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nobr id="dofhj"></nobr>

          <small id="dofhj"></small>
          1. 去讀讀 > 科幻小說 > 歐羅巴之敵 > 第0014章 ‘陷阱’

            第0014章 ‘陷阱’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書房里堆積了二十幾個大大小小的紙箱,這些都是周青峰父母的遺物,被老加洛林從各地運回來的。因為搬運過程的隨意和粗暴,書房內顯得擁擠而凌亂。很多紙箱翻倒,掉了一地的雜物——遺物中被認為有用的東西都被清理走了,剩下的都是廢物。

                可如此多的物品,老加洛林無法親自一一翻找。他可能來過這棟屋子進行搜尋,注意力往往是想著如何尋找隱藏在未知角落的物品。對于大大方方擺在書房的這張書桌,他也許檢查過,但顯然沒怎么在意。

                至于要外國人學會中文后還要理解古詩的含義和背景,體會其中的歷史感和使命感,那真是太為難人了——歐羅巴人要是能理解,就不會出那么多假裝清高的圣母婊。

                “周先生,您在說什么?”華裔翻譯一直緊跟,聽到周青峰念的兩句詩,他就湊上前來。這家伙表面很客氣,實則盯著周青峰的一舉一動。

                周青峰正為書桌上的意外發現而激動,冷眼面對‘二鬼子’,問道:“你看不懂這書桌上的字嗎?”

                ‘二鬼子’再次湊近,搖搖頭嘲弄道:“我學的是繁體字,你們大陸的簡體字缺筆少畫,我看的很別扭。我聽說您父親教加洛林先生也是教繁體字,因為只有懂繁體字才能看懂古籍。學簡體字都是沒文化,我建議您還是重新學繁體字為好。”

                ‘二鬼子’自帶莫名其妙的優越感,連懂個繁體字都要暗暗鄙視周青峰幾句。周青峰聽了卻心中一動,他不確定自己父親這樣的教法是不是故意的,只冷冷懟道:“看不懂就給我滾開。”

                “加洛林先生讓我時刻陪在您身邊,......”‘二鬼子’不走,硬梗脖子,其注意力也開始放在那張大書桌上。

                周青峰提高音量,橫眉冷目的說道:“我讓你滾。因為你這個廢物根本不會說普通話,連說個粵語都要加法語單詞才能說出完整的句子。你這種翻譯有個鬼用,還不如手機翻譯的好。離我遠點,別在這里礙手礙腳的。”

                “我是加洛林先生指派......”‘二鬼子’還要嘴硬。

                周青峰聽的心生厭煩,隨手從桌面上抓起塊‘鎮紙’,啪的一下抽了過去。他力量不大,卻把‘二鬼子’的臉上抽了一條血痕。后者沒想到周青峰說動手就動手,被抽的愣住卻不敢還擊,只能扭頭看向斜靠在書房門口的艾瑞卡,想要找個靠山。

                艾瑞卡只看戲。她聽不懂兩人的對話,卻能明白雙方發生了沖突。一看‘二鬼子’那副求援的表情,她便嗤笑說道:“第一,這是他家;第二,他比你重要;第三,我跟你不熟。所以別指望我幫你,我只負責保護這小子的安全。”

                ‘二鬼子’臉面無光,只能摸出手機,離開書房去向老加洛林告狀。周青峰冷冷的目光轉而盯著艾瑞卡。這洋妞卻沒那么好打發,她再次嗤笑,用手機發信息道:“小子,你發現什么了,對嗎?”

                周青峰不說話,繼續盯著艾瑞卡。他不確定自己讀取書桌內的信息會是什么狀況,自然想要個私密空間才好。艾瑞卡又笑著發信息道:“你想把我也趕走?這可有點難度喲。加洛林先生說你跟那塊‘能量魔方’也有感應,我很想知道你到底有什么特別?”

                看著手機上翻譯的信息,周青峰回復道:“你說‘也有感應’,所以你也觸摸過那塊金屬?那到底是什么東西?”

                艾瑞卡卻不答話,她也如‘二鬼子’般靠近,目光來回掃視周青峰身邊的一切,自然沒放過那張又大又顯眼的書桌。只是她看了半天也找不到什么異狀,最后只能嘆氣離開,還關上了書房的房門。

                這女人......搞什么鬼?

                數秒后,手機上顯示她發來的信息——小子,我很肯定你有問題,所以你欠我個人情,希望有天你能還上。給你五分鐘的時間,我幫你擋住那個白癡翻譯。

                書房封閉,周青峰頓時大喜,連忙在腦海中確認讀取存儲在這張書桌內的信息。在一瞬間,他眼前的景象發生變化,無數零散的畫面憑空涌出,朝他腦子里鉆——被封存在書桌內的信息并不是什么驚天動地的秘密,而是大量的人文知識。

                歷史,文化,zheng治,經濟,這些零散而破碎的信息應該是周青峰父母在閱讀和研究大量書籍時留下的,其中大部分都是用外語外文形式存在,只有少部分以中文形式保存——他只能理解,閱讀并記憶這很少的一部分。大量外文信息不被接受,直接消失。

                可就算是很少的一部分也是巨量的內容,短時間內被灌輸如此多的信息,周青峰覺著自己腦子都要炸開。等他好不容易恢復清醒,卻看見剛剛離開艾瑞卡不知何時又溜了回來,正湊在面前端詳他的臉——這女人竟然耍詐!

                “你在做什么?”‘二鬼子’翻譯居然也在,他好像得到什么‘尚方寶劍’般再次趾高氣昂,大聲的向周青峰問道:“周先生,赫西女士在問你話呢。你剛剛在做什么?你為什么一直在發愣?你為什么一直抓著這張桌子?”

                艾瑞卡一臉狐疑,卻啥也沒發現。

                信息讀取的過程應該沒多久,也沒什么太大的異常。周青峰的雙手離開桌面,挺直了腰,長舒一口氣,感覺自己在剛剛那幾分鐘里仿佛把好幾年的大學給讀完了,至少被填鴨似的硬塞了一堆知識。

                腦袋還在脹痛的周青峰正在強忍著頭疼,對‘二鬼子’的追問很是惱怒,不屑的說了句,“關你屁事!”再看那張書桌,大有收獲的他心里又升起更多好奇和疑惑。因為在信息傳輸的最后還有一段給讀取者的留言。

                “如果你懂法語,英語,拉丁語,西班牙語之類的。那么絕望吧,你會被我們留下的超量信息撐爆大腦。因為信息傳輸是單向且不可終止的。只有僅僅懂漢語的人才能在這個陷阱中存活。因為這是給我們孩子留下的一點小禮物,別人沒資格繼承。

                如果你是我們的孩子,爸爸媽媽要向你說抱歉,因為我們沒能照顧好你。我們既希望你能來到這里讀取這段信息,又不希望你卷進這場看不到盡頭的血腥紛爭。在過去的二十多年里,已經死了太多人。可有些事情,我們也無法改變,只能面對。

                當你來到這里時,我們猜測你很可能處于被監控的狀態,甚至失去人身自由。為了防備敵人破解這張書桌的秘密,我們沒有在這里存放任何有特別價值的信息。但爸爸媽媽確實給你留下了更加珍貴的禮物,請耐心等待。”

                短短幾段話,給周青峰帶來莫大的震撼。他能體會到父母對自己無私的愛,也感受到這份愛意背后隱藏的沉重。就在他想細細回味這話里話外的意思,‘二鬼子’那呱躁的聲音又打斷了他的思路。

                “你們這些大陸來的人真是不知好歹。”‘二鬼子’碎碎念叨,對周青峰的蔑視很是不爽,“粗俗,野蠻,不講道理,還無知無畏。你知不知道加洛林先生在高盧有多大勢力?你能得到他的禮遇,就應該對我保持最基本的恭敬,否則你會倒大霉的。”

                “你給我閉嘴。”周青峰心情復雜,被人胡攪蠻纏后更是火冒三丈,一巴掌就掄了過去。面對‘二鬼子’那點不入流的威脅,他毫不客氣的罵道:“你優雅,禮貌,講道理,懂進退,可你只是一條搖尾乞憐的癩皮狗。給老子滾遠點,我看見你就惡心。”

                ‘二鬼子’剛剛給老加洛林打電話,獲得新授權的他甚至連艾瑞卡都攔不住。他滿以為自己能重新獲得壓倒性的優勢,哪曉得周大爺不鳥他就是不鳥他——又是一巴掌扇了過來。周青峰這次怒極而發,用盡全力,啪的一掌響徹整個書房。

                ‘二鬼子’臉上火辣辣的疼,五個紅通通的指印太過明顯,甚至鼓了起來。他不可置信的捂著臉,一摸嘴角竟然流血了,“你這大陸仔竟然還敢打我?”

                既然打都打了,干脆多打幾下。

                響亮的一巴掌,周青峰的手都疼了。他也在社會上混過一段時間,打架斗毆之類的都干過。‘二鬼子’捂臉的模樣徹底暴露其慫包的本質,他干脆撲上前將其一把按倒,騎在對方胸口,隨便抓了臺燈座就朝對方臉上砸。

                怒極的周青峰邊砸邊罵‘草泥馬’,砸了十幾下,硬把‘二鬼子’砸的哭爹喊娘,頭破血流。對方雙手抱頭,毫無反抗之力——周大爺頭一回打架如此威武,越打越起勁,越打越高興,戰力提升十倍不止。直到‘二鬼子’開始哭著用法語求救......

                艾瑞卡也不喜歡‘二鬼子’,卻不能看著周青峰把他打死。聽到呼救后,她出手把周青峰給攔住了——洋妞的面子還是要給的,因為周大爺見識過艾瑞卡兇狠的模樣,他確定自己真的打不過。

                受書桌中獲取信息的激勵,周青峰對這屋子里的其他物件都來了興趣。‘二鬼子’鼻青臉腫,又打電話告狀去了。他則開始在屋子內東摸西摸,尋找父母在留言中所說的‘更加珍貴的禮物’——留言中說讓他耐心等待,可心緒高漲的他怎么等的了?

                書桌中的信息看似尋常,只是些普通的書本知識,可這正是學渣周青峰最為欠缺的。這些知識在短時間內補充了他對高盧,對歐羅巴,對世界的認識,讓他不至于在陌生的國度完全兩眼一摸瞎,也讓他心智成熟了不少。

                書桌中的信息是個考驗,也是個提醒,更是個測試。周青峰既得到了好處,也明白了自己的處境——‘二鬼子’說是翻譯,實則監工。艾瑞卡看似中立,其實也狡猾狡猾的。這兩人都不可靠。再有什么發現,決不能當著他們的面獲取。

                關鍵是,父母既然知道周青峰很可能處于失去人身自由的狀況,甚至沒有留下明顯的線索,那么他們會把‘珍貴的禮物’放在那里?

                《歐羅巴之敵》去讀讀全文字更新,請牢記網址:www.9852166.com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福建快3走势图今天

                1. <nobr id="dofhj"></nobr>

                  <small id="dofhj"></small>
                        1. <nobr id="dofhj"></nobr>

                          <small id="dofhj"></small>
                          1. 十一选五开奖皖结果 极速赛车开奖真吗 广东时时20选8玩法 云南时时号 足球竞彩怎么买 cmd体育平台有信用网吗 体彩江苏7位数怎么中奖 幸运票极速时时 重庆时时彩开奖现场 不坑的ag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