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nobr id="dofhj"></nobr>

          <small id="dofhj"></small>
          1. 去讀讀 > 科幻小說 > 歐羅巴之敵 > 第0048章 又錯了?

            第0048章 又錯了?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包括哈希姆在內,巢穴里還剩下七個哥布林。他們全都裝備武器,甚至有霰彈槍之類的大噴子——歐羅巴一體化后,各種違禁品就開始泛濫。毒品什么的就別提了,武器都可以輕易的從東歐運到西歐。哥布林族群里屯些槍械彈藥都是尋常操作,一旦也不稀奇。

                有武器在手,三樓的哥布林們還是比較心安的。他們雖然不敢輕易到樓下去,卻堅信潛入的對手也上不來。只要拖久一點,事情肯定能得到解決。唯一讓他們恐懼的是一樓和二樓的同伴怎么就無聲無息了?這得多么膽大包天的敵人才能辦到?

                二樓偶爾還傳來幾聲槍響,是正在找樂子的哥布林平民總算察覺到不對勁,結果一出來就挨了槍子。作為頭目,哈希姆覺著這樣僵持也不是辦法。他喊來兩名手下,低聲吩咐道:“從樓頂順消防梯爬出去,繞到一樓看看能不能干掉二樓的敵人。”

                兩名手下點點頭,上樓梯到屋頂。當他們爬到戶外,就看到不遠處正火焰沖天的洋蔥廟。雖然已經來了好幾部消防車,可消防員卻發現街區消防栓里居然沒水——別提為什么沒水,哥布林們自己干的好事。他們壓根沒想過要好好維護公共設施,只知道破壞。

                先知啊!

                上樓頂的哥布林槍手正在發呆,火光映照中出現一個高大的人影。滾滾熱浪作為背景,這人影不是太真切。可他一閃而進,以極快的速度發動了襲擊。

                一名哥布林槍手連忙怒喝據槍,卻發現自己槍口的移動速度竟然跟不上這人影的軌跡。他只開了一槍,子彈擦著對方的身側飛過。這人影則在瞬息間拉近距離,寒芒掠過,刀鋒帶起一道血沫。

                哥布林槍手就覺著一股腥甜的液體涌進自己的喉嚨,甚至進入口腔。他難過的說不出話,只想捂住自己的脖子。可緊跟著他就劇烈咳嗽,那是氣管被切開,動脈血不受控制的灌了進去。

                另一名哥布林槍手這才發現異狀。他的舉動不是反擊,反而扭頭就跑,想順著屋頂的樓梯間逃回去。這完全符合哥布林遭遇戰斗時的一貫作風,遇到強敵就會逃跑,別指望他們能堅持。

                來襲的人影緊隨其后,滴血的刀鋒隨時可以切開逃跑哥布林的后頸。可他并沒有這么做,他只是任由逃跑的哥布林大喊大叫,倉皇而狼狽的回到三樓。

                “敵人,敵人在樓頂上。”

                三樓還有五個哥布林,聽到樓頂的槍聲和叫喊全都無比驚駭。當看到一個同伴逃回來,一連串的詢問就搶著出口。只有作為頭目的哈希姆在驚駭之余,還看到有個鬼魅般的家伙緊隨而至,這人的頭臉上分明戴著個惡魔面具。

                這惡魔面具就是個兒童玩具,平常見到只會令人發笑。可現在看到這東西,卻足以讓哈希姆發出最高分貝的jing示。他音調發顫的大喊道:“后面,在你后面,開槍。”

                語無倫次的呼喊中,哈希姆自己搶先行動。他目的是射殺來襲的敵人,可槍口卻朝逃回來的同伴開火。三樓的其他哥布林也被這突如其來的意外嚇的夠嗆,全都下意識的服從哈希姆的命令,一起扣動了扳機。

                五支手槍連連開火,至少十幾發子彈射了出去,半數命中。逃回來的哥布林沒想到自己竟然會成為同伴的目標,跪地撲倒的時還死不瞑目。而當哈希姆等人集火射擊,跟隨到三樓的周青峰卻脫離掩護,下樓后直接撞開一間屋子的房門,閃了進去。

                厚實的木門被撞的支離破碎,稀里嘩啦的響聲挑動在場每一個哥布林的神經。他們原本十幾個人,現在都快死光了。今晚來襲的絕不是什么善茬,而是個極其詭異危險的家伙。

                哈希姆覺著口干舌燥,呼吸發緊。他看看地上的尸體,再看被撞開口子的房門,心臟狂跳。“上去,上去打死那個混蛋。”他扯著幾個同伙上前,槍口指向那扇被撞開的房門。

                可這時,被撞開的房間里又響起動靜,好像又有什么東西被暴力破壞了。剩下的哥布林全都瞪大眼睛,精神高度緊張,他們感覺自己的老巢闖進來一頭惡魔,正把他們當做獵物進行捕殺。

                噼里哐啷的響聲在移動,從一個方向竄到另一個方向。哈希姆腦子一轉,連忙調轉槍口喊道:“那家伙從窗戶逃出去了,他要從其他方向襲擊我們。”

                沒錯,從外墻爬上樓頂,再從樓頂突襲進三樓內,周青峰一直在移動。當他發現三樓的敵人火力強大,不能正面硬剛,他立馬撞開三樓的一間房門沖了進去,并且又破壞窗戶脫離。身高臂長,力量強大,敏捷靈活,他在黑夜中確實猶如鬼魅,到處亂竄,尋找機會。

                哈希姆的老巢有諸多房間,周青峰打破一間窗戶,又打破另一間窗戶。他并不上隨意竄進去埋伏,而是不斷制造聲音,擾亂敵人的判斷,加重他們的心理壓力——他不知道這招是怎么來的?好像是從艾瑞卡哪里學的。簡單而好用,最適合對付哥布林這招渣渣。

                普通人承受不了這種壓力,只覺著自己周圍到處都是危險,隨時會被攻擊殺死。頭腦混亂之下,有個哥布林哇哇大叫的想要逃。他忘記了自己身處的環境,一掉頭就朝二樓跑去。等他跑到二樓的樓梯口,發現二樓燈光全滅,漆黑一片,方才想起......

                二樓好像也很危險。

                砰砰......

                簡單的兩槍命中逃亡哥布林的胸口,讓其頹然倒地。

                守在二樓的琳達都覺著意外,竟然有人這么傻乎乎的跑到她的槍口下來送命。可她也能體會樓上那些哥布林的恐懼,因為周青峰做到了她都不敢想象的事。聽著忽東忽西的響動,感受死亡的威脅,這確實不是誰都能承受的。

                “你是誰?到底要干什么?”哈希姆高聲喊道:“快停下來,我們可以談談。”

                嘭......,三樓的一扇房門突然爆開。一支強壯的手臂從門洞伸出,門口有個哥布林正慌亂的東看西看,卻沒防到敵人就跟他一門之隔。

                忽東忽西的周青峰打碎了五六扇窗戶,方才悄悄潛入其中一間屋子。他趴在門上的貓眼看了好一會,不但確定了剩余哥布林的數量,還逮著機會打碎房門,抓住其中一個哥布林的脖子。

                脖頸被抓的哥布林驚恐大叫,可這阻止不了他被拖進房門內。就在他慌亂呼喊的同時,哈希姆等人調轉槍口,連續開火,子彈全數射進黑洞洞的房間,一會后又安靜無聲。

                哈希姆已經抓狂至極,他哇哇大叫的沖過來,只看到破開的門洞,脖頸被扭斷的尸體,被打破的窗戶,搖晃的窗棱。這黑夜中的惡魔偷襲之后立刻竄離,又從房間內消失了。

                “你是誰?你到底是誰?想要干什么?”哈希姆呼吸粗重,有力難施。他沖著空洞洞的破窗連連開火,仿佛這樣就能跟敵人決一死戰。可直到打空彈匣,也沒起到任何作用。

                這時,一直待在二樓的琳達也不再保持安靜。她感受到三樓哥布林人數減少,即將崩潰,于是悄悄據槍上行,從樓梯上無聲的出現——因為周青峰從三樓的房間破窗而入,發動偷襲,一名哥布林槍手槍口指著其他幾間房門,緊張到忽視了來自背后的威脅。

                琳達看到一名哥布林的后背,毫不猶豫的開槍將其擊斃,又迅疾退下,回到二樓。她這一舉動讓哈希姆腹背受敵,其最后一名手下終于扛不住壓力,干脆丟了槍械,高呼投降——這也是哥布林的正常操作。打不贏就無腦投降,那怕對手壓根不會放過他們。

                哈希姆打空彈匣,最后一名手下也精神崩潰到要投降。他急喘氣,左右看,來回跌撞,已經頭暈目眩。他看到跪地投降的手下,大罵的上前亂踢,要求其站起來繼續頑抗。可當他想要換彈匣,就感覺身后有人,一回頭,那個戴惡魔面具的惡魔就在眼前。

                “你到底是誰?”哈希姆已然是無力反擊,只能又問了一句。

                周青峰唰的奪走哈希姆手里的槍,一拳將其打倒在地,惡狠狠的問道:“今天被你抓走的女人在哪里?”

                琳達也從二樓再次據槍上來,看看這滿地尸體,不禁嘖嘖嘆道:“太神奇了,十幾個槍手居然就這么被干掉。為什么我之前會認為這幫家伙很難纏?”

                “因為他們過去沒遇到我。”周青峰又一把扼住哈希姆的喉嚨,喝問道:“你是這里的頭吧?我現在告訴你,你要死了。你有兩個選擇,要么死的痛快點,要么死的凄慘點。選一個死法吧。”

                “你到底是誰?”哈希姆還在執著于問這個。

                周青峰取出之前繳獲的手機,撥打了哈希姆的號碼。哈希姆身上的手機果然響了。于是他調出手機上的照片,指著上頭黃鸝和他自己的頭像說道:“這個女人在哪里?”

                哈希姆愣愣的看著照片,恍然大悟的喊道:“是你殺了我兄弟哈桑。”

                “修車廠的那幾個?沒錯,是我殺的。他們威脅我,所以我敲碎了他們的腦殼。而現在,輪到你了。你也在威脅我,還綁走了我的同伴。告訴我,被你綁走的女人在哪里?”周青峰重重的搖晃哈希姆的脖領,怒聲喝道:“快點說,我會讓你死的痛快點。”

                哈希姆整個人都被周青峰抓了起來,呼吸困難。他悲催的看看手機上的照片,搖搖頭道:“我是派人去找你們,我是想殺了你們為我兄弟報仇。可我今天才派人去調查,還沒具體的消息返回,更沒綁架這女人。你反而先找到我了。”

                什么?

                你還沒動手?

                那黃鸝到底死哪里去了?

                難道老子又白跑一趟?

                《歐羅巴之敵》去讀讀全文字更新,請牢記網址:www.9852166.com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福建快3走势图今天

                1. <nobr id="dofhj"></nobr>

                  <small id="dofhj"></small>
                        1. <nobr id="dofhj"></nobr>

                          <small id="dofhj"></small>
                          1. 独胆稳定方法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玩幸运飞艇输光所有 大圣捕鱼免费安装 分分彩刷流水思路 我买彩票中了五个亿 即时比分 球探网 招北京赛pk10代理 浙江61走势图2元网 内蒙古时时专家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