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nobr id="dofhj"></nobr>

          <small id="dofhj"></small>
          1. 去讀讀 > 都市言情 > 體內住了一只神 > 正文 第六十八章 梅姑往事

            正文 第六十八章 梅姑往事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病房中,令芝甜甜地睡著,臉頰上兩個淺淺的酒窩,看上去很迷人。

                梅姑卻一臉的失魂落魄,呆呆地望著窗外出神。

                張云閑忍不住嘆了口氣,對梅姑說道:“既然令芝已經好了,以前的事如果讓你痛苦,不如就此作罷。”

                “也只能作罷,他人都已經不在了,我還能怎么樣?就是想不通他為什么要這樣做!”梅姑一副哀莫大于心死的模樣,緩緩說道。

                “說點別的怎么樣?比如女媧組織……”張云閑跟梅姑這幾次的接觸,覺得她并非是什么心腸歹毒之人,對于她為什么會加入女媧這種詭異的組織,還做出擄掠洪勝這種出格的事情,倒是有點好奇。

                梅姑聽張云閑提到女媧的事情,回過神穩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緒,反問道:“你似乎對女媧組織很有興趣?”

                張云閑訕訕地笑了笑,說:“確實很好奇,一個能把普通人變成異能者的組織,聽起來都覺得有意思。”

                “我不知道,有關女媧的事情,你是從哪兒了解到的。不管怎么樣,你救了令芝,就算是我的恩人了,我真心奉勸你,不要打聽,也不要摻和,女媧組織的恐怖程度,是你我完全無法想象的。”梅姑臉色凝重地看著張云閑,希望他能聽進去自己的話。

                “你只管說來聽聽,至于其他的,不需要擔心!”

                “我不知道你究竟有多大的本事,但是關于女媧組織,我真的沒辦法告訴你太多!”梅姑顧慮重重地搖了搖頭。

                “實不相瞞,梅姑!我是華夏新月組的成員,職責所在,必須得了解!”張云閑掏出自己的工作證,遞給梅姑。

                “新月組?”梅姑看到張云閑的工作證上,異能者代號寫著“西京——夜俠”,頓時有些尷尬。

                “你就是夜俠?”

                “沒錯!”

                “那晚,我夢到的……”

                “是我做的!”

                “那洪勝和劉淵也是被你救走的?”

                “我確實從木塔地下室中救了洪勝,還有一個不知道名字的家伙!”

                “……好吧!”梅姑無奈地嘆了口氣,只能感慨因果不爽,造化弄人。

                “你想知道什么?其實我對女媧組織的了解,并不多!”

                張云閑相信梅姑的話,一個B級的敏捷系異能者,應該不會是組織的核心人物。

                “就說說女媧是怎么制造異能者的吧?”

                “你說的沒錯,女媧確實在進行人類改造計劃,但僅針對普通人類中武力水平比較突出,接近突破人體極限的那些人們,而且這種改造成功的機率并不太高,十個人里能有一兩個就非常了不起了。”

                “他們這么做的目的,是為了什么?”張云閑當然不會天真地以為,那群基因和生化專家們,單純是為了人類的科學事業在做研究。

                “我不知道,上面也從來不說,只是在需要找實驗對象的時候,才會給我一些指示。”梅姑自己也非常費解女媧組織的行為。

                “你的上面,是什么人?”張云閑想起上次在梅姑的夢中,這個問題似乎觸犯她的某種防御機制。

                梅姑猶豫了一下,還是開口說道:“好吧,我告訴你,一直負責向我傳達組織命令的人,代號叫做‘閃電’,真實名字我不清楚。”

                “閃電?難道是雷系的異能者?”張云閑奇怪地問。

                “并不是,根據我了解到的情況,女媧組織中,基本上都是力量系和敏捷系的異能者為主,閃電應該跟我一樣,是敏捷系的異能者,只不過他的異能級別高我太多,至少應該在S級。”

                “那你知不知道,女媧組織的試驗地點,在什么地方?”

                “不清楚,不過應該距離西京不遠,因為我幫忙處理過兩次試驗失敗品的善后,都是在西京周邊的郊縣。你知道這種試驗失敗率非常高,而一旦失敗,對做試驗的人來說,基本上就意味著死亡,確實非常殘忍。”

                張云閑聽得出來,梅姑的心中對于那些試驗者,也是充滿了憐憫和愧疚的。

                “你是怎么進入這個組織的呢?”他很好奇梅姑當初的動機。

                梅姑沉默了一下,似乎陷入了遙遠的回憶當中。

                “我的亡夫!”她的腦海中再度浮現出那張溫潤如玉的英俊面孔,“他的名字叫令志遠,在令芝三歲生日的那天,他死于一場離奇的車禍,整個人被困在車中,被爆炸的大火燒的不成人樣。”

                “離奇的車禍?”張云閑注意道梅姑的語氣,這幾個字她似乎咬的特別重。

                “是的,沒有其他車輛,沒有行人,沒有任何路障,就在一片平坦的公路上,他的車自己爆炸了!”

                “有人在車里放了*?”張云閑猜想。

                “是的。我就是那天在現場認領尸體的時候,遇到的‘閃電’。他說,只要我答應加入他的組織,就告訴我志遠被謀殺的真兇到底是誰。”

                “你答應了?”

                “你無法想象,我當時整個人幾乎崩潰掉,我這一生最幸福的時光,就是和志遠以及令芝度過的那幾年安穩的家庭生活,我對志遠的愛,和失去他的灼心之痛,使得我毫不猶豫,就答應了‘閃電’的條件。”

                “然后呢?你報了仇?”張云閑大抵明白了,梅姑當時是怎樣一種境況。

                “是的,我親手殺了那個在志遠車上安放*的家伙,那是我第一次殺人,也是唯一的一次,卻并沒有什么害怕的情緒,滿腦子想的都是讓志遠安心地離去,絕不能死的不明不白。”梅姑清瘦的臉上,顯露出果敢的神色,似乎又回到了當日為志遠復仇的時候。

                張云閑很能體會她的這種情緒,因為他也曾為了劉曉玫,一怒殺人。

                愛,莫過于這世間最是讓人瘋狂和沉淪的東西。

                他愛劉曉玫。

                梅姑愛令志遠。

                所以,張云閑無法說什么寬慰梅姑的話,只默默地在心中感嘆了一聲。

                “就這樣,我遵從和閃電的約定,加入了‘女媧’,但是這些年,或許是因為我的能力在組織看來,并不太出眾的原因,閃電很少給我安排什么任務,不瞞你說,冒充夜俠去擄走洪勝和劉淵,不過是我十幾年來第二次執行任務而已。”

                張云閑點點頭,相信梅姑說的都是實話。

                梅姑沒有告訴張云閑,女媧組織是有著極其嚴酷的守密要求的,一旦發現,有某位成員,對外透露了關于女媧任何信息,該成員全家可能都有殺身之禍。

                如果不是張云閑救了令芝,這恩情實在太重,自己無以為報的話,無論如何,梅姑都是不可能跟他說這些話的。

                《體內住了一只神》去讀讀全文字更新,請牢記網址:www.9852166.com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福建快3走势图今天

                1. <nobr id="dofhj"></nobr>

                  <small id="dofhj"></small>
                        1. <nobr id="dofhj"></nobr>

                          <small id="dofhj"></small>
                          1. 最近手机行情 幸运28预测网一99预测 11选5在线计划网站 重庆百变王牌走势图今天 pk10六码全年可用 中彩网3d试机号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开奖结果 三分pk拾在线计划网站 排列三历开奖结果查询 网易足球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