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nobr id="dofhj"></nobr>

          <small id="dofhj"></small>
          1. 去讀讀 > 玄幻魔法 > 永生 > 正文 第二章 奴才

            正文 第二章 奴才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方寒在方家做奴仆,要干的事情就是養馬,為方家的二小姐豢養一匹名馬,“千里雪”。

                養馬是個幸苦活,半夜三更起來,還要添加草料,尤其是豢養名馬,規矩更多。本來這個時候,方寒應該給“千里雪”熬豆漿,把雞蛋和黃豆,還有各種精致的飼料攪拌在一起,給“千里雪”吃,然后拉到馬場上溜達一圈,消化食物后,等待方家的二小姐駕臨。

                但是因為今天早上偷看內府練武,“巨靈手”方潼的出現解說肉身境,神通境的奧秘,使得他忘乎所以,把最重要的事情給耽擱了。

                果不其然,當方寒匆匆忙忙走到馬場的時候,就看見了自己豢養的那匹“千里雪”被一個氣質冷艷而高貴的女子騎著。

                這個女子旁邊,站立著丫鬟,還有威風凜凜的護衛。以及幾個同樣騎在馬上的青年男女,都是神光炯炯,顯現出了不低的修為。

                “方寒,你闖下了滔天大禍!還不快去跪下,向二小姐請罪!”看見方寒出現,一個老頭匆匆忙忙的跑了過來,對著方寒咆哮。

                “大總管,我早上鬧肚子.......”方寒支支吾吾。

                這個老頭,是方家馬場的大總管。

                “我不管你什么原因,耽誤了二小姐的事情,就是滔天大禍。怎么做奴才,你爹從小就教過你,你還不明白主人的事情比天還大么?”老頭訓斥道。

                “你就是養千里雪的方寒?二小姐叫你過去問話!”

                就在這時,遠遠的走來了一個眉毛高聳,趾高氣揚的丫鬟,看見方寒,喝了一聲,五指一張,如鷹抓兔似的,直接抓住了方寒的肩膀。

                方寒頓時感覺到全身如被捆綁,竟然被一個小丫鬟硬生生的提了起來。

                “這一招,叫做鶴爪印沙.......這丫鬟,力量比我大兩三倍。”方寒看著這個丫鬟的招式,力量,頓時想起了偷學武功的經驗。

                不過他一點都躲不開,雖然他偷看一個月,心中開竅了,但還得要大量的練習,又怎么比得上這個二小姐身邊的貼身丫鬟?

                更何況,就算他躲得開,也不敢躲。否則大禍立刻臨頭。

                砰!

                方寒被一下扔到了地面,全身酸麻。

                “跪好,回話。”那個丫鬟踢了方寒一腳。

                “你就是方寒?”全身雪白,神駿無比的“千里雪”上,方二小姐的聲音傳傳達了下來,高高在上。

                “小人就是方寒。”方寒低下頭去,忍痛回答。

                他知道,這方二小姐叫做方清薇,非常厲害,自己身為下人,若是顯露出一點讓她不滿意的地方,恐怕下場堪憂。

                “我的千里雪被你豢養得不錯,可見你是用心豢養了的。不過今天早上,你失職了。”方清薇冷冷道:“我不管你有什么原因,身為奴才,一切得為主人著想。這是我方家的規矩,也是天底下做下人的規矩。這匹千里雪就是你性命,你拼了性命,也要伺候好它,明白么?”

                “小人明白了,小人以后一定拼著性命,也要為二小姐養好馬,人在馬在,人亡馬亡。二小姐饒了小人今天失職的罪果吧。”方寒頭如搗蒜,這個時候他自然知道自己該怎么做。

                在誠惶誠恐的叩頭之中,方寒的眼神悄悄落到方清薇踩著馬蹬的靴子上。

                方清薇的靴子,是純白顏色,上面鑲嵌著美玉,精致而華麗。看著這只高高在上的靴子,方寒想著,總有一天,自己也能讓別人仰望靴子就好了。

                “賞他十鞭子,記住這次教訓。”

                方清薇在馬上,微微一擺手。

                “是!”旁邊一個丫鬟,立刻拿起了馬鞭,狠狠的抽在了方寒的身體上。

                啪!啪!啪!...........

                方寒身體一陣哆嗦,鉆心的痛,那丫鬟手勁極大,每一鞭,鞭梢在空中飛舞,震蕩出了爆鳴,幾乎把他的骨頭架子都抽散了,但是他咬牙忍住,冷汗淋漓。

                十鞭抽完,幾乎是要癱軟在地上了。

                “謝二小姐賞鞭!”

                方寒在鞭抽完之后,提起最后一口氣道,這是做家丁的規矩,要是不說這一句,那就是心中不服,挨的就不是鞭子了。

                “好!”馬上的二小姐方清薇滿意的點了點頭,“我做事,賞罰分明。你今天失職了,就要抽你鞭子,不過這匹千里雪,你用心豢養了,精力強悍,而且沒有私自克扣馬糧的行為,我倒是要賞你,拿去吧!”

                一塊閃亮的銀錠,從馬上落了下來,掉到方寒面前。

                這塊銀錠,上面鑄造著精美的火焰紋路,還有足紋五兩的字樣,顯然是大離皇朝的官銀。

                五兩相當于方寒一年的收入,這是一份不錯的賞賜了。

                方家的馬吃得比人還好,每天都有大量的雞蛋,豆漿供應,有很多家丁都暗中克扣馬糧自己吃,但是方寒卻沒有這樣的行為。

                這賞賜,顯得是方清薇明察秋毫。

                “記住,做下人,做錯事了就罰,做好了就會賞。只要你忠心,一心為主,總會有你的好處。”方清薇丟下賞賜后,對著身旁的幾個青年男女道:“咱們走吧,不要錯過了圍獵的時辰。”

                “二小姐治家有方。”

                一個青年男子看完了方清薇處置方寒,贊嘆道。

                “家大,人口多,治理這些奴才當然得有規矩才行。”方清薇聲音很清冷,始終是冷艷高貴的腔調:“不過四個字,恩威并施。如果施恩,如何施威,這其中的火候把握好就行了。”

                這幾個青年男女和方清薇說話之間,騎馬怒卷入龍的離去。

                “哎呀!方寒!你這次卻是得了好處。雖然挨了十鞭子,但得了二小姐五兩官銀的賞賜,真是劃算。”

                “是啊,十鞭子能換來五兩銀子,我也愿意。”

                “誰不愿意?傻子都愿意。”

                “方寒,這次發財了,請客請客。”

                等方清薇一干人離去之后,馬場之中一些養馬的馬夫都圍繞了上來,看著方寒手中的銀子,都顯現出了羨慕的神色來。

                “這次打鞭子,賞銀子。下次說不定就是殺了你,厚葬。”看著這些人,方寒心中冷冷一笑。

                “請客是肯定的,不過我現在全身傷痛,等傷養好之后,一定請你們吃飯。”他發出了哎呀,哎呀痛苦的呻吟聲,臉孔都扭曲起來,一瘸一拐的脫離了這些人的糾纏。

                “如果我練成了巨靈手方潼口中的神通秘境,不知道二小姐會不會先打鞭子,又給甜頭吃?位置會不會換過來?我拿鞭子抽這二小姐,再賞銀子?”

                方寒回到自己居住的小屋之后,身上的鞭痕疼痛減輕了一些,拿著手中的五兩銀子,知道這是治家的慣用手段,第一表明自己賞罰分明,第二表明自己明察秋毫,告誡其它的奴仆。第三打了又賞,可以使下人不至于產生怨氣,更加忠心為主。

                不過方寒從小就厭倦這種與人為奴的生活。

                這是他父親暗暗教導給他的,“寧為乞丐,不為人奴。”

                《永生》去讀讀全文字更新,請牢記網址:www.9852166.com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福建快3走势图今天

                1. <nobr id="dofhj"></nobr>

                  <small id="dofhj"></small>
                        1. <nobr id="dofhj"></nobr>

                          <small id="dofhj"></small>
                          1. 京东江西时时骗局 体彩幸运赛车开奖规则 棋牌下载安装 pk10庄家控制的 时时彩龙虎合开奖平台 街机捕鱼1000炮无限币版 湖南赛车开奖结果查 福建十一选五前三走势图 重庆时时牛逼计划群 新快赢481近30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