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nobr id="dofhj"></nobr>

          <small id="dofhj"></small>
          1. 去讀讀 > 武俠修真 > 遮天 > 第二百五十八章 大夏龍雀

            第二百五十八章 大夏龍雀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一群人沖進了大廳內,踩在不同的方位上將葉凡圍在當中,他們全都穿著鐵衣,閃爍冷幽幽的金屬光澤,手持各種利器,吞吐神輝。

                在而今這個年代,如果被人看到有這樣的裝束,一定會驚詫,這一切太原始了,與當下格格不入。

                葉凡并沒有起身,依然坐于那里,平靜的看著他們。這些人身上的甲胄雖锃亮,可卻有絲絲歲月的斑痕,歷經很多年代了。

                當年,呼嘯天地間、可捉星拿月的上古大妖,或逝去了,或離開了這個世界,可卻也為子孫留下了不少古兵,這是一筆驚人的寶藏。

                “你們差點殺死小松,現在也想對我出手嗎?”葉凡平淡的問道。

                “你忘記了這里是什么地方,九江不是誰都能闖與撒野的!”神橋境界的老者手持那枚幽光森森的神錐,冷聲說道。

                他輕輕一揮手,十幾名身穿甲胄的人一起震兵,一道道波紋自那些古兵沖出,噴薄劍氣,斬殺向葉凡。

                他們布出了法陣,這些古兵都是法器,談不上多么驚世,但是配合在一起卻大有妙用,可殺極其強大的對手。

                眼前這些人最強大者莫過于那名道宮秘境的老人,他們自然不可能創出這樣的法陣,所有這些都是先祖所遺留。

                劍氣鋒銳,斬穿虛空,交織成一片刺目的法陣,將葉凡困在當中,錚錚劍芒劈了過來,卻被他彈指間震了個粉碎。

                “你身上有什么法器?”神橋境界的老者驚憾,忍不住倒退,在而今這個年代,他不相信有人可以一指粉碎這樣一個強大的法陣。

                葉凡彈指間,黃金血氣化成金sè神芒,宛如持有一件上古神器,無意間誤導了他們,因為在這些人看來,當世幾乎不可能有這樣的大神通者了,或者說即便有也不會來他們的家族。

                “真不愧是上古傳承,好大的脾氣,想將我也斬掉嗎?”葉凡一抬手,將定在墻壁上的那個年輕人招了過來。

                “道兄……有話好說,此前我們有誤會,我愿補償!”他剛才大刺刺,渾不在意,以為在自己族內對方翻不出什么風浪,而今卻發毛了。

                “小松好心救你,而你卻要殺它,狼心狗肺嗎?”葉凡一巴掌蓋下,當場讓他渾身骨頭嘎嘣嘎嘣作響,瞬間斷了數十根。

                當然,他并未用力,不然人族圣體的一擊別說是他,就是一教之主來了也得成為肉泥。

                “啊……”長相妖異的年輕人痛的大叫,在地上滾來滾去。

                葉凡微感詫異,此人體內有一道紫血,妖氣很濃,雖然年歲不是很大,但卻已在命泉境界了,在地球上已算非凡。

                這也難怪該族這樣護他,把教主級神錐賜給他護身,在而今這個年代來這樣的天資很少見,值得花費jīng力栽培。

                “這位道友請住手,一切都好商量!”那名道宮秘境的老人上前,露出一縷憂sè,他到現在還沒有看清葉凡掌心的黃金法器是什么。

                剛才,他們布下了法陣,將葉凡困在中心,以為可以將他誅戮,不曾想根本無用,且隔著陣法就將年輕人拘了進去。

                “還有什么可說的嗎,九江是你們這一族的地方,不是誰都能撒野的,我都將你們得罪透頂了。”葉凡冷哂。

                他出手不容情,一指點落,年輕人的輪海一下子被化了個干凈,又一指點出,其仙臺瓦解,再不可能修行。

                葉凡兩指廢了其一身道行,讓他今生與修行界再無緣。而后想了想,用手一拂,其體內的紫sè妖血也給拘了出來,當場煉化了個干凈。

                “你……欺人太甚!”神橋境界的老者震怒,族內的一棵好苗子被人當場廢了,這抽的不僅僅是他這個當爺爺的臉,更是全族人的臉。

                “我欺人太甚?你們差點殺死小松,我來討個說法,連我也想一并斬掉,真是有群臨天下之勢啊。”葉凡將年輕人扔了過去。

                “爺爺,幫我殺掉他,我這輩子完了,要將他挫骨揚灰啊!”妖異的年輕人大叫,眼中怨毒無比,恨聲詛咒。

                葉凡見狀,淡笑了一聲,抬指就點了過去,噗的一聲輕響,一道金光洞穿其額骨,一縷鮮血溢出,他猙獰的表情徹底凝固。

                “我收走你為禍人世的道行,原本還想留你一條xìng命,可你卻不知悔改,這種心xìng留你不得。”

                大廳中所有人都變了顏sè,在這一刻他們皆倒退,尤其是道宮秘境的老人感覺大事不妙,這個年輕人怎么像極了傳說中的大神通者?

                “無論你是什么人,今天都得死,你走不出九江!多少年了都沒有人敢挑釁我我龍雀一脈。”神橋境界的老者大喝。

                死去的人是他的孫兒,自幼被他寵溺,這個結果讓他不能接受,一行人退出了大廳,他森寒的下命令。

                葉凡不想廢話,隔空輕輕一劃,他還沒有下完命令,神魂就被拘了出來,瞬息燃成了灰燼,完好的肉身噗通一聲倒在了地上。

                眾人倒吸冷氣,徹底傻眼,在這一刻他們終于明白了,一次多半踢到鐵板了,可能惹了一尊活祖宗。

                “究竟是哪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跑到我族撒野來了?”一個手拄龍雀杖的老嫗出現,頭發雪白,根根閃爍晶瑩,面sè白里透紅,也不知活了多大年歲了。

                “老祖!”

                一群人急忙迎了上去,尤其是那名道宮秘境的老人更是快步上前,輕聲道:“姑祖,大事不妙,此人可能有上古大神通。”

                葉凡坐在廳中,并沒有出去,見到這個老嫗后心中稍微一動,其修為處在第三秘境————四極。他真是有點驚異,在而今這個時代還能有人修到這般地步嗎?

                “想我龍雀一族,自上古到今天,一直屹立不倒,還沒有人敢跑來九江辱及,今天我不管你是哪尊神,既然來了就別想走了!”

                老嫗一揮拐杖,大廳中頓時騰起一片瑞氣,一片刺骨的光華泛起,一個極厲害的法陣出現,要將葉凡煉化。

                這個大廳的布局很講究,葉凡一進來的時候就注意到了,地上鋪的是妖血石,鐫刻有歲月的烙印,這是人為整體移來的上古法陣,房子是以此為基而建的,化龍秘境的修士誤入其中都得被煉化。

                龍雀族將他引進這個大廳時,就已經在算計他了,一旦翻臉,若是不敵,最后關頭肯定會以古陣將他給煉死。

                可惜,他們遇到了一個從北斗回來的人族圣體,根本不知其道行的可怕以及肉身的恐怖,別說這樣的殺陣,再厲害的也無用。

                騰騰烈焰燃燒,熾盛的光華飛舞,一只只龍雀鳴叫,浴火而生,將葉凡淹沒,小松很害怕,死死的揪住葉凡的衣角。

                葉凡被神光繚繞,根本就沒有當作一回事,在廳中踱步,四處敲打,考量這是何年代的古陣,驚的草坪上那些人目瞪口呆。

                “他是……一個大神通者!”有人艱難的咽了一口口水。

                “這都什么年代了,怎么可能……還有這樣強大的人,不是都成劫灰,或者離開了嗎?”他們無比的震撼。

                “完了,這可真是一場大劫,竟惹出了這樣一尊祖宗,他一定是上古年間活下來的人!”所有人都臉sè慘白。

                葉凡一彈指,那個法陣徹底廢掉,他從容邁步而出,渾身不染塵埃,讓每一個人都忍不住顫抖。

                所有人都顫栗了,這樣一個強大的人物對于而今的修士來說,幾乎可以稱之為神明,放眼天下也沒有幾尊。

                葉凡上前走,這些人不斷的倒退,而今說什么都無用,他們這點道行相對眼前的人來說根本算不上什么。

                “你們這一族是不是有點太囂狂了,在而今的年代還想將九江當作你們的地盤嗎,讓九江的百姓情何以堪。”

                葉凡一揮手,一片清光落下,當場將那名老嫗的一身道行剝奪了個干凈,她的臉sè瞬間沒有了一點血sè。

                “不問青紅皂白,上來就想將我煉死,你這一身法力拋卻吧,做一個凡人就好了。”

                這是他們族內最強大的老祖,抬手間就讓人給削去了一身道行,貶為凡體,每一個人都膽寒,無比惶恐,連大氣都不敢出了。

                那名道宮秘境的老者身體微顫,向前躬身施禮,道:“請前輩寬恕,原諒我等的無知。”

                葉凡看了他一眼,就是這個人最初喊出九江不是誰都能來闖的,說他不知天高地厚,走不出此地。

                “念你見機快,斬你百年道行。”

                一道光閃過,這個老者身體一晃,幾乎跌倒在地上,他神sè慘變,百年修為斬去,還能剩下什么。

                “我今天并不想大開殺戒,如果你們早些交出惡首,好話好說,有理說理,根本不會有這些事。”葉凡道。

                這些人戰戰兢兢,沒有一個人敢言聲,這樣一個存在,足可以橫行天下,世上難尋抗手。

                葉凡也不并不想為過,沒有為難其他人,他并指如刀,將草坪給劃開了,下方出現一座地宮。

                廬山紫氣涌來,沒入地宮內,正中有一座上古陣臺,刻有一道道一條條紋絡,可將地脈jīng氣化成氤氳,聚在這十丈范圍內。

                “難怪有四極秘境的修士……”葉凡點頭,秘密就在這里,這座上古陣臺可化天jīng地華,讓該族可以長年修行。

                葉凡徹底了解到了該族的身份,他們的始祖是一頭龍雀,在大夏年間立教,這些人的體內淌有妖神血。

                “大夏龍雀……”他覺得有些異樣,想起了傳說中的大夏龍雀刀,難道與該族有關?

                且,仔細詢問,他得悉該族只是四大支系之一,并不是龍雀一系的主脈,至于大夏龍雀妖神正統究竟在何方,他們并不知。

                “妖神龍雀的修為到了什么境界?”葉凡問他們始祖的修為。

                “在上古年間就已是大圣。”被廢的老嫗回應。

                竟然如此強大,這讓葉凡吃了一驚,想來一位妖族大圣立下的主脈必然非凡,值得他尋找,走上一趟。

                “他最終去了哪里?”葉凡又問。

                “當年,祖上與葛洪一戰……”

                葉凡聽聞此話,心中著實大吃一驚,葛洪可是道教史上最為驚艷的人物之一,為東晉時期的道教領袖,著有《抱樸子》一書。

                落于凡人手中的《抱樸子》,提到過臨、兵、斗、者等九秘,他告知世人,常默念這九個字,就可以辟除一切邪惡。

                情節人快樂,祝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

                《遮天》去讀讀全文字更新,請牢記網址:www.9852166.com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福建快3走势图今天

                1. <nobr id="dofhj"></nobr>

                  <small id="dofhj"></small>
                        1. <nobr id="dofhj"></nobr>

                          <small id="dofhj"></small>
                          1. 海南七星彩四位手机投注网 极速时时4个号公式 辽宁风采35先7开奖号码查询 重庆时时 利澳彩票平台登录地址 pk10大小玩法技巧 五分赛车走势图 极速赛走势图制作 今天p62的开奖结果 时时彩害了我全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