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nobr id="dofhj"></nobr>

          <small id="dofhj"></small>
          1. 去讀讀 > 玄幻魔法 > 傲世九重天 > 正文 第七部 第五百八十一章 只要鋤頭揮得好【第五更!】

            正文 第七部 第五百八十一章 只要鋤頭揮得好【第五更!】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現在,法尊躲著舞絕城還來不及,那里還敢往上湊?

                起碼……那一門神功未成之前,法尊見到舞絕城只能是有多遠……就躲多遠。

                而且,聽說舞絕城師徒二人乃是前往西北之后,法尊本想親自趕赴西北看看的,也打消了主意。

                舞絕城這一次出來,在風月等人的猜測之中,他恐怕是一定要去找法尊算算賬的,但……出乎預料的是,舞絕城居然并無此意。

                一心一意的教導徒弟起來。

                對于法尊曾經的欺騙和背叛,居然似乎并不放在心上一般……

                這樣的心態,若是傳了出去,恐怕知道當時的情況的人都會不可置信:這,還是舞絕城么?

                你們不是我,不知道我的快樂!舞絕城心中默默的說道。看著一個天資橫溢的少年天才,在自己的教導之下逐漸發出震驚九重天的光輝……這種成就感,殺一萬個法尊,也比不上!

                ……

                且不說這師徒二人一路往西北而去。

                只說現在還困在地底下的楚御座,此刻已經是狼狽不堪。

                轉眼間在地下已經呆了一個月。而且是晝夜不停地工作!

                算算路程,恐怕早已經掘出來四千多里路。

                但為了穩妥起見,楚陽還是決定再多挖些:反正在這地底已經呆了一個月了,再呆一個月,又有什么關系?

                若是現在出去,前功盡棄,那才是真正地不值。

                楚陽的隱忍一面,在這地下的一個月中,表露無遺!

                他的韌性,讓八個活了千多年的老家伙,都是震驚不已。

                正常人,沒可能在暗天無日的潮濕地方一呆就是一個月,還要不停的高強度干活兒。就連他們八個,也忍受不了。

                但就是這一段日子里,只是楚陽一個人,就將這一個月的暗天無日調劑的有滋有味!

                或者惡作劇,或者笑話,或者故作深沉引人安慰然后突然哈哈大笑說你受騙了……

                或者食物誘惑,或者美酒引誘,或者……

                經常前一天。他宣布沒有干糧了,只夠吃最后一天了。以后大家只能挨餓了。

                于是大家無比珍惜晚上的食物。

                但到了第二天,大家都準備在地底下找點東西吃的時候,比如說蚯蚓之類……

                楚陽會袖手旁觀,一口接一口的嘆氣。

                等到大家費了事挖出來幾條蚯蚓,一個個看著蠕動的蚯蚓想到自己即將生吃這些東西而干嘔的時候……楚陽會突然發現新大陸一般地說:“對了。昨天我的話還沒說完……干糧是沒有了,這一點毋庸置疑,不過……我這里還有些肉……而且是以前煮熟了的……”

                那一刻,大家幾乎就快樂的想將這家伙臉上那可惡的笑容撕下來擦屁股。

                美酒,喝了幾天之后,終于喝光了。

                看著楚陽扔出來十來個酒壇子,大家也終于絕望。真的沒了……

                但到晚上,眾人默默無語的準備吃東西的時候,楚陽就會唉聲嘆氣的說:“真是唉了…酒沒了……”

                大家默默不語。

                “哎。這酒我原本以為能堅持到出去的,結果還是不夠,失算了……”

                大家還是無語。

                “哎,戒指里還有幾壇更好地,我準備留著自己出去偷偷喝的……看來不行了……”

                于是大家眼睛一下子瞪圓了。

                “你們想不想喝?”這時候楚陽的眼睛里滿是惡作劇。

                于是乎大家叫罵著將這家伙再揍一頓,然后威脅著這小子,鼻青臉腫的拿出美酒……

                每當那時候,大家根本感覺不到這是在地底,而是在天堂!

                每一次沒有干糧了。有肉。沒有豹子肉了。有熊肉……有別的……肉……

                酒,喝幾天沒有了……于是拿出更好的……再沒了。釣一番胃口之后,居然還能拿出來……

                最殘忍的一次,楚陽說沒有酒了,大家不信,但晚上真的沒有了。明天依然沒有了……

                后天大家就認命了:真沒了……

                但在后天,楚陽會非常不好意思的說:翻了翻戒指,發現還有一壇陳釀……

                往往這時候,楚陽就會被打的更慘……

                這種種行為,都屬于惡作劇,若是正常時候放在外面,一次一次的反復使用,恐怕大家早已經厭煩了,討厭了。

                但在這黑暗無光的地下,卻是靠著楚陽層出不窮的惡作劇,大家居然過的極為快活。

                每一天都有新花樣,大家也故意讓自己變得蠢了,根本不去考慮什么,任由楚陽惡作劇愚弄——反正這小子還是要被我們揍一頓的。

                不虧!

                隨著日子往后一點一點的捱過去,八人對楚陽真的是越來越佩服,這家伙,哪里來的這么厲害的心靈修養?這韌性也忒足了!

                閑著沒事,大家當然不能只干活。這段時間里,眾人都將生平經歷吹噓了一遍,一開始還可以,大家都是聽得津津有味。

                到后來就并避免不了重復了,于是前面的在吹,后面的就在揭短:哎,不對誒,你不是說你那個仇人被你塞進茅坑憋死的么怎么現在又成了凌遲了?

                有漏洞哇……你并不是說你那二姑奶奶的丈人家的小舅子的小姨子的二表妹的表姑夫的大兒子親家母的連襟的妯娌是一位圣級九品高手么?怎么現在又成了開飯店的?

                嘶,還是不對呀,你二姑奶奶應該是個女的吧,女的那里來的丈人家?

                這時候往往就是一頓爭吵,被拆穿的那個臉紅脖子粗的爭辯,另外幾人整齊劃一的鄙視……

                輪到楚陽,楚陽說,我給你們說說我的親身經歷。

                于是眾人洗耳恭聽。

                楚陽道:我記得上一世,我也是叫楚陽,我怎么地怎么地……于是活到了幾十歲被殺……然后突然發現到了這一世……

                眾人捧著肚皮捂著嘴笑得直打滾。

                這貨真他么的會吹,居然還上一世、這一世……你他么的咋不說說下一世……

                楚陽也跟著笑,笑的很暢快,很荒謬……

                談來談去。就談到了將來的前途問題。

                “我真的很奇怪,浪老大為何要我們回去之后就辭職,浪跡江湖?”刑一有些大惑不解:“縱然九劫劍主再厲害,也不能屠滅執法者吧?”

                楚陽怫然道:“你這思想狀態就不對!懷疑誰,也不能懷疑你們老大呀!你們自己說說,浪首座的遺言,是不是為了你們好?”

                四人整齊點頭:“這是毋庸置疑的。”

                “對啊。”楚陽說道:“你們再想想,十萬年來。所有跟九劫劍主作對的,又有哪一個有好下場?”

                真的沒有!這一點,任何人都可以肯定。

                “現在執法者是厲害,但誰知道九劫劍主該多強?若是九劫劍主反而會敗……那么,豈不不就是逆天了?哪有這等事?”楚陽道:“所以九劫劍主是必勝無疑的,執法者必敗無疑的。”

                “說的也是。”

                “所以你們繼續呆在執法者里面。豈不是等于等死?”楚陽循循善誘。

                “但……我們不做這個,做什么去呢?”刑一很苦惱:“咱們兄弟除了打打殺殺,真沒什么一技之長……再說了,整個大陸都會大動蕩,我們就算是隱居了,又能隱居到哪里去?”

                楚陽正氣凜然道:“你們可以到東南找我嘛!我哪里有寧天涯布留情月聆雪風雨柔舞絕城五大強者坐鎮!只要我不存心惹事兒,就算是九劫劍主也不能把我怎么地吧?”

                刑一等人頓時眼前一亮。

                “再說了,作為一方勢力,也必定要有刑事機構。而我那邊就欠缺你們這樣的人才。你們到了我那邊,一樣是刑堂啊,而且是萬無一失,還能避過世間萬千風雨……何樂而不為?”

                楚陽苦口婆心的說道:“這是我的一番好意,誠邀諸位大哥加盟!當然,若是沒有浪首座這句話,我也不會挖執法者的墻角……但浪首座的遺言,難道諸位就不聽么?”

                刑一等人心中大動!

                這倒真的是一個一舉兩得的好辦法呢……

                “這個辦法當真不錯……”刑二頗為意動的看著刑一。

                “是啊,到別處。也很難找到楚兄弟這樣的人了……”刑四一向沉默寡言。此刻也攛掇了一句。

                “嗯……”刑一皺著眉頭思考:“若是兄弟們大家都認同的話……等為首座報了仇,我們就帶著兄弟們。前去東南……?”

                “好!”

                萬人杰在一邊說道:“那么……到時候我們也去東南吧。”

                “對對,大家聚在一起多好。”眾人紛紛贊同,摩拳擦掌。

                楚陽暗暗地笑了。

                嗯,挖墻腳計劃,初步成功!

                既然吃喝無虞,前途也訂好了,大家都是干勁十足。接下來的進度居然加快了不少。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又發生了一件讓眾人震驚、驚喜到了不可思議的事情。

                在這暗天無日的地道里,挖了一個半月的石頭,打了一個半月的洞,一個個居然發現自己竟然……要突破了?!

                這是怎么回事兒?

                先發現這件事的,當然是楚陽:“咦,我的修為有些問題……居然蠢蠢欲動,難道要突破二品至尊了?”

                楚陽這么一說,覺得自己這段時間精神充沛的眾人也紛紛查看,這一看不要緊,一個個的就頓時驚訝的叫了起來。

                …………

                <現在,手指頭在顫抖……我繼續寫第六更!>

                <月票!>

                《傲世九重天》去讀讀全文字更新,請牢記網址:www.9852166.com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福建快3走势图今天

                1. <nobr id="dofhj"></nobr>

                  <small id="dofhj"></small>
                        1. <nobr id="dofhj"></nobr>

                          <small id="dofhj"></small>
                          1. 江西新时时中奖秘籍 重庆时时计划群在哪呢找 20选6复式计算表 福彩3d开奖今晚结果 北京时时开奖结果查询 任选九场奖金如何计算 快速赛车75开奖记录 黑龙江时时时间 河内五分彩走势图 香港马会2O19开奖大全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