤單的站在其中。

                “巖梟。該你了…”望著那閉目猶如是在睡覺一般的蕭炎。切米爾無奈的開口催促道。

                的催促聲。蕭炎緩緩睜開眸子。慵懶的在上面掃視了一圈。最后停留在那正笑吟吟的看著自己的柳翎身上。淡淡的笑了笑。然后對著那滿臉緊張的奧托投去安慰的視線。

                大踏步的行上幾階樓梯。蕭炎停在了那測驗機之旁。從納戒中取出盛著從鐵木靈葉中提煉出來的粉末的玉瓶。然后在切米爾等人無語的目光中。隨意的丟進凹槽中。

                “小家伙。你提煉了幾次?”望著那垂首似乎沒有開口說話意思的蕭炎。切米爾只的主動的詢問道。

                “幾次?”微微皺了皺眉。蕭炎遲疑了一下。有些不太確定的道:“好像…是八次吧。”

                寂靜。

                大廳在這一刻變的猶如死一般的寂靜。

                “哼。愚蠢的家伙。還真當這種話可以隨便亂報嗎?”同樣是被蕭炎這話狠狠的噎了一次。小公主終于是忍不住的出聲冷笑道。她可不相信一個二品煉藥師。居然有能力將鐵木靈葉提煉八次。

                然而。小公主俏臉上的冷笑。還未完全的褪去。在下一刻。便是驟然僵硬了下來。因為。在那測驗機的屏幕之上。一個赤紅的碩大“九”字。緩緩的浮現了出來……

                “九分…”

                望著那赤紅的大字。此刻。米切爾忽然感到。自己的心臟。驟然間緊縮了起來…

                《斗破蒼穹》去讀讀全文字更新,請牢記網址:www.9852166.com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福建快3走势图今天

                1. <nobr id="dofhj"></nobr>

                  <small id="dofhj"></small>
                        1. <nobr id="dofhj"></nobr>

                          <small id="dofhj"></small>
                          1. 上海时时官网走势 英国赛车开奖历史记录 256彩票官方下载老版本 河北时时走势图 新11选5开奖软件 福利彩票双色球走势图360 浙江省12选五基本走势图 有没有可以买北单的app cmd体育客户端 北京赛pk10直播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