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nobr id="dofhj"></nobr>

          <small id="dofhj"></small>
          1. 去讀讀 > 玄幻魔法 > 傲世九重天 > 正文 第八部 第三百九十六章 誰比誰強?

            正文 第八部 第三百九十六章 誰比誰強?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什么話?”紫邪情只感覺自己的心跳一陣快一陣慢,竟似有畏懼又有期盼。

                “大姐是不是很懷念在九重天大陸的時候那段大家在一起的rì子呢……是不是因為那個才把這里搞成了這個樣子的…這應該還是想我了……”

                楚陽一句話還沒說完,就被紫邪情紅著臉追殺起來。

                一時間劍氣霍霍,殺機卻無。

                楚陽嘻嘻哈哈的在前面亂跑,紫邪情咬牙切齒在后面緊追,在這久違的追殺氛圍之下,兩人心中卻都充滿了記憶回味的溫馨。、

                楚御座心中得意至極:我做的沒錯,像是紫大姐這種女人,絕對是不能按照對付補天和倩倩那種手法……這妞太強勢,必須要這么這么才能奏效……果然!被我猜對了,看來我確實是如談曇那小子所說的那種天才,圣手,此刻牛刀小試,何曾不利?哇哈哈……

                “啊呀……”

                某人正自志得意滿、想入非非的當口,早已經被紫邪情飛起一腳踹倒在地,狼狽萬狀地來了一個狗啃食。

                紫邪情一腳踩在他的背上,威風凜凜、殺氣騰騰地揚聲喝道:“你個天殺的小混蛋,還敢不敢調戲我?”

                “不敢了,不敢了,真心的不敢了……”楚陽急忙求饒,人在屋檐下,怎敢不低頭。

                紫邪情仿佛突然間找回了當rì在天機城肆意蹂躪虐待楚陽的快慰感覺,一時間不由意氣風發,似乎時光突然回溯,再出聲喝道:“說,服不服?”

                楚陽兩手拍地:“服了服了,我服了……”

                紫邪情反倒是怔了怔;這貨。當初被那么虐待,他都是咬著牙說:再來!

                今天這是怎么了,怎么現在一腳踩上去,就服了?

                紫邪情滿心狐疑,下意識地松開腳,楚陽一個筋斗翻起來,兩人都是相對而笑,隨即突然異口同聲的問道:“你現在到什么修為了?我怎么看不透你呢?”

                一起說話,一起開口一起閉嘴。然后又是相對一陣笑。

                “我現在是……圣人初級吧。”紫邪情淡然說道:“昨天才剛剛突破的。”

                說著,明眸望著楚陽,等著看這家伙的震驚神sè,以及那種‘距離越拉越遠’的頹喪面孔。在紫邪情想來,楚陽看不透自己如今修為。實在是理所當然恰如其分。

                至于自己看不透楚陽的修為,要么是自己新晉突破,還未能全面適應圣人層次實力,要么就是這家伙動用了某種手段。

                反正這家伙身為九劫劍主,底牌肯定多多,層出不窮。

                楚陽一聽之下果然大吃一驚,做出目瞪口呆的神sè:“圣……圣人……初級?我的天哪……我的地啊……你怎么能提升的這么快呢?啊啊啊……這些太快了哇……”

                雖然感覺楚陽的表情有些太夸張了些。貌似還有點假,但紫邪情仍是感覺到心中一陣由衷的舒爽,淡然道:“沒什么,我以前的底子就厚些。如今比你的修為高一點,也是應該的,我比你多走了那么多步,難道現在反而該不如你嗎?!”

                楚陽唉聲嘆氣:“哎……這下子可怎么好啊……”

                紫邪情越發快樂了起來。瞇著眼睛笑道:“你呢?你現在什么修為?說說啊,讓我看看你的進度。不是進度太慢,不好意思說了吧?!”

                “確實是不值一提、不值一提……”楚陽嘆息,一臉失落:“我真心的不好意思說了……我本以為如今的我肯定已經比你強了,但卻沒有想到,結果居然會是如此……哎,世事莫測,天意弄人啊。”

                紫邪情心中更是好像樂開了花,道:“怎么?還不好意思說了?快說!你如今到底什么階位了,痛快說,大男人家家忸怩個什么勁?!”

                楚陽深深嘆息,抬起頭看著紫邪情的眼睛,用一種極度無奈的口氣說道:“我現在貌似也是圣人初級,也是昨天突破的,始終還是沒能超過你,遺憾哪……”

                “哈哈哈……沒關系,以你的原本底子,如今能夠到圣級初級已經很不錯了……恩?!”紫邪情說了一半,突然回過神,瞪大了眼睛;“你說什么?圣人?你說你已經是圣人初級了?昨天剛突破的?”

                “是啊……”楚陽一臉的無辜:“圣人初級啊……跟你一樣的,我怎么就無法超越你呢,真是人生憾事啊!我以為這次就差不多了呢!”

                紫邪情呆了半晌,突然間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運功一查之下,隨即臉sè就變了。

                一張俏臉變得驀然間通紅,鼻孔中狠狠地往外噴粗氣。

                這混蛋,原來是在消遣我……

                想起楚陽剛才目瞪口呆的夸張樣子,還有自己剛才得意洋洋、志得意滿的樣子,原來竟是在這家伙面前做了一次小丑……

                一時間,紫邪情簡直有些無地自容了!

                “魂淡!”

                紫邪情一聲大吼,俏臉整個地漲紅了,咻咻喘氣,俏麗之sè竟是再添三分。

                楚陽見狀哈哈大笑,然而此刻的笑聲,讓紫邪情聽在耳朵里,卻是這樣的可惡,忍不住就想要暴揍某人一頓。

                楚陽笑吟吟的說道:“紫大姐,你可還記得我們當初的約定嗎?”

                “甚么狗屁約定?!不記得了!”紫邪情窘怒之下,大發脾氣,氣場瞬時膨脹到極致。

                “當時你臨走的時候,我跟你的那個約定啊。”楚陽臉sè嚴肅,眼神中卻透露出一絲由衷的熾熱。

                “當時我說道,若是有一天,我的修為強過了你,你有什么獎勵給我?”楚陽說道。

                這么一說,紫邪情也頓時想了起來,不由得面紅過耳,怒道:“難道你認為你現在已經強過了我?大家都是圣人初級,怎見得我不如你!?”

                當時,紫邪情即將去赴屠道之戰。楚陽提出這個問題。紫邪情傲然說道:“好吧,若是有一天,你的修為若是能強過了我,我可以無條件答應你任何事情!”

                當時楚陽目光一亮,說道:“任何事情嗎!?包括打屁股嗎?我想要將這段時間里你打我的屁股全部還回去,你也答應??”

                紫邪情記得自己當時說道:“不錯,你若是想要還回來,當然可以。我說的是任何事情,無論什么事。怎么做,都答應!只要你能強得過我。”

                “任我為所yù為?”楚陽斜起眼。

                ……

                想到這里,紫邪情的臉sè變得更加緋紅了,還有一絲難以掩飾羞怒。自己飽滿的臀部,似乎也有一種奇異的感覺。似乎正在被某人用手掌輕輕地打……

                剎那間,紫邪情的身子居然全無征兆地顫抖了一下。

                “怎么,想起來了嗎?”楚陽擠眉弄眼:“紫大姐,您不會說話不算話吧?我可是記得你說我可以對你為所yù為的,怎么辦都可以,你都答應,包括脫光了打屁股……包括別的事……是也不是?”

                他嘆息一聲:“紫大姐。就是為了你這個無比誘人的條件,我才會如此不顧xìng命的在修煉啊,現在大家修為相若了,我想我還是有機會的……”

                紫邪情臉上紅得如同要滴血。但卻是大怒道:“我說過的話當然算數,但前提條件是……你得打得過我!你自以為與我修為相當,就吃定我了嗎?”

                楚陽瞇著眼睛,搓了搓手。說道:“這個…還是略略有幾分把握的!”

                紫邪情大怒:“好大的口氣,那來戰啊!”

                “在這里?不是吧?”楚陽嚇了一跳。

                “難道你還想另外找一個別的風水寶地嗎?”紫邪情牙齒輕輕咬著豐潤的嘴唇。

                “大姐說在這里那就在這里。看招啊!”楚陽出其不意的一拳飛奔。

                紫邪情一聲冷笑,身子一旋,白云般飄起:“楚陽,這次可不要怪我手下不留情!!這一切全都是你自找的!”

                “呵呵,這次是我要報仇才是!”楚陽興奮地大吼一聲,揉身而上。

                兩位同為圣人層次的當代強者普一交手,便已不約而同的開啟了各自的力場,不為守護自身,反而將整個落花小筑嚴密地保護了起來。若不然,就算這兩人并不曾出盡全力交戰,單只是那飛溢的勁氣,也足夠將落花城徹底打碎!

                如今,在這兩人的氣場包裹之中,別人甚至根本就不知道,這里面正在發生一場圣人強者之間的驚世之戰!

                雖然兩人并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殊死拼搏;但楚陽想要達到自己的‘目的’,自然而然的全力以赴;另一邊,紫邪情為了維護自己的尊嚴與威嚴……肯定也是不遺余力的!

                這一戰若是有“懂行”的旁觀者在場,定然會為之目眩神迷。

                當真是一場燦爛之戰!

                交手還不過半刻光景,紫邪情已經暗暗叫苦了。

                現如今楚陽的修為,哪里像是剛剛才突破圣人層次,分明就是要比自己渾厚得多!若是硬拼,自己絕對不是對手!

                這怎么可能呢?楚陽沒有理由騙自己,可若當真大家都是昨天才突破的初級圣人,彼此怎么會相差得這么多?

                更何況,我原本的底子可是比他要厚實千萬倍!現如今怎么會發生這樣的情況?

                這根本無從解釋啊,難以理解!

                如是再勉力再周旋了幾招,紫邪情終于確認:自己現在貌似真的已經不是楚陽的對手!

                這會已經是全面地落入下風了,只有周旋招架之功,并無絲毫還手之力!

                再想起兩人之間的“賭約”,紫邪情自是又羞又急,卻有無計可施,無可奈何。

                難道真的要讓他“還”回來?但這個家伙怎么會就那么老老實實地“還回來”?定然會為所yù為,無所不用其極……

                …………

                <推薦一本好書:《曠世妖師》氣道九轉,九轉之上為玄黃

                天人動、武圣絕、人王開府、地尊飛天...

                這是一片神奇的世界——

                一位落魄少年,偶從一具海上浮尸身上,獲得一枚神奇紫骨,里面記載著一門早已失傳的上古魂訣...

                ……

                三千年后知誰在,何必勞君報太平

                PS:<自從小金庫的錢被老婆沒收,我懊喪若死,一時間生無可戀……哎,你們永遠不知道從鼓鼓的錢包一下子突然癟到底連個鋼镚都沒有是啥感覺……這個年我可咋過啊……

                我很受傷……來幾張年度作者票安慰一下吧……不給我哭給你們哼!>

                《傲世九重天》去讀讀全文字更新,請牢記網址:www.9852166.com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福建快3走势图今天

                1. <nobr id="dofhj"></nobr>

                  <small id="dofhj"></small>
                        1. <nobr id="dofhj"></nobr>

                          <small id="dofhj"></small>
                          1. 沙丁鱼软件 脉动棋牌 吉林快3今天跨度预测 中国竞彩网 快乐时时开奖记录 三分赛车计划公式 现场手机报码室 彩票刮刮乐中奖绝招 18选2有多少组合 通比牛牛在线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