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nobr id="dofhj"></nobr>

          <small id="dofhj"></small>
          1. 去讀讀 > 都市言情 > 超憶大師 > 章節目錄 第十三章 阿佳麗斯

            章節目錄 第十三章 阿佳麗斯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希德的部分手下正在打掃戰場,準確的說,是在指揮阿佳麗斯是手下在做苦力。

                挖坑埋尸,清理現場彈頭,還有各種痕跡,至于爆炸的直升機……幸好是在空中爆炸,雖然動靜很大,但這里是山脈深處,而在進入公園之前,就已經封鎖,公園不會對外開放的。

                沒有著火,也不會有人發現,只要及時處理好殘骸,那就沒有關系……這些不用文森操心,希德自然會處理好一切事情。

                文森拿走了屬于自己的三個財寶袋子,檢查一番,確定沒有損壞之后,暗自松了一口氣。

                芙蕾雅也拿走自己的財寶,只是四名手下的背叛,給她帶來的打擊挺大的,哪怕戰斗結束也有些愣神,在拿了財寶之后,她下意識的帶著手下靠近文森。

                希德見此,冷哼一聲,二話不說,帶著手下們,收拾好了東西,拿起武器準備下山。

                相比芙蕾雅,山下的大本營才是希德在意的,對希德來說,芙蕾雅完全是甕中之鱉,而大本營的人,可是自己的精銳。

                眾人快步下山,抵達大本營的時候,才發現控制大本營的暗網成員早就逃了!

                “媽的!”希德憤恨不已。

                這次計劃本來很順利,偏偏芙蕾雅狠狠插一腳,又引來了魔眼的杜克家族,現如今暗網又知道消息,一連串的意外讓他感到情況似乎有些失去了控制。

                “派人追吧!”文森在他旁邊說道,“他們逃不遠,而且正好讓你在外面的人堵住……不管怎樣,絕對不能讓他們回去報信,我們需要時間。”

                希德點頭,顯然明白了文森的意思,洞內寶藏還有很多,取出來是要費時間的,絕對不能再出岔子了!

                希德拿起電話,開始聯系自己是手下,而文森則看向芙蕾雅,“現在還不確定,你的手下有多少叛變,恐怕取寶藏的事情……”

                “給我一點時間,”芙蕾雅面露陰狠之色,“我要好好審問這幾個賤人,等我清理了叛徒,自然會拿走屬于我的財寶。”

                “隨便你!”文森聳聳肩,他知道此時的芙蕾雅需要好好發泄一番,否則恐怕要瘋。

                任由芙蕾雅把人帶去她的帳篷,文森轉頭向理查德詢問……激戰的時候,希德嘗試聯系人,但寶藏洞內是沒有信號的。

                運氣好的是,希德的手下把帶來的袋子全部裝好了財寶,發現依然不夠,就派了兩個人準備去大本營在拿一些回來,結果聽到了槍聲,意識到出事后,兩人跑回洞里叫人,為了怕人手不夠,所有人全都來了。

                “原來是這樣,做的不錯!”文森開口道。

                “boss,羅森……”理查德道。

                “他是魔眼的人,”文森面色一冷,“虧我對他信任有加,沒想到在關鍵時候用槍指著我的人是他……理查德,你知不知道他的身份?”

                “什么?不,boss,請相信我,我可不知道!”理查德拼命搖頭。

                做保全的這一行,背主是要吃槍子的,再說他的確不知道啊!理查德心里都還有些不敢置信呢!

                “我相信你,”文森說著,來到阿佳麗斯的身邊,“去找醫療箱來,我要給她治療。”

                “boss,她是?”

                “我表妹!”

                ……

                和希德招呼一聲,文森就抱著阿佳麗斯來到了自己的帳篷,理查德把財寶袋子放好之后,又找來了醫療箱,隨后就離開了,站在帳篷門口,防止外人打擾。

                文森麻利的把阿佳麗斯的褲子給剪開,傷口在她大腿部位,幸好只是擦傷,雖然有些嚴重,但清理了傷口,上藥包扎好就沒關系。

                文森處理傷口的時候,阿佳麗斯已經醒過來了,她睜大美目,一瞬不瞬的盯著文森。

                “既然要救我,為什么要開槍?”她冷冷的問道。

                “既然知道跑不了,為什么要跑呢?”文森淡然道,“一樣的道理。”

                呵!

                阿佳麗斯冷笑一聲,沒有開口。文森卻沒想這么快放過她,用熱水把手上的血跡洗干凈后,淡淡地說道,“這次玩的痛快吧!”

                “你什么意思?”阿佳麗斯道。

                “杜克家早就洗白上岸,我了解的沒錯的話,魔眼七大創始人,除了芙蕾雅這傻妞代表的唐古家之外,杜克家和路易家全都隱于幕后,杜克家是你的母親露絲·吉伯特在掌管……你完全是自作主張吧!無論是救芙蕾雅還是監控我。”

                “這不可能,你為什么知道這么多事情?”阿佳麗斯瞪大眼睛,氣急敗壞的看著他,“這么說,你早就知道我的身份,你……”

                “我只是對魔眼了解的比較深而已,”文森擦干凈手,坐在床沿上,伸手撫摸她的臉頰,“魔眼比我想象的要嚴重,已經四分五裂,各自為政了,你這次想要出手,無非是想吞了芙蕾雅,而后借此機會,一統魔眼……我說的對吧?”

                阿佳麗斯面色蒼白,呼吸急促,胸口起伏不定,想要拍開文森的手,卻因為傷口麻醉,加上流血過多,身體變的虛弱無力。

                “把你的臟手拿開!”她怒道。

                “臟嗎?剛才還沾染了你的血呢!”文森輕聲一笑,繼而雙目露出一絲邪意:“你既然監控了我這么久,就該明白我是個什么樣的人……”

                “你要是敢碰我一下,杜克家是不會放過你的的!”阿佳麗斯尖叫。

                “你覺得我會怕嗎?”文森冷冷的看著她,“凱瑟琳是我的仇人,她既然消失了,你正好……”

                “不,我和她沒關系,”阿佳麗斯飛快的說道,“我和她的關系很糟糕,你不能……”

                她話都沒說完,直接昏死過去,文森收回手,面無表情的站起來,看著床上的人發呆。

                讀取了威廉的記憶,文森了解了很多的事情,很多超乎他想象的黑暗或者隱秘的事情。

                對魔眼的了解,也是來自威廉。

                實際上,魔眼已經完全失敗了,暗網之所以不能完全覆滅魔眼,是因為魔眼內的七大勢力。

                這七大勢力中,有亞雷特訓練營的唐古家族,也有洗白上岸,如今是商界巨頭的杜克家族。

                杜克家名聲不顯,但在石油和礦物等傳統資源了領域具有很強的影響力,加上魔眼的幫襯,明里暗里,杜克家財富驚人。

                杜克家現任家主就是阿佳麗斯的爺爺,老杜克一心洗白,所以雖然是魔眼的創始人之一,卻也是最快想要離開的。

                后來,露絲·吉伯特接手,直接成為杜克家在魔眼的代表人,并且一直維持到現在。

                凱瑟琳·吉比特能那么快升職,姐姐的支持不可少,而且過去破滅的涅槃計劃,也有姐妹兩的影子。

                在威廉的記憶中,對阿佳麗斯的調查也很詳細,這女人是杜克家的小公主,備受老杜克的寵愛。

                也因為如此,為了尋求刺激,她義無反顧,不受勸解是進入了魔眼之中,要接手母親的勢力。

                并且還要以此為基礎,重建魔眼,建立屬于她的暗世界王國。

                野心不小,實力也有,但就是缺乏機會……之所以監控文森,也有這方面的考慮,但更多的還是對文森的好奇……根據記憶,貌似父親不止凱瑟琳一個追求者。

                文森哭笑不得,同時目光又有些陰沉,本以為父親的死已經過去,仇也已經報了,現在看來似乎另有隱情?

                威廉作為暗網的高層,知道的事情和隱秘太多了,他這次親自過來取寶藏,本就說明暗網對這批財寶的志在必得,只是沒想到會出現意外變故……

                而威廉的記憶中,似乎露絲·吉伯特也對父親有好感?文森暗自想道,“或許,是阿佳麗斯的父親,或者是杜克家族出手?”

                沒有必要啊!因為當時父親已經和卡麗在一起了!文森皺眉。

                他想的阿佳麗斯見到自己時說的話……一副好皮囊。

                是在說自己長的英俊,還是說我長的像父親呢?文森搖頭,這些猜測毫無意義,還是得從阿佳麗斯手上獲得答案。

                看情況,凱瑟琳的下落,阿佳麗斯也不清楚,所以威廉的猜測是對的?凱瑟琳和母親在一起嗎?

                一時間,文森思緒紛亂,帳篷里徹底安靜了下來。

                ……

                和文森帳篷不同,芙蕾雅進帳篷之后,直接讓手下把四位背叛的女人,綁在了鐵床上。

                要不說女人發起狠來更瘋狂呢,心里憋火的芙蕾雅,直接撕掉了四女身上的衣服,把他們像獵物一樣手腳往背后困在一起。

                啪!

                手指寬的皮帶,直接甩在嫩白的肌膚上,頓時就出現了一道紅色的印子,皮肉之聲是那么的刺耳。

                “說,”芙蕾雅怒道,“還有誰?”

                “我們不知道!”其中一位女人開口道,“我們一直都是杜克家的人,不存在什么背叛……”

                啪!

                芙蕾雅氣急,再次揮舞了皮鞭,她瘋也似的叫道,“在廢話,換種方式對待……希德一群上百手下,肯定需要發泄,他們肯定對你們很感興趣……”

                四女花榮容失色,紛紛哀求,她們受過專業訓練,就算給強了,也沒什么們,可上百人一起……會死的!

                “那就開口,告訴我名字,我要名字!”芙蕾雅叫道。

                《超憶大師》去讀讀全文字更新,請牢記網址:www.9852166.com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福建快3走势图今天

                1. <nobr id="dofhj"></nobr>

                  <small id="dofhj"></small>
                        1. <nobr id="dofhj"></nobr>

                          <small id="dofhj"></small>
                          1. 吉林时时走势图号码 jar手机捕鱼达人 浙江20选5开奖走势 3d字谜一句定三码最准 最新的网络捕鱼游戏 老时时360结果 云南时时规则 重庆时时官方app 天津时时视频网 统计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