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nobr id="dofhj"></nobr>

          <small id="dofhj"></small>
          1. 去讀讀 > 武俠修真 > 仙二代的生存法則 > 章節目錄 第一百零三章 師父,你說我會不會長針眼啊?

            章節目錄 第一百零三章 師父,你說我會不會長針眼啊?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 )        寒少自認為幫了白月溪一個大忙,心情愉悅的在院中溜達,抬頭,泉瀛正往這邊走,心下一咯噔。

                “你不是在星河夫婦房里嗎?”

                泉瀛搖頭,納悶他這神色慌張的是為哪般。

                “是去過,不過就待了一小會就走了,怎么?”

                寒少右手握拳在做手掌上猛一錘,“壞了。”

                白月溪感覺人生無處不尷尬,而此時就是她最尷尬的時候,當然也是星河夫婦最尷尬的時候。

                大白天的纏綿真的好嗎?白月溪捂著眼睛沖出房門,中途因為看不見還一腦門撞到了門板上,出門的時候又被那倒霉的門檻絆了一跤,悶頭撞在誰的身上,抬頭,泉瀛疑惑的看著她,思及不能再讓人更尷尬了,拽著泉瀛以及一旁的寒少一溜煙出了院子。

                石磨上盤腿坐著的女子一張臉紅了半天,寒少心中已經有了大概的猜測,訕笑著準備溜之大吉,卻是被她目光一凜,剛邁出的腳步又收了回來。

                “其實吧,這事,還是歸結于一個時機問題,時機不對了,你看,這不就”寒少訕笑兩聲。

                泉瀛一直在旁邊悶不做聲,不過單看這情形也是猜的出個一二。

                “既然沒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他站起身,淡淡道。

                “師父。”身后傳來白月溪委屈的聲音,他停住了腳步。

                “師父,對不起,我錯了,你是不是永遠都打算這樣不理我呢?”她繞到他面前,一雙大眼睛淚光盈盈。

                “師父,我真的錯了。”

                “錯在哪里?”泉瀛終于開口了。

                “錯在,錯在不該不聽你的話,也錯在不應該頂撞你,更錯在讓你擔心了。”她撅著嘴,兩行熱淚嘩嘩的往下流。

                泉瀛緊繃的表情瞬時被她這兩行淚給化了開來,眼神也柔了很多,抬手給她擦眼淚,溫聲道:“我還以為你永遠不知道你錯在哪里了,好了,別哭了,以后別人給你的出謀劃策自己也長點腦子。”

                一旁的寒少嘶了一聲,但想想也是自己理虧也只能咽了這口悶氣。

                白月溪開心的點頭。

                “師父,你說我會不會長針眼啊。”

                泉瀛聽了撲哧一聲笑了起來,揮散了霧霾,再現笑容,白月溪感覺心里霎時間暖暖的,就算是長針眼也不怕了。

                太陽神宮是肖歌熟悉的樣子,只是他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可以以另一種身份再次站在這里。

                “既然先生可以曉古知今又可預測未來,不妨給本神也測上一測,如何?”太陽神頗有些不太相信的意味。

                肖歌透過幕籬清晰可見他此時的神情,也知他定然不會這般容易相信。

                “神上謬贊,曉古知今不敢當,預測未來不過也只是雕蟲小技,實在難登大雅,只是”他停頓了一下并沒有說下去。

                “只是什么?先生何必自謙呢。”

                “只是神上要找的人已經近在身旁了。”

                太陽神的臉上立現警惕之色。

                伸手握住他的手腕,而肖歌卻也不躲閃,任由他握住。卻見太陽神神情更加凝重。

                “先生沒有神力?”他將他又仔細看了一番,幕籬下的一張臉若隱若現。

                肖歌輕笑:“沒有,或許我們這樣的人天生就該缺失點什么,這樣才會公平一些吧。”說完起身便要告辭。

                他的話成功的讓太陽神放下了心理防線。

                “先生請留步。”太陽神趕緊挽留。

                “以先生之見,此人是該留還是”他沒有再繼續說下去,但聽著已經猜到了他后半句的意思。

                “留。”他直截了當的說。

                太陽神踟躇斟酌了片刻。

                “為何?”

                “無論創世還是毀滅,總歸不是一語便可道破的天機,現今以真實形態現世,何不將其束于自己的所觸之地,倘若將其扼殺,又必將以另一形勢再生,屆時可不一定就在可控之內。”

                太陽神沉吟片刻,目光定定的鎖在他的身上。

                “你究竟是什么人?為何會知道這么多?承天命者卻也不見得可以堪破這么多的天機。”

                肖歌笑著搖頭。

                “女媧石知道的,我都知道,因為我就是它,它就是我。”

                肖歌回到小院的時候,天色已經黑了,大家正圍在一起說笑。

                “怎么樣了?”寒少問。

                肖歌笑而不語,大家就將目光投給珈藍,后者喝了口茶做了個一切順利的手勢,然后目光向屋頂掃去,大家了然的跨過這個話題。

                坐了有一會,肖歌就看出了異樣,孤月自來話多的人今日竟溫婉的像個小嬌娘,而白月溪更是面色紅潤的坐在她旁邊,兩人時不時的交頭接耳,時不時的又滿臉的赤紅,不過,泉瀛不再板著張臉,還體貼的給白月溪倒茶,可見今日他確實是錯過了不少精彩。

                入睡期間,他問及。

                “你和你師父和好了?”

                白月溪轉過身面對他,笑著嗯了一聲,想起孤月的話,又不好意思的將臉藏在了被子里。

                肖歌扯開被子。

                “你這副形態,怎就讓我懷疑是不是做了什么虧心事,坦白吧,我的心胸很寬廣的。”

                白月溪又是嘿嘿一笑,這才將今日的事給他復述了一遍。

                “你都不知道,當時他們有多慌亂,雖然也不是在做什么不可描述的事,但是好歹也是到了動情之時,事后,我問孤月,老夫老妻的這么久了,是怎么保持這種悸動的,她就說啊,其實啊,就是怕時間久了沒了悸動,所以,這才將這溫存當成了每天的必修課,她還說”說著又是臉色一紅。

                “她還說什么?”肖歌將她的頭發撩到耳后,聲音低啞著,目光中升騰起絲絲氤氳之氣,好似連同擁著她的身子也燥熱了起來。

                她咬了咬嘴唇,低聲道:“她還說,男人啊都是慢半拍,女人就主動一點,不過,我覺得嗯”他低頭堵住她的嘴巴,輕佻曼弄,啃咬吸允,沙啞著嗓音在她耳邊輕聲道:“我覺得她說的有道理。”

                不一會,白月溪就被他撩的暈頭轉向,早就不知剛才她要說的是什么了

                。m.

                《仙二代的生存法則》去讀讀全文字更新,請牢記網址:www.9852166.com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福建快3走势图今天

                1. <nobr id="dofhj"></nobr>

                  <small id="dofhj"></small>
                        1. <nobr id="dofhj"></nobr>

                          <small id="dofhj"></small>
                          1. 快乐赛车开奖结果app 内蒙古时时规则介绍 113彩票网 重庆时时开奖直播 群英会手机客户端下载 快速赛车有统一开奖吗 天津彩票软件 深圳风釆35选7 360大乐透走势图表 788彩票手机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