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nobr id="dofhj"></nobr>

          <small id="dofhj"></small>
          1. 去讀讀 > 其他類型 > 諸天武道從武當開始 > 章節目錄 第二百六十二章 水聲

            章節目錄 第二百六十二章 水聲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嵬名令公敗了,二十萬對五萬,還是敗了。

                嵬名令公神色狼狽,帶著只有不到十萬的軍隊,后撤了。

                若非西夏境內,多山地,不利于騎兵奔襲,恐怕死傷更重。

                嵬名令公看著身邊的那些兵士,苦笑搖頭,暗道:陛下啊,陛下,這次你卻是錯了。

                原來這二十萬兵馬中,有十五萬的新兵,只有五萬老卒。

                戴道晉給的理由是,鐵木真看到夏國這邊做出進攻姿態,定然會退兵,這次陳兵黑水鎮,頂多算是一次拉練罷了。

                嵬名令公領兵經驗豐富,自然知道不能冒險,苦口婆心,但戴道晉卻堅持己見。

                嵬名令公無法,只得領命。

                能剩下十萬,還是嵬名令公小心應對的結果,這些新兵第一次遇見如此悍勇的蒙古騎兵,手腳發抖,若非有五萬老卒跟著,只怕是一觸即潰,全軍覆沒也是有可能的,而蒙古緊緊死傷了兩千人左右。

                這剩下的不到十萬人中,老卒便占了四萬多。

                這些人且戰且退。

                蒙古的領兵之人術赤,也很詫異,蒙古曾經兩次進攻西夏,他也和西夏軍隊交過手,在他的印象中應該沒這么不堪啊。

                西夏的山地兵,異常強悍,他也是領教過的。

                “將軍,莫非是夏人使詐?”手下將領疑聲道。

                術赤皺眉,“使詐?有可能,嵬名那老家伙詭計多端,但是……”

                “但是什么?”

                “但是這一戰,夏國足足減少了十萬人,嵬名那老家伙什么計謀也不敢用十萬兵士的性命為代價吧,夏國總共才多少兵馬?他就不怕皇帝老兒看了他的腦袋?”術赤疑惑道。

                那將領也皺眉。

                術赤猛然揮手,斷然道:“不管他是不是陰謀詭計,步卒殿后,我領著三萬騎兵,從他們后邊追殺,盡可能的殺敵,若是真有詭計,以我蒙古勇士的悍勇,隨時都可以撤退,我不相信夏國的兵馬能攔得住我。”

                那將領想了想,騎兵來去如風,只要小心,應該沒什么大事,全殲二十萬夏國兵馬的誘惑實在太大了,他也不相信夏國用十萬兵士的性命的代價來使陰謀詭計。

                戰機稍縱即逝,那將是領命,但還是說道:“將軍,還是小心為上,稍有不對,立馬撤退。”

                術赤點了點頭,大手一揮,策馬前行。

                一路追殺,一路逃命。

                等到了賀蘭山前,西夏的十萬人馬已經減到了不足五萬。

                嵬名令公看著就在眼前的軍事重鎮克夷門,心中略松了口氣,踏過賀蘭山,便是京都中興府了,若是這三萬蒙古鐵騎,過了賀蘭山,不堪設想啊。

                嵬名令公抬手:“來人,持本帥手令前去通報。”

                自有兵士去做,沒一會兒,士卒告知鎮中并無人馬。

                嵬名令公扭頭看了看身后,隱約可見密密麻麻的騎兵尾隨而來。

                咬了咬牙,想發號施令,但一看身邊的士卒,盡皆疲憊不堪,一臉菜色,又把到了嘴邊的話咽了回去。

                這一路上吃不好睡不好,隨時面臨死亡威脅,別說新兵,便是老卒也已經瀕臨崩潰。

                望著那一雙雙木然的眼神,嵬名令公雖心中嘆息,卻是下定決心,就是二十萬人馬全部戰死,也決不能讓蒙古人踏過賀蘭山。

                隨即傳令下去,原地休整。

                身后約十里處,術赤臉色略帶興奮,二十萬人馬,足足被他殺了十五萬,他可以確信,嵬名是真的舍命逃竄,而非耍什么陰謀詭計。

                這一路追趕,術赤并未全力追殺,生怕對方狗急跳墻,死命硬拼,同時也是心中有幾分小心。

                旁邊的將領策馬走到術赤身邊,眉宇間有些擔憂:“將軍,前面便是賀蘭山,賀蘭山后便是夏國的都城中興府了,這會不會是對方誘敵深入的詭計?”

                術赤哈哈笑道:“業忽而,你誘敵深入,會先讓自己的十五萬兒郎們先去送死,博取敵人的信任,然后只為了敵人三萬人嗎?”

                那將領立馬搖了搖頭。

                術赤拍了拍對方的肩膀,神色輕松道:“業忽而,我的好安答,夏國的那個皇帝是個軟蛋,這次估計是認為我們蒙古見他們和金國聯盟,肯定會退兵,所以才如此大意,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若是能攻破中興府,父汗肯定很高興。”

                隨后一名斥候縱馬而來。

                “報將軍,敵方開始原地休息,看隊形變化,好像是要和我們決一死戰。”

                術赤眼睛一亮,若是對方不敢應戰,跨過賀蘭山,那他還要小心思考一番,但此時敵人是要拼命了,身后便是夏國京都,不拼命才是怪事。

                放下心來,術赤手一揮,旁邊的兵士見了,手中令旗揮動,三萬人馬登時躁動起來,開始慢步跑了起來。

                速度越來越快。

                嵬名令公低頭,感受著地面塵土震動,深吸一口氣,站在臨時做成的一大片拒馬樁后,大吼道:“準備迎敵。”

                ……

                賀蘭山的一處山頭,戴道晉俯視著下方的戰場,面無表情。

                旁邊,寧季同心中發涼,看了眼山下,隨后又畏懼的瞥了眼旁邊的皇帝,心中嘆息道:帝王無情啊。

                戴道晉自然察覺到寧季同的視線,但他沒在意,他只在意這次能不能成功。

                一會兒后,戴道晉揮了揮手,隨后一個黑衣人躬身一禮后,幾個縱躍,往山下跑去。

                ……

                嵬名令公一劍砍殺了一名蒙古兵后,剛要繼續,一個黑衣人猛地竄到他身邊,喝道:“嵬名令公,陛下有旨,命令你退往中興府。”

                嵬名令公聽了,臉色微變,看了眼其手里的金牌。

                臉頰繃住,隨即大吼道:“撤退。”

                這一聲令下,頓時所有士兵四散開來,慌忙逃竄,各自逃命去了,那里還能集結起來。

                蒙古騎兵追在身后,猶如追殺逃跑的牛羊。

                縱馬追殺,蒙古騎兵終究還是跨過了賀蘭山。

                中興府前,一路追趕而來,術赤收攏蒙古大軍,望著前方的大城,還有往那中興府跑去的夏國潰敗的不足兩萬的殘兵。

                但卻無人出來營救。

                此時,術赤察覺到了些不對勁,當機立斷,右手揮動,頓時手邊令旗揚起。

                大軍就要撤退。

                就在此時,術赤猛然聽到一陣水聲。

                (本章完)

                《諸天武道從武當開始》去讀讀全文字更新,請牢記網址:www.9852166.com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福建快3走势图今天

                1. <nobr id="dofhj"></nobr>

                  <small id="dofhj"></small>
                        1. <nobr id="dofhj"></nobr>

                          <small id="dofhj"></small>
                          1. 领头羊时时彩官网 bet365体育在线开户 十五选五一位走势 pt电子游戏 在极速赛车里输了5000 黑龙江时时开奖结360 河北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怎么玩新时时彩 北京pk历史查询 香港大赢香港大赢家高手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