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nobr id="dofhj"></nobr>

          <small id="dofhj"></small>
          1. 去讀讀 > 玄幻魔法 > 永生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 華天君神念

            正文 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 華天君神念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

                華天君遺留在羽化天國之中的一縷神念,居然被jī發了出來。(小說)

                凝聚成高大形體,簡簡單單的壓迫,都使得皇者至仙都要窒息,他大手一握,整個羽化天國之中的元氣,都在掌控之中,整個羽化天國的禁法,都似乎要被催動。

                羽化天國的禁法,威力驚人得一塌糊涂,就算是天君前來攻打,都要七天七夜才能夠攻破。如果真的被華天君催動,那方寒肯定要被滅殺。

                “原來如此,原來羽化mén之中,華家還有這樣的實力,不過這一切,都還在我的算計之中,華家五老已經被消滅,就算是羽化天國的華天君一縷神念被催動,也不會有太大威力。我趕在華天君的這一縷意念徹底蘇醒之間,殺了這些圣人,也就徹底崩潰!”

                方寒身軀顫抖,腳步離開了羽化王座,一步就踏了出去,直接對華家的那群圣人,元仙,祖仙進行攻擊。

                他腳踏四極,鬼武圣圖,八部浮屠,紀元之書施展開來,背后天禪佛皇的身軀,也一下浮現,威力居然絲毫不亞于那高大的華天君虛影。

                “華家的毒瘤,今天就徹底斬滅你們!”

                啵!

                一道蓋世神拳,直接擊殺在了華家諸多高手組成的血光之中,立刻血光爆炸,其中一些元仙,祖仙當場炸成了粉末,靈魂都消散了,只剩下神通法則jīng氣在血光中沉浮。

                “此時此刻,是我華家生死存亡的危機關頭!拼命了!”

                一位華家圣人七竅流淌出鮮血,狀態好像魔鬼。

                “華天君,您睜開眼睛,徹底的蘇醒吧!這個孽障,要滅亡我華家啊!”一個圣人跪在血光之中,發出了祈禱,他的身體之中,處處裂開,觸目驚心的血ròu升華出來,成為祭品,要呼喚遠古的祖宗,意念蘇醒。

                “只要華天君徹底蘇醒,就算是一縷神念,都可以滅了他!”華震天,朱重陽,萬西安都在血光之中,用怨毒的眼神看著方寒。

                朱重陽雖然不是華家的人,但是他早就成了華家的旁支,對方寒恨之入骨。

                “不錯,任憑他再厲害,也抵不過華天君的力量。整個羽化天國的力量,根本不是他能夠抗衡的。”

                “華天君最終蘇醒了,擊殺了他,我們就可以尋回華家五老,然后一起聯手,拿下羽皇,bī他退位!看看他到底是想干什么,甚至只要他進入羽化天國之中,我們就可以把他永遠囚禁。”

                華震天咆哮著,一個xiǎoxiǎo的元仙,居然要囚禁羽皇。

                就在這時,方寒的力量催動到了最大,突然發出驚天動地的一擊,對著血光進行擊殺,天禪佛皇,鬼武圣圖,紀元之書,八部浮屠對著血光必殺一擊。

                “xiǎo輩!”

                就在所有的力量,要擊破血光的時候,突然之間,華天君居然發出了聲音,整個羽化天國之中的時間,居然開始逆轉,力量是如此之大。

                方寒的所有攻擊,都停止住了。

                華天君似乎徹底蘇醒。

                “xiǎo輩,羽化mén是我開創,不容任何人褻瀆,你沾染神器,我不久之后歸來。所有羽化mén弟子聽令,我現在宣布,羽皇,還有這xiǎo輩,都是羽化mén的千古罪人,逐出mén派,從此之后,不再是羽化mén的弟子,人人得而誅之,而新一代的羽化mén掌教,不久之后,必然講歸來,他的名字,叫做華天都!”

                華天君的聲音,剎那之間,滾滾而動,傳遍了整個羽化天國。

                隨后,他的大手,向方寒鎮壓下來。

                “天君都出手了?húnluàn天君,還不出來么?”方寒全身法力突然一下濃縮,心中卻一點都不恐慌,他推算到了冥冥之中的巨大機會,自己不可能在此受到挫折。

                “華天君,你算什么東西?一個死尸而已,元神重創,幾乎不能夠恢復。”

                突然之間,在華天君的頭頂上,虛空破裂,一道寶光,降臨下來。卻不是húnluàn天君的意念,而似乎是一件法寶,一件無比強橫的法寶意念。

                這法寶,在光影之中,威嚴似乎把所有的人都要鎮壓在當場,一根巨大寶仗,冉冉凝聚成形體。

                那根權杖,本體上充滿了史詩,傳說的氣息,稍微一流轉,就chā入了華天君的頭頂,咔嚓一下,華天君的虛影身體,就顯現出了龜裂的痕跡。

                羽化天國之中的氣息,頓時如脫韁野馬,橫沖直撞,再也沒有凝練的氣息。

                “傳說之杖!”

                七大皇者壓力一松,就看見了這根寶杖虛影,認識出來了,這是遠古傳說的圣品仙器,多寶天君的權杖。

                這圣品仙器,在太古時代,就是媲美天君的無上存在,現在居然出手,到底是為了什么?

                “難道!這風緣是多寶天君的傳人?”

                “有天君的庇護?”

                “傳說之杖都出現了,擊破華天君!這種威力,根本不能夠抗衡!大人物之間的較量,我們不能夠chā手了。”

                “多寶天君,是起源仙王麾下,第一高手。當年就算是華天君也比不上,手握傳說之杖,捍衛起源仙王的大權。如果真的是他支持風緣,那我們羽化mén恐怕要改變天地了。”…….

                那傳說之杖,一擊而下,毀滅了華天君的虛影,懸浮在空中,稍微一轉,竟然就徹底散去,整個羽化天國恢復了平靜。

                方寒也不知道,這傳說之杖為什么會突然幫助自己。

                但是他何等的智慧?瞬間就推算了出來:“是了,肯定是húnluàn天君進入寶界。和寶界的強者達成了協議,好算計,現在我成為了多寶天君的傳人,對于即將進入天庭天才戰之中,多了一重身份。就安全了許多。”

                絕代天君的算計,果然是一環一環相扣,滴水不漏,讓方寒都感覺到厲害,一步一步為自己鋪墊道路。

                要不然,方寒的身份,始終是一個漏dòng。

                現在,傳說之杖的意念現身,擊破華天君,這事情有可能傳出去,就可以塑造他是多寶天君的傳人,有了這正統的身份,行走在天庭,第一是讓人有顧忌,第二是身份的漏dòng完全彌補。

                “華家的血脈,始終是毒瘤,就算華天君也改變不了一切!華天君早就已經死亡,不會再歸來,我羽化mén,要強盛,就必須需要新的天君保護。死吧!”

                方寒心中領悟,再次催動了全部力量。

                轟隆!

                他腳步踏出,虛空猛烈的被踐踏,血光一下破裂。

                “走啊!速速逃走,大勢已去,所有的華家弟子,保存血脈,只要留的一絲機會,我們就可以東山再起!華天君已經歸來,不久的將來,就要重新回到羽化mén!”

                華家的所有圣人,在血光之中,四面遁走。

                “想走?沒有這么容易,所有的華家弟子,都留下來吧!這次我若是讓你們逃走了,那清洗就不算成功,也愧對羽皇師兄。”

                方寒身軀一動,居然憑空消失了。

                轟隆!

                一片虛空破裂。其中足足有三尊強大的華家圣人,在虛空破裂之中,化為了ròu餅,和空間一起都被碾壓成了薄薄的一片,神形俱滅。

                與此同時,在東方,又是一片空間泯滅,幾尊華家的圣人慘叫連連,陷入了一個大黑dòng之中,絞成了碎片。

                啊!不要!

                在西方,一個通道打開,足足有五六十個華家的強大元仙,半圣級別的存在和幾個圣人,想要逃走,但是那個通道,一下崩潰,所有的華家高手,都葬身在了通道之中。

                殺戮!這是一場赤luǒluǒ的殺戮,沒有半點懸念的殺戮。方寒攜帶八部浮屠鎮死皇者至仙的威能,對一群沒有皇者坐鎮的華家圣人出手,簡直是沒有人可以逃得掉。

                如果華家這個時候,出現一尊皇者,拼命可以拖延住方寒,讓所有的圣人弟子都逃走,可惜華家五老全部都廢掉了。

                而七大皇者,另外的別姓圣人,都不敢動手。他們目睹了華天君出現,而“傳說之杖”鎮壓下來,擊破華天君的一縷神念,這是牽扯到了天君級別的戰斗,他們怎么會攙和?

                就算是華天君復活,也對付不了多寶天君,更何況聽見那傳說之杖發出的聲音,似乎是華天君是一個活死人了。永遠無法恢復。

                這其中的情況就微妙起來。

                諸多皇者,圣人雖然都尊重華天君為祖師,但是他們都是修行了無數個年月的“俊杰”。

                什么是“俊杰”?

                識時務者為俊杰。

                所以,方寒在斬殺羽化mén華家諸多圣人的時候,他們并沒有出手,更何況,他們平時也多受到華家的壓制,人人心中或多或少的憋了一口氣,現在方寒出手斬殺圣人,都噓了一口氣。

                七大皇者看著方寒祭出了鬼武圣圖,張口一圖,整個羽化天國之中,到處都是密密麻麻的大因果術神咒,把所有的道路都封鎖,羽化mén的華家圣人一個接著一個死亡,變成了符箓在空中飄dàng,最后華家的血脈越來越少,他們站立不動,神sè復雜。

                良久,那“默皇”嘴里吐出了三個字來:“變天了。”

                羽化mén要變天了。

                《永生》去讀讀全文字更新,請牢記網址:www.9852166.com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福建快3走势图今天

                1. <nobr id="dofhj"></nobr>

                  <small id="dofhj"></small>
                        1. <nobr id="dofhj"></nobr>

                          <small id="dofhj"></small>
                          1. 江苏11选5遗漏数据查询360 网络捕鱼怎么打能赢钱 彩票21选5开奖结果 巴西三分彩是不是真的 赛车改单套利 北京pk开奖时间改了 极速时时官方结果 河南省22选五结果 新疆时时-计划群 30选5今天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