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nobr id="dofhj"></nobr>

          <small id="dofhj"></small>
          1. 去讀讀 > 都市言情 > 偽裝成隱士高人 > 章節目錄 第120章 果然是紅顏禍水!

            章節目錄 第120章 果然是紅顏禍水!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不要,我對不起你……”

                魚玄機早就把培風當成真正的國師大人,一顆芳心牢牢系在他身上。? w

                身下鎖鏈抖動聲加劇,想撞南墻卻被溫璋一把按在了身下,絲毫動彈不得。

                “想找死也要問本老爺答不答應,從了我,外面你這小情郎還能免一死,不從的話,你們兩個就準備黃泉路上相見吧!”

                溫璋一手捏著魚玄機的俏臉,眼神對著她怒吼道,那是一種欲求不滿的變態瘋癲,他的另一只手已經上手就開始撕扯著她的道袍。

                “不要……你不配!國師大人,生不同衿,死當同穴!”

                下一刻,魚玄機鎖鏈聲猛然停止下來,溫璋還以為她終于放棄抵抗了,頓時大喜過望。

                可惜下一刻,身下的鎖鏈聲震如雷,她直接屈膝頂在溫璋的雙股下體間。

                “嘶……嗷嗚……”

                溫璋疼的往后直打了個趔趄,幸好因為枷鎖糾纏的關系,魚玄機最后一擊的力道并不是太大。

                而他又稍微錯開了重點部位,不過這一下還是打在了兩股邊緣,今晚他這子孫根差點就要交代在這里,傳出去要貽笑大方。

                溫璋是真沒想到的一貫不是貞潔烈婦的魚玄機竟然固執起來,看情形似乎還想為外面的小情郎守節,一個娼婦守貞操,還有天理嗎,還有王法嗎!

                魚玄機趁機爬到了牢房側,頭使勁往墻上撞去,卻被回過神來的溫璋一把拽住了鎖鏈往后撤,不過也是鮮血直流,能看出魚玄機的必死決心。

                溫璋這個京兆尹大老爺徹底被激怒,歇斯底里暴躁起來。

                “你跟我裝什么貞潔烈婦!我每天夜里想你想得發瘋,我一定要得到你這身媚肉,別人什么風流才子才能爬上你的床榻,憑什么我就不可以,該死的!”

                溫璋眼睛都紅了,耳旁能聽到道袍布條撕扯的聲音,下一刻似乎就化身野獸準備霸王硬上弓。

                “不要,我不要…國師大人…”

                魚玄機最后看了一眼培風,眼中的清淚滾滾而流,卻被溫璋這個變態死死制住了。

                “什么國師,牢里哪來的國師,你平日燒香發癔癥了!今天我還要當著你這個小情郎的面強上你,有種你讓他來救你,有種讓他來啊!”

                溫璋直接撕碎了她的道袍,看著那雙露出來的美腿誘惑,頓時氣息都粗了很多,一臉的垂涎欲滴。

                “啊啊……”

                應和著外間刑罰的凄厲慘叫聲,變態的溫璋竟然聽出了悅耳動人聲。

                魚玄機淚眼模糊,她恍惚看到獄丞高舉刑具,下一刻卻瞪大了眸子,似乎看到了世間最不可思議的事情。

                “聽到這慘叫聲了嗎?怎么不動彈了,是不是嚇傻了,任何人都是血肉之軀,聽到刑具擊打身體的聲音了嗎?聽到這里邊壓抑的痛苦了嗎?不答應我你的小郎君會更慘,直到一寸寸骨肉碎掉,多么悅耳的慘叫聲,今天我就要當著他的面強上你,這首‘牢獄之歌’當做我們的洞房配樂如何,我真的好興奮啊!”

                溫璋聽著慘叫聲嗅著魚玄機的美腿,越來越興奮。

                可惜,下一刻,一個聲音卻讓他幾乎魂飛魄散,然后他發現自己動不了了。

                是真的動不了了,好像有什么東西鉆入了身體,全身僵硬,完全使喚不出力氣,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被甩扔到墻角。

                他憤怒一瞅,竟然是外面正受刑的那個小白臉臥云道士,這怎么可能!

                他撇著一眼外面,正看到外面血粼粼的一幕,自己的手下郭獄丞代替了這個小白臉道士的位置,被扣在了刑具上受刑。

                只見獄丞雙手血肉模糊,胳臂晃悠悠斷了,奄奄一息昏厥,已經被這個暴徒制服!

                原來,先前的慘叫聲并不是道士發出的,而是自己手下的獄丞發出的,反客為主,這不可能!

                “你真的好變態啊,而且作為反派,你的話真的好多啊。”

                培風拎著梁神劍一臉笑意,他大手一揮,原先鎖著魚玄機的鎖鏈應聲而斷,真是削鐵如泥。

                他細心地擦著魚玄機的額頭血漬,一臉的憐香惜玉。

                “玄機姐姐很好,為你的守節勇氣點贊。生不同衿,死當同穴,這句話我很喜歡,不枉我們歡好一場。”

                培風現在還有心情調戲玄機姐姐。

                “你……你……怎么,這怎么可能?”

                魚玄機一臉不敢置信,先前視線迷糊間,她看到那獄丞刑具被培風徒手接住,還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覺。

                現在看到少年道士如神兵天降一樣安慰著自己,所有的委屈化為淚水,頓時撲在了他懷里抽泣著。

                “我的國師大人……”

                現在她對培風是自己的守護神完全沒有絲毫的懷疑,苦盡甘來。

                “你到底是誰,我怎么動不了了?敢在京兆府獄劫牢不成,這可是株連多族的重罪,本官勸你自首,來人啊,快來人……”

                溫璋歇斯底里的喊叫,卻不知道這是先前他自己下的命令,無論發生任何事,這個牢房不讓進來。

                現在外面的獄卒還在竊竊私語,正在憧憬大老爺享艷福,自己準備喝湯呢。

                “其實玄機姐姐已經告訴你了,可惜你不相信。既然這樣,我就不瞞你了,其實我真是大唐國師,得享國祚,萬民祭祀,與國同運!”

                培風語氣很神棍,他發現歷史很有意思,尤其是自己竟然參與了歷史的進程。

                既然要解釋,那就給當今圣人一個驚喜,反正大唐快完了,各種妖魔鬼怪也該要出來了吧。

                “混賬、胡說、不可理喻!什么國師,大唐立國到現在,史上只有一個少年國師,那還是貞觀二年,太宗陛下親自冊封的‘大唐國師真人’,立生祠塑神像,親封為‘救世玄岳’,世襲罔替與國同運,曾言‘一力鎮蝗災,救世有奇功’,可惜少年國師獻仙種后飛升天界……你這個妖道算什么,簡直是妖言惑眾……咦你…這是什么……”

                溫璋也算是熟讀經史子集,自然對這段歷史耳熟能詳,不過等他細看培風扔到地下的東西,心神大駭。

                那是一枚碩大的玉印,上刻著“大唐國師真人”,還有詔圣旨之類的東西,他熟悉大唐的制度,對圣旨并不陌生,現在卻傻眼了。

                “你說的玉印是這個東東嗎?假如還不信的話,你應該見過國師神像,再來看看我,是不是熟悉順眼一點?”

                培風從懷里扔出來這些東西,正是當初師父孫思邈代替自己接受了陛下的封赦,都被他一股腦地放到桃源空間留作紀念,沒想到還真有用上的時候。

                “真是國師大人下凡……”

                魚玄機已經傻眼了,現在她也不知道這到底是是真的來救苦救難的國師,還是自己想象出的幻覺,掐了掐自己的臉蛋,不由自主地拽住了培風的胳臂,死不撒手。

                培風回了個鬼臉,摟著她的纖腰。

                “不可能的……你雖然長得像,但絕對不可能。再者現在當今圣人崇佛,即使你是真人下凡又如何…啊…火…有火…”

                溫璋聲嘶力竭,臉色漲紅一片,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判斷。只是卻突然看到自己的官服突然著火了,自己渾身不能動彈,眼睜睜地看著燃燒。

                “真是不到黃河心不死,你動不了是因為中了我的道術,貞觀二年蝗災,我為太宗陛下呼風喚雨,賜下仙種地瓜活人無數。現在大唐正值危急存亡之秋,我才下凡救世,不忍看自己拯救過的黎民蒼生受苦。這小小火苗是對你這個惡官的懲罰,還敢打玄機姐姐的主意!”

                很嚇人、很實用的五行道術,和先前他打在溫璋背后的“震”八卦符篆一樣。

                他只需要輕輕調動靈力,簡單打個響指而已!

                “停,停……饒了我吧,我是有苦衷的。魚玄機是當今圣人點名要的,上次圣人微服私訪,卻被咸宜觀拒之門外,我私下接到密旨本準備構陷咸宜觀,還沒有來得及實施計謀,沒想到卻接到裴家報案,聽到魚玄機卷入殺人案,本來想今晚拔個頭籌,再告訴當今圣人……沒想到……”

                溫璋身上的火苗蔓延,驚駭欲絕,大腿已經燒破皮了,馬上小弟弟不保,終于口吐真言。

                培風轉頭看著魚玄機也楞了一下,她自己也癡傻了。

                怪不得歷史上魚玄機鞭殺綠翹殺人最后卻被殺頭,竟是一起冤假錯案!

                原來這里邊不單單有京兆尹溫璋的報復問題,還有當今圣人牽涉其中。

                果然,玄機姐姐就是紅顏禍水啊,不過我喜歡!

                。

                《偽裝成隱士高人》去讀讀全文字更新,請牢記網址:www.9852166.com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福建快3走势图今天

                1. <nobr id="dofhj"></nobr>

                  <small id="dofhj"></small>
                        1. <nobr id="dofhj"></nobr>

                          <small id="dofhj"></small>
                          1. 安徽时时直播开奖记录 pk10高手杀号法 手机捕鱼上下分 浙江体彩大乐透app 北京pk计划人工在线全天免费版 秒速飞艇走势图分析 幸运五分彩走势图怎么看 注册电子游戏送彩金的游戏 3d开奖豹子所有记录 怎么注册重庆时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