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nobr id="dofhj"></nobr>

          <small id="dofhj"></small>
          1. 去讀讀 > 玄幻魔法 > 傲世九重天 > 章節目錄 第八部 第六百四十章 凌遲,屠殺!

            章節目錄 第八部 第六百四十章 凌遲,屠殺!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季回天一直沖殺到現在,雖然始終渾身上下劍氣繚繞,但實際上,卻一直還沒有出過任何一劍!

                這一次,才是真真正正的長劍首次出鞘!

                劍光如秋水,季回天目注劍身,突然彈劍長吟道:“修我戰劍斬天魔;平我紫霄萬里波;今生今世無二志,只將域外化血河!”

                長吟聲中,季回天仗劍而出,金衣飄飄,向著那重來的數百位飛魔正面迎擊了過去。

                然而面對這以寡敵眾的一幕,其他人居然一個個全數都是按兵不動,甚至連季回天的一干兄弟們也都是一臉淡然,靜觀雙方迅速接近!

                這一瞬,楚陽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這一戰,是季回天一個人的。

                他竟是要以一己之力,獨力對戰這數百人!

                這是我第一次見到曾經的九劫之首的戰斗。

                楚陽心中對自己說,隱隱然在熱血澎湃中,有了一絲期待!

                眼前的數百飛魔,全部都不是庸手,這群飛魔聯合在一起所形成的戰力,非同小可。

                季回天的行進速度越來越快,最終化作了一團若真若幻的虛影,極限狂飆的速度,讓身子在劃破空氣的時候,居然發出尖銳的呼嘯!

                一縷白煙,就這么裊裊散開!

                “犯我天闕者!死!”季回天霹靂一般的聲音響起!

                隨即,楚陽就看到了無數的劍光,彌漫了整個天際!

                與此同時,對面一片漆黑的濃郁魔氣,自那一大片域外天魔陣營之中奔騰而出。其中,呼嘯聲音此起彼伏!

                那是天魔們的兵器,在魔氣之中肆虐縱橫。

                面對來自季回天的恢弘劍氣,一干魔眾不甘示弱,即時做出回應,單論彼此威勢,竟是天魔一方更占聲勢,季回天劍氣固然宏大,始終只得一人之力,對方數百之眾,聯手施為,高下立判。

                面對對方強勢反撲,季回天長聲大笑,仿佛毫不在意一般,長劍發出嗡嗡地聲音,隨即,眾人就看到面前突然就出現了一座雪山!

                是的,從天到地,從上到下,從左到右,完完整整的一座雪山凝然眼前。

                山峰林立,白雪凝冰,瓊裝素裹,在陽光的照射下折射出千萬道瑰麗的白光,巍峨而立!

                “這一手是季回天的獨門神功。”君未凌負手而立,對楚陽等人解說道:“一劍雪山凝!一劍雪山傾!”

                “到目前為止,還只是前半招,又或者說是起手式。”君未凌凝目看著這一片雪山,仿佛充滿了期待。

                果然不負君未凌的期待,下一刻,這一片巍峨雪山很突兀,完全沒有征兆地崩塌了。

                每一片雪花,都化作了森然劍氣!

                九天十地,似乎每一處所在、每一點每一滴都充滿了這樣的森寒劍氣。一條條一片片,一道道……在整個天地之間無限肆虐!

                對面,三百多位飛魔,沒有一個漏網,盡數的被挾裹在劍氣之中!根本看不到影子!

                眼睛能夠看到的,只有劍氣森然!

                唯有劍氣凜然!

                嗖嗖嗖……

                刷!

                季回天“鏘”的一聲歸劍入鞘,一個翻身悄然落在地上,金衣閃閃,緩步而回;對于背后就近在咫尺、聲勢浩大的天魔一眾,竟然再沒有回頭看一眼。

                他步履飄飄,已經走回。

                轉身的瞬間,淡淡道:“裂了!”

                噗噗噗噗……

                隨著這一聲‘裂了’,便如同是接到了某種命令一般,無數的細微的破裂聲音突然間密集的響起。

                從剛才起就陷入呆若木雞狀態的三百天魔,本來如同雕塑一般站立不動,突然間每個人的身上都出現了無數的裂痕。裂痕中,黑紫色的血液嗤嗤的噴出。

                隨即,一片一片的肌肉,骨骼,就從身上漸次分離開來,變作了一片片的血肉掉落在地。不管是頭顱還是胸膛肩膀胳膊腿,在這一刻盡都同時裂開。

                就像是一個一個的泥人,突然遭遇了洪水一般,在萬全不可抗拒的外在壓力之下,瞬時變作了一灘又一灘的血肉污泥!

                竟是完全沒有任何的反抗之力,三百七十六個飛魔,被季回天一劍瞬殺!

                隨著群魔覆滅,刺鼻的血腥味沖天而起。

                季回天負手看著這一幕,淡淡的道:“我給這一招改了名字,現在叫做……一劍凌遲千百萬!”

                看著面前一灘灘的血肉污泥,莫輕舞的臉色有些煞白,縱然是見慣了廝殺,見慣了死亡的她;但乍然見到這等恐怖血腥的場面,還是讓她還是受到了莫大沖擊。

                不錯,就是凌遲,貨真價實,毫無花假的凌遲。

                而且,不管面前上來多少敵人,只要這一劍出手,所有中招者統統凌遲寸刮,碎尸而終!

                無一例外。

                絕無例外!

                楚陽心中震撼:這位曾經的九劫之首,一身實力當真是深不可測!

                季回天兀自有些嘆息的說道:“唯一可惜的是,這一招我還是沒有能夠練到真正的極處……現在也就只能夠一劍凌遲千人以下。不過……只要再給我時間,持續的進步下去,總有一日,這一劍出手,將所有域外天魔,統統凌遲碎尸,一劍覆滅!”

                “外來的侵略者,本就該得到凌遲碎尸的下場!”他露齒一笑,風度儼然。

                錯非親見,實在難以想象,剛才那么血腥的場面就是此人造成的!

                君未凌低下頭,口中嘀咕:“受不了了……真心的受不了了……這貨太能裝逼了……這也太能裝逼了……!”

                驚見頃刻之間發生的變故,對面的那個領頭飛魔此刻眼中已經有了懼意。

                雖然也早就聽說過金衣天衛的各種傳聞,卻也絕對想不到,他們之中隨隨便便的一個人,居然就已經到了這等嚇死人的程度!

                自己這邊的這些人,就單單只是面對這一個人,就已經絕對絕對不是對手了。

                更何況對方那么多……實在是太多了……

                六十多人,面對三千多人,居然能夠讓人多的一方感覺到‘對方的人數實在是太多了……’這也倒真是破天荒的奇怪事情。

                如果每個人都有類似的實力……那飛魔頭領不敢再想下去了,再想下去,也不用對方動手了,自己就先把自己給嚇死了!

                “今日暫且撤退,來日再報此仇!”領頭的飛魔氣勢洶洶而來,但這普一接戰之后就發出了這樣的命令。

                但這個命令貌似是很及時的。

                至少當前的所有飛魔都是這么覺得的,所有飛魔不約而同地長長舒了一口氣。

                太好彩了,不用死了!

                季回天哈哈大笑:“見事不好就想跑么?來到我們九重天闕,還想要活著回去?真真是癡心妄想的天大笑話!兄弟們,一起動手!殺光這幫鳥人!”

                眾人轟然應聲,一時間刀劍齊出。

                讓飛魔頭領不敢想象的事情悍然發生了,原來……原來其余人等竟真的與那個兇人一般,都擁有相近甚至更勝一籌的強橫實力,戰局完全沒有懸念……

                楚陽三人并沒有參加這一場戰斗,不是他們不想出手參戰,而是被君未凌等人阻止了。

                縱然明知道這三個人既然有膽量敢來到紫霄天,一身實力必然非同凡響,但,君未凌等人卻覺得他們還是不動手的好。

                一個是九劫劍主,一個是九劫妹妹,一個是紫霄天公主!

                這三人的身份,都不用說隕落,就算是不管哪一個不小心受傷,眾人都會覺得內疚得很。

                楚陽三人無奈地看著這一場廝殺,真心的有些郁悶了。

                楚陽就想不明白了,君末凌他們這些人到底是怎么想到,這等全無風險的戰陣都不讓自己等人出手,那還有什么戰陣能讓自己等人出手呢?!

                因為,當前的這一戰根本就不是一場廝殺,而是一場一面倒的屠殺!

                在六十一位歷代九劫兄弟同時動手之下,三千飛魔根本不是對手,前后不過片刻光景,就已經屠殺完畢。

                至于那位飛魔的領頭者,他是最幸運的,因為他是唯一的幸存者,之所以他能活下來,不是因為他實力有多強,而是因為季回天下令俘虜了。

                這一陣完全沒有任何懸念的戰役,楚陽看得直打哈欠,這也叫天魔……實在是太弱了。

                雖然自己這邊這些人真是很強,但這幫家伙未免也太不堪一擊了。

                那個幸存下來的被俘飛魔頭領,又是最不幸,他的同伴雖然都死了,起碼死得很痛快,他現在卻是求死不能——,

                “你在飛魔之中,是什么水準?具體什么職務?”君未凌在審問。

                其實真不能算是審問,根本就是在虐殺。

                問一句話,不管那個飛魔回答不回答,都會敲斷一根骨頭:這個飛魔的渾身修為連同神魂能量都已經被全面禁制,就算想自殺都做不到,只能被動的承受這不知道有沒有下限的虐待。

                半晌之后,君未凌終于得到答案。

                這個答案,加上君未凌的解說,讓楚陽心中也是震驚了一下:大隊長?!

                只是一個大隊的大隊長。一個大隊三千人……

                這個飛魔居然還不是將軍!連最低級的將軍都不是。

                而天魔方面的將軍軍銜,共分十二級。一級比一級更高。

                而單純的將軍軍銜之上,還有九天十地,十九天魔!

                十九天魔之上,才是天魔王。

                而在八位天魔王之上,還有四方大天魔王。

                在那四方大天魔王之上,才是天魔的最高統治者……天皇!

                …………(未完待續。)

                《傲世九重天》去讀讀全文字更新,請牢記網址:www.9852166.com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福建快3走势图今天

                1. <nobr id="dofhj"></nobr>

                  <small id="dofhj"></small>
                        1. <nobr id="dofhj"></nobr>

                          <small id="dofhj"></small>
                          1. 黑龙江福彩时时彩怎么玩 双色球彩之网全部资料 网易彩票下载安装到手机 扑克牌分三堆魔术 麻将牌 江西时时软件手机版 今天晚上体育彩票开奖时间 北京pk赛车官网开结果 江西新时时数据 75秒时时彩是哪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