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nobr id="dofhj"></nobr>

          <small id="dofhj"></small>
          1. 去讀讀 > 玄幻魔法 > 傲世九重天 > 正文 第三百零二章 我兄弟做的事,我不承擔,誰來承擔?!

            正文 第三百零二章 我兄弟做的事,我不承擔,誰來承擔?!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芮不通來到莫家的時候,不是一個人前來。而是與他的兩位師傅,一起前來。

                相比較于前幾個人來說,芮不通的到來,最是讓莫氏家族重視。

                前幾個人,都屬于家族。屬于家族就代表著……不可能被撬墻觸但芮不通的身份卻是連撬墻角的顧慮也沒有——他和他的兩個師傅,都是自由人!

                不屬于任何家族!

                這樣的人,又具有這樣的實力,這是中三天各大家族夢寐以求的招攬對象。再說了,像神偷鬼盜這種人,就算不能招攬,但打好了關系…自己家族也能夠避免不少的莫名其妙的損失……

                所以對于芮不通師徒的到來,莫氏家族展現出了極大的熱情。

                幾位長老和家主親自出迎,給足了面,賓主合歡。

                但聽到芮不通此來,竟然也是探望莫輕舞的時候,莫星辰和幾位長老集體失聲了。

                這是咋回事?怎么一個一個的還絡繹不絕了啊?

                不僅是莫家詫異,連神偷鬼盜這兩個芮不通的師傅也有些詫異:從來沒見這個弟對某一個女孩上心過呀?怎么這次非得來莫氏家族看他們家的小姐?

                難道小芮看上人家姑娘了?

                于是兩位老人家抱著看徒兒媳婦的心思前來。一大堆人浩浩蕩蕩的去了莫輕舞的小院。

                莫輕舞一出來,菌不通就眉花眼笑的跳了過去,唧唧咕咕的跟莫輕舞說起話來。

                最驚奇的不是莫氏家族的人,而是神偷鬼盜這兩個讓整個中三天都頭痛的大盜賊!

                神偷鬼盜兩人對望一眼,均是看到對方氣歪了鼻。

                還以為是一個國色天香的大美人兒呢,沒想到卻是一個連發育都還沒開始發育的小蘿莉……。

                看這樣,絕對不是什么男女之情啊”心急抱孫的兩個老頭兒焉了。

                莫氏家族幾位長老陪著神偷鬼盜坐在一邊,看著詩不通跟莫輕舞說話,莫輕舞覺得不得勁,拉著芮不通進了房間。

                就在站起來的時候,莫輕舞的頭上一陣顫動,紅芒閃動,星光閃爍。

                莫無心頓時就是一個激民凝神看著莫輕舞頭上的蝴蝶結,竟然怔住了。

                絕對不會看錯,這個打造精美的蝴蝶結,絕對是彤云鋼和星辰鐵打造成的。與那星夢輕舞刀是一樣的材料!

                彤云鋼就算是斬下一塊,都需要皇級高手全力施為;誰能夠奢侈到將彤云鋼來做成蝴蝶結這樣的樣?

                薄如蟬翼,輕如無物,如此精巧,如此巧奪天工”

                就算是君級高手,恐怕也做不到吧?

                在菌不通師徒走了之后,莫無心單獨將莫輕舞叫了過來:“小舞,你頭上的蝴蝶結,是誰給你的?”

                “紀墨哥哥給的。”莫輕舞眨著眼睛,聲音卻很冷淡。

                “胡說八道!”莫無心大怒。紀墨?紀氏家族?作為姻親家族,紀氏家族有幾斤幾兩誰不清楚?

                就憑著紀氏家族,能做出這樣的蝴蝶結?舁什么玩笑?

                “真的是紀墨哥哥上次來看我哪來的。”莫輕舞辯解道。她留了個心眼:是紀墨哥哥拿來的,至于誰給的”我不告訴你!

                “看來你是不想跟老夫說實話了?”莫無心怒道。

                “真的真的就是……。”

                “哼!”莫無心拂袖而出。對一個小女孩逼迫,以他的身份,還做不出那等事。不過這蝴蝶結絕對不是紀墨給的!

                這一點,莫氏家族每一個人都可以肯定!

                紀再家族要是真有這樣的高手,恐怕早就沖上上三天了…。

                “看等了這個院,不需小姐隨意的出去!知道么?若是有任何人進來,必須在第一時間匯報家族!”莫無心留下了一道命令,揚長而去。

                莫輕舞咬著嘴唇,站在院里,淚珠在眼中滾來滾去,卻又忍住了。哼,你們這是將我當囚犯么?

                楚陽哥哥,快來接我吧!快來接我吧”我實在是一時一刻也不想在這里再呆下去了……。

                顧獨行回到家族,迎面看到的,就是義父顧云瀾悲哀的面孔,義父本是一頭的黑發,但今天見到,竟然已經白了一半,剩下的那些,也有些霜白了……

                中年喪,而且是親生兒兩個一起死亡!著對這位顧氏家族家主來說,絕對是生命之中不可承受的打擊!

                “義父!您怎么了?”顧獨行驚呼一聲。

                “唉……,獨行,你回來了……,回來了就好。”顧云瀾長長嘆了一口氣,挽住顧獨行的手臂,道:“前些日,你一聲不響的離家出走,義父擔心不下,派人出去尋找,卻一直沒有你的消息。你這是到了那里去了?”

                “前些日,我一直在鐵云……。”顧獨行低著頭,躊躇了一下說道。

                “我知道我知道…,你心里難受,不過…。”顧云瀾無神的眼睛看著兩邊的樹木,道:“你小妙姐的事……,乃是損害了家族利益,后果嚴重,對這件事,你要理解……。”

                “我理解!所以我一定會盡快的沖上劍帝!救小妙姐出來!”顧獨行堅定的道。

                “劍帝!”顧云瀾身軀一震,回過頭來看著顧獨行,這仔細的打量自己的義,也是自己最看重的義,這一看不要緊,不由大吃一驚:“你你……,你已經成了劍客?”

                顧獨行身上,哪一種冷峭的鋒銳,如同長劍出鞘,凌然長鳴,任何人在他身前,似乎都擋不住他的鋒銳!

                這正是劍客獨有的特征。

                “是的義父!”顧獨行靜靜的道。

                “那你現在,是劍宗幾品?”顧云瀾急急的問道。

                “不是劍宗了。義父。”顧獨行沉聲道:“孩兒現在是…劍尊四品,巔峰!在半個月之內,我又把我突破劍尊五品!”

                “嘶~~~”顧云瀾狠狠地倒抽了一口涼氣。

                顧獨行離開家,絕對不到一年!

                他離開的時候,只是劍宗五品還是六品?只是在這幾個月的時間里,竟然提升了十個品階?!

                這……這怎么可能?

                “你……,你怎么做到的?還是…,吃了什么天地寶?”顧云瀾問道。恐怕也就只有這一個解釋了,機緣巧合之下,吃了什么天地靈枷…然后消化了藥力之后,一下沖上巔峰…

                只不過,這種事情一向只存在于傳說之中,難道真的會在顧獨行身上發生么?

                “我沒有吃什么天地寶。只不過孩兒遇到了一位異人。在他的點撥之下,突飛猛進……”顧獨行淡淡道。

                “那也是你用功會如此……,不過,幾個月提升十品,也太出乎人的預料了。”顧云瀾驚嘆著,看著顧獨行,突然臉上露出一股苦澀而又欣慰的笑容,道:“天可憐見,老天還是沒有滅我顧家啊。”

                “獨行,顧家……,以后要仗著你撐起來了。”顧云瀾悲傷地道:“前幾天,剛剛辦完他們兩個的喪事……。”

                顧獨行猶豫了好久,終于堅決地道:“義父…其實……顧炎陽和顧炎月兩人之呃…我是知道的。”

                “顧炎陽和顧炎月兩人之死……你是知道的……。”顧云瀾仿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呢喃一般無意識的復述了一遍,猛然轉過頭,鷹隼一般的眼睛看著顧獨行:“你是知道的?”

                “是!”顧獨行沉重地道。

                “怎么說?”顧云瀾的聲音里,已經滿是寒意。

                “他們兩人被人殺死之后不久,我就得到了這個消息。”顧獨行艱難的道。

                “不是你殺的?”顧云瀾吐出了一口氣:“不是你殺的,就好。”

                “雖然不是我殺的,但與我殺的沒有兩樣。殺死他們的人,是我的兄弟!”顧獨行一口氣說了出來:“他之所以要殺死他們,也是為了我!雖然這件事,事先我并不知情,但…我也不愿意欺瞞義父。”

                “你的兄弟…”顧云瀾聲音之中殺機凜然:“他們兩人尸體歸來,我就在想,謝氏家族謝丹瓊一向沉穩,雖然名聲不顯,卻絕對是一個后起之秀可造之材,怎么會貿然出手殺了炎陽他們兄弟兩人?縱然是情場糾葛,卻也不應該啊。原來事實竟然是如此……”。

                “你的兄弟是誰?!”顧云瀾沉沉問道。

                “我不能說。”顧獨行神情矛盾,卻堅決,道:“只要是他做的,不管什么事,都可以算在我的身上。若是義父不忿,可以殺了我。但我寧死,也不會出賣我的兄弟。”

                “好!好一個義氣深重。”顧云瀾冷冷的笑了起來:“顧獨行,你是否覺得…你長大了,翅膀硬了,而且顧炎陽他們也已經死了,顧氏家族能繼承家主之位的就只剩下了你一個,你就可以有恃無恐了?”

                “義父明鑒,駭兒從來不敢如此想過!”顧獨行本是低著頭,但這一刻卻抬起頭來,昂然道:“孩兒一向認為,男漢大丈夫,敢做就要敢當!不管前方是什么,既然做了,就不后悔!就要承擔!”

                “事無不可對人言!光明磊落,是我劍道修行的方向,寧直不彎,是孩兒這一生行事的準則!若是此時我瞞著,義父可能一生都不會知道。因為現場,并沒有任何憑據;就算是謝丹瓊,他也絕對找不出任何可以脫罪的證據!”

                “但我依然要說出來,只因為,我不想騙您!”顧獨行道:“我兄弟做下的事,我不來承擔,誰來承擔?”

                “所以義父你無論如何做,都是應該的!孩兒絕對沒有任何抱怨!但至于出賣兄弟一事,寧死不能!”

                顧獨行語聲鏗鏘有力,目光堅決決然。

                《傲世九重天》去讀讀全文字更新,請牢記網址:www.9852166.com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福建快3走势图今天

                1. <nobr id="dofhj"></nobr>

                  <small id="dofhj"></small>
                        1. <nobr id="dofhj"></nobr>

                          <small id="dofhj"></small>
                          1. 重庆时时缩水在线 广东时时结果查询结果 新时时时时百位杀号技巧 老华东15选5开奖号码 新时时个数跨杀 免费mg试玩官方网站 福彩3d17年003期开奖结果 bet007足球比分 360老时时走势 重庆时时彩票开奖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