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nobr id="dofhj"></nobr>

          <small id="dofhj"></small>
          1. 去讀讀 > 都市言情 > 覺醒之一帆風順 > 13.9 商業間諜自殺事件一

            13.9 商業間諜自殺事件一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世界上最麻煩的兩件事情是什么?一是建立新組織,二是交換新權力。建立新組織的困難在于什么事情都需要從頭開始,如果自己都不是太明白就更壞了。交換新權力的最大困難是,不僅你可能并不熟悉你手中的權力和責任,而下屬可能自覺不自覺地就與你產生點隔膜、對抗。

                杜公平回到京洛,立即就面臨了這兩件事情同時過來。

                建立新組織的事情是,帝大以杜公平命名的人類學科研室正式開始成立。與社會科學研究室不同的是,這個科研室的成員全是生瓜。杜公平的社會學科研室還好。成員大多都是福澤克雄原來的學生,由于福澤克雄的下馬,他們正好沒有組織,于是就成了杜公平科研究的骨干。這些都是熟練工,計劃、科研、報告、演講材料等等都是手拿腳熟,幾乎都不用杜公平操心,可以享受大家的勞動成果了。杜公平的人類學科研室就麻煩了。因為沒有失去自己指導老師的在讀研究生,杜公平自己的學士學位還沒有拿到,更不可能帶什么、招什么人類、法醫學在讀研究生。帝大協調了半天,也只找來了兩個別的教授不要在讀研究生過來,還沒有一個是學人類這一科的。其他的人就更水了,幾乎全是在讀本科生來打雜。所以這一個研究室中所有計劃、科研、經費、報告、實驗、數據等等都需要杜公平一個來費心。除非他可以把這群人給帶來出,要不想當甩手掌柜。

                交換新權力的事情就是黑田京洛組的事情,這個小組隸屬黑田家族的一個特殊性質的權力機構,完全可以說是封建、落后。但是實際上這個小組才是黑田家掌握京洛區域內黑田下屬企業和機構的重要組成部分。它的權力主要是暴力對抗和事件審核。暴力對抗主要是指與其實家族之間的權力斗爭,事件審核就是對黑田下屬企業和機構中發生的各種與安保有關的事情進行審核。就像杜公平原來為黑晝白夜進行的工作一樣。現在它的權力下放給杜公平,而且傳遞給杜公平一個非常重要信息。那就是黑晝白夜準備退休了。

                黑晝白夜是杜公平的偶像,也是很多人的偶像。所以這種權力交換立即就產生了下屬對杜公平能力和權威的質疑。雖然杜公平也是有很多名聲和傳說的,但是很多人依然只相信自己眼中看到的東西。而其實的東西,他們都只會認為是虛假的。杜公平在審核一件近期發生在黑田下屬企業中的自殺事件中,就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黑田體系是一個非常完善的體系,就算是杜公平剛剛接觸自己全面負責的體系也被其實完善、優秀的體系和制度如震撼,而且感覺自己受益良多。在杜公平看來,這個體系是一個完整且全面的安保體系。在京洛的黑田下屬機構和企業每一個都有自己的安保部門,平時各自負責自己機構或企業各自的安保事情。但是一些重要的事情卻會轉到這里進行再一次的審核落實。

                黑田企業是一個巨大的體系,在京洛就有好幾萬人為它所服務、所工作。所以出現在傷殘病痛都很正常,就是每月都會發生一兩起死亡事件也是正常。這里面就是自然事件和人為事件,而人為事件中又有犯罪事件和非犯罪事件。杜公平這里的權力和責任就是對這些犯罪事件進行審核,并進行處理。簡單暴力的就好處理了,事件線條明晰,黑田體系有自己的處理原則和辦法,到時按規處理就可以了。但一些惡性、隱蔽的犯罪事件,就是杜公平必須認別出來的了。

                杜公平一接手就對一起員工自殺事件產生了懷疑。這是一起自殺事件因為涉及一起商業信息盜竊事件,也就是常說的商業間諜事件,就開始顯得有些不同了。

                野口川介,現年35歲,是隸屬黑田集團下屬企業黑田重工產品研發部門的重要業務骨干。可以說沒有意外的話,他很容易在他40歲之前升職到課長的職務。可是說一名收入可觀、未來可觀的成功人物。但是兩周前,他突然就自殺身亡了。

                警方和黑田自己安保部門的調查報告都是說野口川介是畏罪自殺的。起因是今年年初的時候,一家屬于趙國的重型工程機械公司竟然出產了一種和黑田重工旗下一款產品一模一樣的產品。是人都不會相信是那家企業自己研發出來的,那么就只有一種解釋。那就是黑田重工企業內部,特別是產品研發部門中出現了商業間諜。所以黑田企業內容就快還開始了調查,這時野口川介突然就消失不見。一連好幾天在沒有進行任何請假的情況下,就突然不再來公司上班。

                于是那家公司的安保公司就聯系了警視廳,警視廳就派出了警探殺向野口川介所住的公寓進行搜查。公寓門是鎖著的,警察叫來了這柜公寓的管理員,用備用鑰匙打開房門。然后大家這才發現早在3天前,這個野口川介已經在自己的公寓里上吊自殺。

                很奇怪的上吊方式。是在房門的把手上系了一根繩。一頭系死在門把手上,一頭活套,套在自己脖子上,然后跪在地上,身體前傾,然后就把自己吊死了。不是傳統的那種類似房梁上掛了一根繩,自己找個凳子站上去,把脖子套住后,踢開凳子的方式。是這種很少見的自殺上吊方式,但是它確實可以產生上吊自殺相同的結果——死亡。

                現場的照片顯示,那個野口川介當時是人身體前傾呈45度角吊死在門把手上的,他的身體前是一個小桌。小桌上是一個筆記本電腦,電腦上顯示器中顯示著一個自殺宣告書。電腦中自殺宣告書也說明了,野口川介是因為賭博欠債,所以不得不將公司的商業機密進行盜竊后,進行出賣牟利的。

                根據警方的報告,這個電腦上只找到了死者一個人的指紋。根據電腦的記錄,只有野口川介一個人在死前使用過電腦。而且房間當是一個密室,并沒有別人進入的痕跡。所以,警方最后的認定結果是自殺死亡事件。這家公司的安保部門對事情進行了匯報,京洛組也派出了自己的安保專員進行了自己的調查活動。這次調查工作的報告,完全認可了警方的相關結論。然后就對該事情進行了完結。

                這不是一起幾億、十幾億的事件,光黑田重工在這上面的損失保守估計就是上百億的損失。更不要說黑田集團其他與之相關的機構、企業和組織了。而這起事情的負責人竟然就想這樣簡簡單單地事件結案,給整個事件畫終止符。

                杜公平無法接受這樣的報告,更不可能為這樣的報告審核通過。于是就叫來了負責該項事件的安保專員——有森保業。但是這位有森保業,看來并不認可杜公平的權力與威來。

                杜公平在京洛組的辦公室中,有森保業并不服氣地看著杜公平,這個他現在的直接長官。

                有森保業,“這就是一起自殺死亡事件。不管是法醫的調查和現場的情況,它不可能再會有其他的結果!”

                有森保業是一個足足有杜公平兩倍年齡的四十多歲的粗壯男人,短發且驕傲。從杜公平的報告來說,他是由黑晝白夜招入這個組織的。他甚至也是一名優秀的警探,由于得罪自己的長官,而不得不最后辭職,離開了警察隊伍。黑晝白夜看中了他的能力,將他招入這個組織,成為一位進行獨立事件調查的黑田企業安保專員。但是現在他的態度和工作成績,真的叫杜公平非常失望。

                杜公平合上手頭的案件卷宗。目光灼熱地看著有森保業,“你是黑晝白夜大人招入組織里的人,我相信黑晝白夜大人,所以也相信你的個人能力。你真的認為這起事件沒有問題了嗎?”

                有森保業目光驕傲且倔強,“沒有問題!這是一起自殺死亡事件。并沒有絲毫外來的因素在里面!大人,您現在的行為其實是在浪費組織的資源和經費!”

                杜公平幾乎一下就被氣住了。這里并不是以為維護社會公眾秩序為基本目標的警察機構,只要證明不是什么犯罪、刑事事件就可以自我滿意。這是以保證黑田組織利益為最高目標的黑田安保機構。雖然人死了,但是那起商業間諜事件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才是杜公平現在負責的組織所真正關心的事情。

                杜公平臉立即冷了下來,雖然有森保業是黑晝大人弄進來的人,但并不代表杜公平一定就要給他面子。

                杜公平按響桌鈴,百守木中衛打門走了進來。杜公平指了指對面的有森保業。

                杜公平,“他被炒了!你來辦理相關手續!”

                有森保業爆炸,對著杜公平怒目而視,“你憑什么開除我!你沒有這個權力,你又不是黑晝大人!”

                杜公平懶得和他說話,揮揮手,示意百守木中衛可以把他帶下去。

                有森保業當然還在掙扎、不想承認自己的錯誤和失敗,但是面對百守木中衛這樣數百年來不斷傳承的武士人員,就像被捉小雞一樣被提著脖子被拉了出去。

                新官上任三把火,殺雞駭猴就是其一,雖然杜公平并不想主觀這樣做,但是面對這樣不得不進行的情況,也絕對不會手軟。只是有森保業被搞掉,杜公平并不確定這件事情交給其他的安保專員會不會發生同樣的事情。如果再發生同樣的事情,雖然杜公平可以再開掉一個安保專員,但是事情其實對杜公平來就尷尬了。

                看來只能自己出馬親手搞定這起事件了!

                杜公平看著自己手中的事件卷宗,心中有一些無奈。

                …………………………

                離開京洛組的辦公地點,杜公平甚至沒有時間回到自己和美彌子共同的溫馨小窩,就直接到達了學校里杜公平的辦公室。這一周,杜公平還有兩場帝大組織的學術交流活動。雖然社會科學的那一次學術交流活動有那個相對成熟的科研小組為杜公平分擔絕大部分的工作,但是人類學的學術交流活動,現在只能有杜公平自己全面操刀負責了。

                啟動辦公室中的咖啡機,那種屬于烘培咖啡豆的獨特香氣開始在整個辦公室中彌漫。杜公平今天晚上的工作,還不知道要搞到晚上幾點。杜公平雖然自認為自己是開了外掛的人,依然感覺有些吃不消。黑田京洛組、帝大社科科研組、帝大人類學科研室,這三套不同軌跡的事情連在一起,杜公平感覺自己都快忙成一條死狗。再加上自己個人的學業學習,杜公平感覺自己干脆還是自殺了算了。就在杜公平思考自己是不是放棄那一項事業時,真飛圣敲門,進入了杜公平的辦公室。

                時針已經指向晚上11點,杜公平立即對真飛圣這么晚來到自己的辦公室有些驚奇。

                杜公平驚奇,“怎么是你?”

                杜公平看看辦公室窗外的天色,竟然很明顯:已經很晚,你怎么會來?

                真飛圣微笑地坐到杜公平辦公桌的對面,“你現在可是一個大忙人!如果不是今天晚上我們學生會開一個活動的籌備會比較晚,我估計還都見不到你!”

                真飛圣的語言表達含義很簡潔,竟然就是:我們學生會晚上開會,開得晚。結束后,路過這里,看到你辦公室的燈光竟然是亮的。所以上來看看你這個大忙人!

                杜公平雖然現在忙得大腦都開始遲鈍,但是依然不會相信這樣的理由。

                杜公平目光懷疑地看著真飛圣,“找我有事情吧?”

                杜公平不是一直在這里,而是剛剛回來不到半小時,真飛圣就能快速地到達,杜公平根本不相信這種巧合。

                真飛圣微笑地面對杜公平,“當然!我是專門等你的。我主要是想表達對你的感謝, 上次的事情真的十分感謝你了!”

                杜公平現在的腦子已經有些不太好使,“上次的事情,什么事情?”

                杜公平現在的情況使真飛圣感到一陣好笑,當然也明白這是由于杜公平現在的事情太多,所以不重要的事情已經自然地被他所淘汰。

                真飛圣,“上次大學生演員海選的事情。如果是你的提醒,我可能就掉入圈套之中了。”

                杜公平想起了那件事,于是笑了笑,“那不算是什么,你不用再意的!”

                真飛圣搖了搖頭,認真地微笑,“如果再算上那次海難的事懷,我確實是所欠你太多。所以,我準備報恩!”

                杜公平迷惑,“你準備報恩?”

                真飛圣,“我聽說又以你的名字冠名成立了一個人類學科研小組。但因為人類學科研組的事情,你現在正招不來給力的助理,正頭痛無比。”

                真飛圣真是一個消息靈通的人。這種情況雖然不是什么隱秘的事情,但是也不是什么在樣大學生可能隨便知道的事情。杜公平當然也沒有否認、隱瞞的想法,很坦然地點了點頭。

                杜公平,“是這樣的!你知道我的情況,我已經掛職了一個社會學科研組,現在又掛職了一個人類學科研組,是有些吃不消。而且我還要進行自己的學業學習。”

                真飛圣輕笑了起來,熟人一般地坐到了杜公平辦公桌的對面,“你這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不說外面,就是整個帝大都不知道有多少少正羨慕你現在的情況。兩個用自己名字冠名的科研組,只要不出意外,幾年之后兩個教授是跑不了的。再隨便弄出點東西,那就是知名教授、學者、專家。只要你的學業學習不出問題,30歲前兩個學科的研究生導師一點都不是問題。”

                杜公平點頭同意真飛圣的說法,當然這也是很多聰明人普遍的想法。

                杜公平,“是的!但是我首先要能熬過去。”

                真飛圣將一份文件放到杜公平的面前,“我準備給你推薦一個人。我相信他可以幫助到你!”

                杜公平打開文件,這是一份名字叫“福山潤”的男生,一名休學研究生,而且專業也不是自己需要的人類學方面的人。杜公平抬頭看向真飛圣,心中明白真飛圣一定有什么會解釋。

                真飛圣,“福山潤,經濟學在讀研究生。雖然履歷上沒寫,但是他原來是校學生會的組織部長,一直負責校學生會相關的組織工作,非常有能力。在進入研究生學習期間,也一直是他指導老師的第一助理,很多報告、計劃和管理其實都是由他進行的。雖然他不是學醫的,但是他的家庭是幾代醫生。他的父親、母親、爺爺、外公都是醫生,所以對醫學他其實并不陌生。但是去年的時候,由于一件事情的發生,他被他的指導老師給驅逐出去。所以暫時只能休學在家。”

                《覺醒之一帆風順》去讀讀全文字更新,請牢記網址:www.9852166.com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福建快3走势图今天

                1. <nobr id="dofhj"></nobr>

                  <small id="dofhj"></small>
                        1. <nobr id="dofhj"></nobr>

                          <small id="dofhj"></small>
                          1. 北京快车pk记录 福彩三地开奖号今天 大透乐中奖结果今天 重庆时时计划准吗 腾讯分分彩官开奖历史 赛车pk导航 海南七星彩早版图库 山东快乐扑克开奖结果查询 重庆时时为啥不会赢 北京赛pk10历史记录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