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nobr id="dofhj"></nobr>

          <small id="dofhj"></small>
          1. 去读读 > 其他类型 > 一号警官 > 第0379章 不配合的代价

            第0379章 不配合的代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丁凡和王海涛基本上是被马龙飞从办公室里面骂出来的。

                两人看起来十分狼狈,但是从这两人脸上的笑容来看,明显这两人不有点阴谋得逞的意思,跟表面上看到的东西绝对是两回事。

                等到丁凡和王海涛跟公安局里的人打好招呼之后,丁凡笑着对王海涛说了一声:“人算是提出来了,下一步就要看你了涛哥。”

                王海涛哈哈一笑,伸手在自己的头发上面随意的缕了一下,得意洋洋的说道:“我现在就去布置,要是这个老头子能跑的了,我他妈都不干了。”

                王海涛说完,十分潇洒的转身离开去布置了,而丁凡则留在公安局里等着警员将老海头从里面带出来。

                时间不长,老海头就被带到了审讯室。

                这还是丁凡头一次跟这个老海头见面,以前也就只是听说过有老海头这个人,在渔帮中还算是有点名声。

                只不过不是什么好名声罢了,就跟黄大川一样,都属于在渔帮中比较另类的那种人,完全就是捞偏门的。

                只是黄大川是那种专干黑吃黑的船队,而这个老海头就直接的多,直接用自己的渔船干起了偷渡的买卖。

                这种事可以说这个老海头已经干?#24605;?#24180;的时间,之所以一直都没有抓到他,不过是因为以前对于边境线上的检查还有那么严格,在加上这些年在边境上面也没有出过什么事情。

                也算是这个老海头比较倒霉,今年真的出事了,老海头也彻底的载进来了。

                当老海头见到丁凡的时候,丁凡真的有点怀疑了,这个老海头看起来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在江面上刨食的人。

                渔帮的汉子,他也算是见过不少了,一个个都是那种五大三粗的壮汉子,身上的皮肤都是那中粗糙的古铜色。

                而这个老海头则是完全相反的一个人,身上干干瘦瘦的,一点没有那种健壮魁梧的感觉,就连肤色都差的很远,脸色有点苍白的感觉,一点都不像是渔帮的人,反而更像是个账房先生的样子。

                就是现在黄大川已经将自己作的半死不活的样子了,可是跟这个老海头一比,依旧是远胜于他。

                这间审讯室老海头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了,甚至短短两天的时间,他都已经进进出出不下十次了,只是今天里审讯他的人换了,还是一个以?#25353;?#26469;就没有见过的年轻警官。

                虽然丁凡的名声在呼鹿县算是比较响亮的,但是见过他的人其实不多,这个老海头也不知道眼前坐着的就是大名鼎鼎的丁凡,还以为就是一个普通的警员那,进来之后就直接坐在了椅子上面,等着问话,反正这几天都是这样过来的。

                丁凡也不急,反正王海涛那边还要布置一段时间那,王海涛要是不回来,后面的计划还没有那么容易开始实施。

                只是丁凡在前面坐得住,老海头就不一定了,这几天时间,每天都被人带来之后,就是被人审问各种问题,都是以前在江面上面发生的事情,就是想要知道这些事情是不是跟自己有关联。

                可是今天被人带到审讯室之后,丁凡就坐在椅子上面,也不说话,就那么淡定的抽着烟,喝着面前摆着的水,要不就是看着手上的那份资料,好像坐在椅子上面的老海头不存在一样。

                最后还是老海头实在受不了这样的压力了,才开口对丁凡问道:“警官,今天叫我来到底是什么事啊?”

                丁凡挑了一下眉毛,看向了老海头,声音有点清冷的说道:“你身上有什么,你自己心里就一点数都没?#26032;穡俊?br />
                丁凡将自己视线转向了手上的资料,好像面前的老海头根本就没有什么好吸引他的东西。

                这可将老海头的好奇心刺激到了,因为丁凡这个问题问的本来就十分奇怪,一点?#36739;?#37117;没有,对自己的态度也不是很热切,好像自己身上的事情,丁凡一点都不?#34892;?#36259;一样。

                可是思来想去,自己身上的问题,不是之前都问过了吗?

                丁凡到底想要知道点什么东西那?

                不知道丁凡想要知道点什么,老海头可不会随便开口说话的,万一要是说多了怎么办,警察最擅长用这种办法审人了,老海头这两天也算是深受其害了。

                因此在丁凡问了之后,老海头就一直都不怎么说话了,时不时的抬头偷偷的看看丁凡,结果发现丁凡的注意力根本就不在他的身上。

                也不知道中间究竟过了多长时间,反正老海头觉得中间的时间过得挺长的,要不是丁凡突然开口叫他,现在老海头都快要睡着了。

                “你有个儿子是不是?今年七岁了,那你算是?#20384;?#24471;子啊!就是不知道,你今后出不去了,你的儿子会怎么样,你有什么仇家吗?”丁凡手上拿着一份资料,上面都是这段时间,所有民警对老海头的身上的事情做的了解,上面已经十分详细了,之前丁凡就一直在看这份资料,所以对这个老海头说的话,丁凡一直都没有怎么正经回答。

                直到丁凡将手上的资料全都看完了之后,丁凡才开始对老田头的问话。

                而丁凡的问话方式也十分简单,只是对老田头问了两个问题,而这两个问题,偏偏都是老田?#39134;?#19978;最大的软肋了:

                “我听?#30340;?#36825;些年一直都算是守规矩,也没有跟什么人发生过什么冲突,可是在这之前,或者说在你成为船老大之前,你好像还真不是一个老实人那,虽然手上没有人命,但是你也把人搞的够惨的,这个人叫什么来着?”

                老海头听到丁凡的话之后,神色中有点慌乱,深深的咽了一口口水,似乎十分紧张的样子。

                可是丁?#37096;?#21040;老海头不说话,神色还有点紧张,反倒是更加的得意了,就连说话的声音都变了:“你应该不会忘了鬼子六吧?”

                鬼子六这三个字,刚刚从丁凡的嘴里说出来,老海头马上浑身一颤,似乎想到了什么十分可怕的事情,就连眼角都在不停的抽搐。

                显然这个鬼子六跟这个老海?#20998;?#38388;发生过什么事情,因此才叫老海头一想到这个人就浑身不住的颤?#19969;?br />
                好海头虽然现在神色有点紧张的,但是也不想现在就被丁凡牵着鼻子走,听到丁凡的问话之后,依旧咬着牙对丁凡说道:“我不明白你再说什么,鬼子六是谁呀?”

                老海头明显就是在?#21543;擔?#19969;凡一眼就看出来了,老海头跟鬼子六之前的事情,资料上面写的都清清楚楚的,老海头就是在怎么狡辩都没有用了。

                “你不知道也?#36824;?#31995;,我跟你?#27493;?#23601;是了,这个鬼子六啊,本来是渔帮的一个船老大,十年前的时候,收了一个兄弟,他对这个兄弟十分器重,还叫这个兄弟当了自己的师爷,

                可是这个狗头师爷最后却摆了他一道,而这个鬼子六也不是省油的灯,硬拼着最后一点力气,在他这个兄弟的身上开了一刀,然后就跳进了江里。”

                丁凡站起身来,缓步走在老海头的身边,一圈圈的转着,就好像在讲故事一样,只是这个听故事的人只有老海头一个人:

                “你知道后来这个鬼子六去了什么地方吗?他还真是命大,根本就没有死,只是当时被自己的兄弟打断了双腿,现在成了一个废人,好在这人身上的一身本事没有浪费掉,真的教出了一个好徒弟,最近这两天,我听说从外地来了一个年轻人,背着一个双腿残疾的老人,最值得一说的就是,这个年轻人一直在打听一个叫海墩子的人,这个人也姓海,你认不认识啊?”

                丁凡小声的在老海头的耳边说了一声,似乎只是无意的在老海头的肩膀上面拍了一下,可是这一下拍的老海头浑身冷汗都流出来了,差点就要从座位上面跳起来。

                只是现在老海头依旧在咬牙坚持着,就是死活都不承认,他就是当年的那个狗头师爷。

                他以为只要自己不承认这件事,丁凡就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要自己咬着牙坚持下去,这件事还是有揭过的可能的。

                谁知道看着老海头这样决然的神情,丁凡突然笑了出来,然后小声的在老海头耳边说道:“我估计这个年轻人应该也不是一个有耐心的人,要是一直都找不到这个叫海墩子的人,你说他会不会找个姓海的人就直接干掉啊?”

                说道这里,丁凡的脸色突然阴沉了下来,面无表情的看着老海头说道:“你儿子是不是也姓海呀?”

                丁凡的脸跟老海头近在咫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对方,突然老海头动了一下,整个人直接矮了下去,身体直挺挺的跪在了丁凡的面前,大声的对丁凡求饶道:

                “警官,救命啊,我的儿子还小啊,他是无辜的,当年的事情都是我干的,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啊,求求你了,放过我的儿子啊。”

                丁凡轻轻的将脚从老海头的怀里抽出来,然后向后退了一步,摇着头对老海头说道:“我不是不救你儿子,而是我不知道要怎么救你的儿子啊。你这个人根本就不配合,你叫我怎么帮你呀?从一开始,你就不配合,要是你早点配合的话,现在我们可能都已经将鬼子六抓回来了是不是?”

                一听丁凡这话,老海头马上就明白了丁凡的用意,连忙将脸上的鼻涕眼泪都擦干净,对丁凡点头说道:“我配合,我全都配合,只要是我知道的东西,我保证都告诉警官,只要是能救回我儿子,我什么都说,什么都愿意做。”

                《一号警官》去读读全文字更新,请牢记网址:www.9852166.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24120;?#25353; →键 进入下一页。
            福建快3走势图今天

                1. <nobr id="dofhj"></nobr>

                  <small id="dofhj"></small>
                        1. <nobr id="dofhj"></nobr>

                          <small id="dofhj"></small>
                          1. 比利亚雷亚尔简介 阿尔艾因对希拉尔直播 皇室战争卡组 传奇 快乐假日登陆 泰山传奇登陆 广西快3走势图今天快3 印尼二分彩走势图 河北11选5彩票软件 全天天津快乐十分计划 矮木头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