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nobr id="dofhj"></nobr>

          <small id="dofhj"></small>
          1. 去讀讀 > 玄幻魔法 > 傲世九重天 > 正文 第七部第四百八十三章 洞房花燭夜【上】

            正文 第七部第四百八十三章 洞房花燭夜【上】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深夜如墨。

                孤燈如豆。

                寢宮中,一男一女輕輕相擁。

                鐵補天自幼修煉冰心徹玉骨,自從生了孩子,服用了九重天之后,已經到達了真正的冰心玉骨的程度。一顆心玲瓏剔透,明察秋毫。

                尤其是別人對于自己的態度之中隱藏著什么,或者真實的心情波動,鐵補天都能夠清晰的感覺出來。

                這幾天以來,楚陽保持著與自己的距離,雖然偶爾的玩笑兩句,但卻是無傷大雅,基本接著就岔開。

                鐵補天心中清楚,楚陽在從不同的方面在看著自己,不管是做人做事還是任何的一方面……楚陽在看著。

                但就算是如此,鐵補天反而被激起了心頭的傲氣。

                我知道,你是因為兒子,想要找個理由喜歡我。但,我非要你喜歡不可嗎?

                所以鐵補天并沒有對這件事做出很積極的回應,她只是很平常的面對,很平常的做著自己平常經常做的事情;并沒有懈怠,卻也沒有什么刻意表現。

                若是說有異常,還是刻意的表現出來了幾分脾氣。

                但楚陽的目光在一天天的變得溫柔,鐵補天心中既為自己慢慢的征服了情郎而高興,但卻也有些不舒服;總覺得自己就像是正在等著被待價而沽的貨物一般被評頭論足。

                如今,楚陽推門進來的時候,鐵補天已經猜到了他的來意。

                但卻總覺得有些太快。

                但卻沒有想到,這混蛋只說了一句開場白,就抱住了自己,一句話欺騙的自己抬頭,那霸道的嘴唇就壓了下來。

                這一刻,讓她的心情徹底的陷入了一片混沌。

                鐵補天星眸緊閉。靠在楚陽懷中。被半強制的微仰著頭,嬌嫩的紅唇,被眼前的男人肆虐著……

                鼻翅輕輕翕動。滿臉通紅。

                楚陽的手從輕輕的環抱著她的腰,慢慢地開始用力,逐漸的往下……

                “不!不行!”鐵補天猛偏頭。躲開楚陽火熱的嘴唇,只覺得渾身無力,幾乎摔倒,用手撐住楚陽的胸膛,一個勁地搖頭:“不行……太快……”

                楚陽并不強迫,就這么環住她細腰,道:“有什么快的?”

                鐵補天神情慌亂的搖著頭:“我……我有些害怕……”

                楚陽微笑:“我很可怕嗎?我又不會吃了你……”

                鐵補天只是搖頭。

                楚陽慢慢地將臉伏下傾斜過來;眼睛明亮的看著鐵補天的眼睛;動作很緩慢,卻很堅決,擺明了:我給你時間反應。考慮清楚要不要接受我。

                鐵補天的身子隨著楚陽的前傾,慢慢的后仰躲閃,極力的后仰了過去。幾乎與地面平行。一頭長發,瀑布一般垂下。發梢竟然已經垂到了地面。

                已經退無可退;現在鐵補天兩只腳站在地面,腰身折斷一般后仰;再退,就要倒在了地上了。

                楚陽的臉堅決地壓下,嘴唇距離鐵補天花瓣一般的嘴唇不到一寸,兩眼之間距離,不過兩寸,輕聲問道:“行嗎?”

                鐵補天咬著嘴唇,搖頭,楚陽再問了一遍;鐵補天閉上眼睛,搖頭。

                但剛閉上眼睛,只覺得自己的櫻唇又被擒獲,剛才感受過一次的那種**蝕骨的滋味再度襲上來,不由得頭腦又是轟的一聲,只感覺一條靈巧的舌尖撬開了自己的紅唇……

                良久,皇帝陛下胸膛大起大落的起伏;呼吸急促,臉色酡紅。

                楚陽抬起頭,保留著原本的距離,輕聲問道:“行嗎?”

                鐵補天羞不可抑的偏過頭去。

                這算是怎么問話的?你問行么?別人不同意,你就狠狠的親上來;然后再問行么?再不同意又狠狠的親上來……現在居然還在問:行么?

                不行能咋辦?

                只感覺嘴唇一熱,這家伙居然又貼了上來……

                良久,只聽楚陽輕聲又再問:“行么?”

                強權之下,不容反抗。看來這家伙乃是非要讓自己做出回答了……

                鐵補天萬般無奈之下,忍著心跳如鼓,閉著眼睛點點頭。

                “太好了。”楚陽一張嘴又親了過來。

                這一次,時間更長……

                皇帝陛下神魂顛倒,如在九天云里,但心中隱隱奇怪之極:你問,行么?我不答應,你就親……如今我點頭了,你還親……

                這是怎么回事?

                良久,唇分。鐵補天大口大口的喘著氣,終于抗爭著站直了身子,問道:“你剛才問……什么……行么?”

                楚陽愕然:“你以為我問你什么?”

                鐵補天滿面緋紅,狠狠擰了他一下:“快說!”

                楚陽道:“我剛是問你,我親你,你的感覺還行么?”突然咂咂嘴,道:“你以為我是問你什么……行么?”

                鐵補天這下子真是羞臊不堪言了。我還以為你問的是……

                怪不得這家伙一見自己搖頭就接著親,原來是以為自己覺得不行……

                “不對啊……但我點頭了,你怎么還?”鐵補天疑問。

                “對啊,你點頭了,就是感覺好了,豈能不再接再厲?這一次就是問,接著來,行么?”楚陽臉上掛著壞笑。

                鐵補天滿臉通紅,頓時知道這貨純粹就是在耍流氓,哪里有什么行不行的問題;他在整治自己倒是真的。

                “楚陽,我問你,你才看了我三天……你不覺得,這太快了些么?”鐵補天低聲說道。

                “我就覺得,太慢了……”楚陽遺憾的道:“浪費了多少時間啊……”

                鐵補天偏過頭,又轉回來,兩眼深深地看著楚陽的眼睛,輕聲道:“楚陽,若是沒有孩子……你會不會這么快呢?”

                楚陽凝視著她的眼睛,道:“若是我們從來都不曾見面呢?若是有了十七八個孩子呢?甜甜,如果怎么樣,那都是沒有發生的。無法考慮。你這么聰慧的女子。怎么也會問這種蠢問題?你還不如說,如果你直接就是男的……”

                楚陽怪笑一聲。

                鐵補天滿臉通紅,卻柔順的道:“是我的錯。小心眼了一些。”

                楚陽深深看著她。微笑起來,將她扶了起來,然后扶著她坐下。

                鐵補天不知道他要做什么。茫然睜著眼睛看著。

                只見楚陽兩手一翻,手中出現了九根紅蠟燭,連同燭臺,擺放得整整齊齊;一口吹滅了鐵補天面前的燈光。

                隨著蠟燭亮起,鐵補天突然發現,自己的房間,竟然變成了一片朦朧的通紅。地上,也鋪上了厚厚的紅地毯……

                就像是……新婚的……洞房?

                卻見楚陽已經在桌上擺了兩杯酒,兩手展開了一塊紅布;道:“甜甜。暫時,你恐怕是離不開;但我,卻不準備放過你。所以。只好委屈一下你,今夜。就是我們的洞房花燭夜。”

                鐵補天滿臉通紅,嗔道:“我又沒有答應嫁給你,什么洞房花燭夜?”心中卻是一暖:他終究還是體諒到了我的難處,也終究沒有勉強我。只是這一句‘暫時你還離不開’,就充分的說明了楚陽已經站在自己的位置為自己考慮了多么深遠。

                楚陽不理,道:“今夜,你就是我的新娘。”說著上前一步,將紅布蓋頭蓋在了她的頭上。

                “委屈了你。”楚陽有些抱歉:“一代帝王,婚禮卻是如此簡陋,不過……等你處理完了國事,我們在上三天,再為你補辦一次婚禮。”

                鐵補天直接覺得心中一陣歡喜,一陣惘然,有心要將紅蓋頭拉下來,但思前想后,終究還是沒有拿下來。

                只覺得自己的手,被楚陽牽著,緩緩歸在地上,三跪九叩;心中只是在想:難道……就這么把我自己嫁了么?

                隨即面前一亮,紅蓋頭被楚陽揭了起來,面前一張笑吟吟的俊臉,正充滿愛意的看著自己,低聲叫道:“娘子……”

                鐵補天低垂著頭,不敢吭聲,隨即手中一涼,就被塞了一杯酒,然后就見楚陽的胳膊饒了過來,道:“娘子,咱們該喝交杯酒了。”

                鐵補天感覺自己就像個木偶,迷迷糊糊的成了新娘,迷迷糊糊的拜了堂,迷迷糊糊的喝了酒;迷迷糊糊的就將自己變成了某人的娘子……

                所有一切,都在這位新郎的指揮之下……

                天下間竟然有如此婚禮!

                只有新郎新娘,連一個觀禮者也沒有。

                只等儀式完畢,鐵補天感覺自己還是迷迷糊糊,臉色酡紅,眼波如醉,心中還想:我鐵補天,如今,居然就這么嫁人了?

                不得否認的是,心中有的迷惑和惶恐,要遠遠的小于幸福和緊張……似乎心中某一塊大石頭,就這么咚的一聲落了地。

                從今天起,我鐵補天,也是有丈夫的人了……也是有依靠的女人了……無聲的,她輕輕地舒出了一口長長的氣,似乎,有生以來所有的壓力,都在這一刻,變得煙消云散。

                “娘子~~”楚陽拉起她的手,就將她抱在懷里,兩眼深深地看著她。

                “楚陽……你……”鐵補天聲音細如蚊蚋。

                “錯了,你應該稱呼我相公。”楚陽虎起臉。

                鐵補天張了張嘴,卻叫不出來,羞笑了起來。

                “笑什么笑?新婚之夜,就對相公不敬,看我怎么懲罰你!”楚陽佯怒,一只手重重的在懷中美人兒挺翹的臀部上拍了一下。

                鐵補天哎喲一聲叫;卻發現自己身子凌空,已經被這冤家抱了起來,一步步向大床上走去。

                鐵補天美眸深注,并不掙扎,只是出神地看著這個剛剛成為自己丈夫的男人的臉龐,嘴角含著幸福的淡淡微笑。

                身子被輕輕放在床上,剛剛感覺到被褥的溫軟,眼前一暗,楚陽已經壓了下來。鐵補天想要說什么,但卻已經說不出,一張嘴已經被堵住,嚴嚴實實。

                她的手剛動了動,就被控制住,兩條腿剛剛挪動了一下,也被壓住了……

                全面的壓制。

                隨即,胸前發出一聲輕響,那是自己的紐扣,被解開了一個……

                …………

                <下一更稍晚些。不是要吊大家胃口,而是這個推倒戲,委實是寫手們最頭痛的事。尺度太不好把握,一旦寫過了被舉報,麻煩就大了。尤其是現在嚴打期間,更加的要謹慎。但我……嘿嘿,但我脾氣一上來,偏偏還不想一筆帶過!!

                所以為今天的情節,昨夜和今上午我還專門的跟編輯爭論了好幾次,所以接下來要寫的會非常謹慎……

                一直以來,咱們就是被舉報大戶啊……想當年一本玄幻書被舉報幾百次

                ,創造了舉報記錄……那就是我寫的異世邪君啊……他奶奶滴!

                第二更會晚,大家諒解一下。

                同時還要求幾張月票。這幾天,真是慘不忍睹。>

                《傲世九重天》去讀讀全文字更新,請牢記網址:www.9852166.com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福建快3走势图今天

                1. <nobr id="dofhj"></nobr>

                  <small id="dofhj"></small>
                        1. <nobr id="dofhj"></nobr>

                          <small id="dofhj"></small>
                          1. 河北时时现场结果查询结果 澳门二十一点职业赌徒 冷门敏感的欧赔公司 三昇体育 客户端 天津时时时间差刷法 澳洲幸运开奖官网 pk10直播开奖视频 广东快乐十分奖图一定 广东时时11选五 彩票太阳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