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nobr id="dofhj"></nobr>

          <small id="dofhj"></small>
          1. 去讀讀 > 都市言情 > 體內住了一只神 > 章節目錄 第二百零五章 云宮重游

            章節目錄 第二百零五章 云宮重游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 )        天色漸晚,有涼風輕輕吹來。

                張云閑和師巧兒并肩站立在樓頂,沉默不語地看著遠處慢慢亮起的萬家燈火。

                “你為什么告訴我這些?”師巧兒抬手撫了一下,自己被風吹的有些凌亂的秀發,側頭向張云閑問道。

                張云閑剛才將自己的真實處境,原原本本地講給了師巧兒知道,他對于未來的焦慮,已經可能已經迫在眉睫的圣者仇敵,還有那么多深藏不露,隨時都有可能在暗中給自己一刀的神秘勢力……

                除了自己天啟者這個身份之外,張云閑幾乎把能說的,都說了出來。

                “我想讓你明白,我和劉曉玫之間,從來就沒有任何秘密!好久沒跟她說說話,我只是突然感到有些孤獨!”張云閑輕聲說道。

                師巧兒躊躇了一會兒,終于鼓起勇氣,慢慢地說:“我也想告訴你一個秘密!”

                “你是不是想說,你這次突然來到西京,出現在我面前,其實并不是一個偶然事件?”

                “你知道啊?”師巧兒捂著小嘴,多少有點黯然失色,“我還以為自己演的有多好……”

                “別這么說,巧兒!我明白你對我是沒有任何惡意的!從我在公園門口,第一眼看見你,心里就隱隱有點猜測,我知道這一切可能跟‘異者賞金聯盟’有點關系,但是卻不清楚他們把你送到我身邊,真正的意圖究竟是什么?”

                “我知道的也不多!”師巧兒耷拉著腦袋,心想自己可能是史上最失敗的‘間諜’了吧?第一眼就被對方給識破了!

                “我爸只告訴我,讓我跟著你,說你不會傷害我,還會給我帶來很大的好處!”

                張云閑笑笑,師簡這話說的一點毛病沒有,“你爸有沒有特別吩咐過,你來了之后,應該做些什么?”

                “沒有!他只是囑咐我,要好好保重身體,早點修復……”

                說到這里,師巧兒忽然有點明白過來了,所謂‘修復靈體’,意思就是讓自己跟劉曉玫的靈體完全融合啊!

                “我跟你爸雖然只見過一面,但他留給我的印象,還是比較和善的,我想他做出這個安排,應該也沒有什么不良的圖謀,所以你也不用有什么心理負擔!”張云閑看師巧兒似乎有點糾結,于是對她寬慰道。

                “對了!”師巧兒忽然想起什么似的,“你剛才講的那些遺族傳承,里面是不是有一個叫做靈徒遺族?”

                張云閑點了點頭,“根據天鳳遺族的方瑤所說,是有的!”

                “我就是依稀記得,曾經某一次在我爸辦公室,偷聽他和一位婆婆談話的時候,似乎也提到過‘靈徒遺族’這幾個字,好像很神秘又很謹慎的樣子!”

                師巧兒絞盡腦汁,在她凌亂不堪的記憶片段里,搜尋出了這么一條信息。

                “這樣看來的話,事情就比較清楚了!”張云閑輕松地說道。

                如果師簡他們這些修靈者,是屬于古老的靈徒遺族,那么上一次兩人見面的時候,師簡的態度就不難解釋了,肯定是已經識破了自己這個天啟者的真實身份。

                現在將師巧兒安插在自己身邊,應該也是主動示好的一種表現吧!

                至于靈徒遺族為什么對自己這個天啟者示好,張云閑略加思索便也能夠猜測到一二。

                端木貢身為‘異者賞金聯盟’的大長老,不言而喻,肯定也是靈徒遺族里比較資深的一員了,他的靈力修為,在如今的張云閑看來,也不過是剛剛達到靈力化形的及格線而已。

                至于師簡,當初張云閑雖然看不太透徹,不過現在回想起來,他也應該就是剛進入靈力化物的境界沒多久。

                這樣看來,靈徒遺族雖然天生靈力血脈,資質都遠超尋常的修靈者,但是應該也是受到了什么規則的桎梏,所以無法突破,就像修行者無法進階圣者,是相同的道理。

                而自己這個傳說能打破時代桎梏,重新開啟成神之路的天啟者,對靈徒遺族來說,自然也是他們期待已久的希望所在。

                張云閑想通了這些,心里自然也覺的暢快了一些。

                看著已經被黑暗籠罩的西京城,他覺的還是應該抓緊時間,先去找妖族談一談,看看這次異能者尸骨被盜的事情,到底是不是他們所為。

                “我晚上還得出去一趟,晚飯的話,你就帶青靈和南宮她們,去附近解決一下吧!”

                張云閑掃了一眼,樓下眾人依然沉浸在靈力修行的狀態中,只好跟師巧兒交代了一句。

                “你又去哪里啊?”師巧兒有些不滿地嘟囔。

                “辦正事啊!”張云閑一邊換鞋出門,一邊郁悶地說道。

                他是真的很郁悶。

                他有時會莫名其妙地亂想,如果自己不是天啟者,那該有多好。

                自己現在有豪宅,有豪車,卡上還有一筆巨款,根據他自己的生活習慣,可能一輩子都花不完。

                每天看看書,健健身,隔三岔五地出去旅旅游,這樣悠閑的日子,過一輩子也挺好啊!

                不過,幻想始終是幻想,就像是世上大多數人,天天都幻想自己能夠一夜暴富,長生不老!這一切是注定無法實現的。

                對于張云閑來說,平凡的日子,卻是他現在最渴求而不可得的終極幻想。

                至于去哪里尋找妖族的人,張云閑首先想到的,自然就是東城的‘云宮’。

                那里,是貓妖羅秀秀平日里上班的地方。

                張云閑看了看時間,正好是晚上八點。

                云宮的熱鬧喧囂,才剛剛拉開序幕。

                張云閑在人群中找了個比較隱蔽的位置,靈力悄然而出,瞬間就籠罩了云宮的所有角落。

                羅秀秀的感知力十分敏銳,這一點張云閑是領教過的,所以他深信,羅秀秀一定能第一時間憑借靈力的來源,而找到自己。

                可事實是,他將云宮的所有包廂都察看遍了,卻根本沒有發現絲毫羅秀秀的影子。

                她沒在?

                張云閑倒是有些意外。

                想了一下,他將自己靈識的范圍迅速擴大到了城西‘渭水一號’,還有秦都的‘翡翠名城’這兩個小區所在的位置。

                除了云宮之外,他能想到跟妖族有點關聯的地方,也就是這兩處了。

                渭水一號的夢園,是令志遠的一個落腳點。

                而秦都的翡翠名城,是‘女媧’組織的一個據點。

                但是張云閑遺憾地發現,這兩個地方,都沒有看到羅秀秀,或者是其他有點嫌疑的妖族成員。

                就在他收了靈識,準備轉身離去的時候,卻差點迎面撞上一雙熱淚盈眶地秀目。

                張云閑嚇了一跳,急忙倒了幾步,才看清了面前站著的,原來是云宮如今的當家人,那個叫做程無雙的女子。

                程無雙纖細的身子外,穿著一套灰色的職業套裙,外面是一件長款的針織外套。

                張云閑一心想著找羅秀秀,幾乎把程無雙也在云宮的這件事,給忘的一干二凈。

                “張云閑!”程無雙精致絕倫的面孔上,因為激動變得緋紅一片,眼中的氤氳濕潤,似乎立馬就要滾落下來。

                “你好!”張云閑有點不知所措,禮貌地點頭說道,同時他看著眼前的程無雙,心中只有一個感慨,這個女人有點太瘦了吧?看上去真的是有點弱不禁風的樣子。

                “跟我來!”程無雙不知從那里生出一鼓勇氣,小手一把拉起張云閑的手腕,二話不說就往樓上走去。

                張云閑有心拒絕,可感受著程無雙有點冰涼卻攥得很緊的小手,最終還是嘆了口氣,跟著她去了。

                三樓的總經理辦公室,張云閑已經是第三次來了。

                第一次,是為了刺殺秦勇,找尋劉曉玫身死的真相。

                第二次,是為了從毒師吳天明的手上救下被他綁架的程無雙。

                房間被程無雙重新裝潢過,比之前看上去要溫馨多了,程無雙看張云閑一進來,就快速回身將房門給反鎖了。

                “請坐!”程無雙指了指房間里唯一的一把座椅,不容置疑地對張云閑命令道。

                張云閑有些尷尬,摸了摸鼻子,上前乖乖地坐下了。

                “我還以為,這輩子都再也沒機會見到你了。”程無雙揉了揉自己有些泛紅的眼睛,聲音可憐的有點讓人心疼。

                “我們只是萍水相逢,姑娘你何至于如此?”

                “怎么能是萍水相逢?”程無雙倔強地看著他,“你前后兩次救過我的性命!”

                “你記錯了吧?”張云閑撓了撓頭。

                他的確是救過程無雙兩次,不過第一次自己是帶著面具的夜俠,第二次從頭到尾,程無雙都處于中毒昏迷狀態,無論怎么想,自己都不可能暴露身份啊。

                唯一跟程無雙打過照面的一次,就是在‘法興寺’,他陪著陳小雨去搶頭香的那一回。

                “你是不是還打算繼續隱瞞下去啊?夜俠先生!”程無雙有點生氣,“我程無雙在你心里,就真的那么不值得信任嗎?”

                張云閑瞬時就啞火了,他想不通,程無雙是怎么識破自己身份的呢?

                “我一直想找個機會,跟你鄭重地道個歉,再說一聲謝謝!”程無雙接了一杯溫水,輕輕地放在張云閑面前。

                “關于你女朋友劉曉玫在我們云宮發生的不幸,我真心地替她感到難過,我知道說什么都于事無補,這卡里有一百萬,不多,都是我個人的積蓄,你收下,就當是我的歉意!”

                張云閑低頭看了一眼程無雙遞過來的銀行卡,吐了口氣。既然劉曉玫能把話說到這個份兒上,那他再繼續抵賴就沒有意思了。

                想了一下,他平靜地回絕道:“冤有頭,債有主,曉玫的事情,我該幫她討還的,都已經討過了,這事怪不到你的頭上,所以這錢我沒理由收!”

                “云宮是我程家的產業,出了這樣的事情,我們難辭其咎!”程無雙堅持道。

                張云閑突然靈機一動,拿起卡放在程無雙的手心里,慢慢說道:“如果你真想表達你的歉意和謝意的話,那不如幫我一個小忙,可以嗎?”

                《體內住了一只神》去讀讀全文字更新,請牢記網址:www.9852166.com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福建快3走势图今天

                1. <nobr id="dofhj"></nobr>

                  <small id="dofhj"></small>
                        1. <nobr id="dofhj"></nobr>

                          <small id="dofhj"></small>
                          1. 山西11选五开奖结果昨天 深圳风采开奖结果2019066期 皇冠体育注册 腾讯分分彩下载免费 重庆时时稳赚方法 世界足坛总进球榜 平安票秒速时时 极速时时彩是不是官方开奖的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 四川金7乐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