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nobr id="dofhj"></nobr>

          <small id="dofhj"></small>
          1. 去讀讀 > 玄幻魔法 > 傲世九重天 > 正文 第七部 第七百五十八章 天機之禮送輕柔

            正文 第七部 第七百五十八章 天機之禮送輕柔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這時候若是要追殺,拼著被石頭砸幾下,這些至尊們皮糙肉厚,也還是可以闖的過去的。// :去讀讀小說網看小說//

                但,這樣的滋味畢竟不好受,而且能夠過去的人并不很多,若是對方真的還有埋伏,這些人恐怕也不樂觀。

                所以夜逍遙和蕭諍言雖然聽到了第五輕柔的叫聲,但還是不約而同的慢了一拍。連他們兩個都停住了腳步,其他人自然而然的也停下了。

                就是慢了這一拍,大山已經整個塌下來,雪塵漫天飛濺而起,沖向云霄幾百丈!隱隱見到前方的厲雄圖被石頭噼里啪啦的一邊砸著,一邊滿頭包的跑了一個無影無蹤。

                厲家的隊伍完全的隔絕在傾塌的大山后面,根本看不到了。

                蕭諍言與夜逍遙同時一聲大吼,兩人四只手臂同時揚起,嘿的一聲,兩只巨大的手掌猛地往上轟擊!

                兩位八品至尊聯手,威勢簡直是驚天動地!

                第五輕柔的聲音急切的傳來:“不要往前打!直往天上托上去!”

                第五輕柔的急切的喝聲傳來的時候,夜逍遙和蕭諍言兩人四只巨大的手掌已經成形,轟的一聲拍了出去,想要收回,但卻來不及了。

                只見滿天的整座大山的石頭都被兩人如同擎天柱一般同時托起來,用比往下落更快的速度向著對面流星般飛了出去。

                第五輕柔一聲嘆,停住了腳步。

                完了。

                若是沒有這一下,視野開闊的情況下。一位九品至尊追蹤,還能吊住對方。但如今,徹底無望了。

                “如此連消帶打,應該是最佳對策啊。”身邊的一位影子疑惑的問道。

                第五輕柔跌足長嘆:“最蠢的辦法才對,區區石頭,如何砸的死至尊?而這些石頭落地,山搖地動。雪塵千里,到時候再想找到對方的蹤跡,可就是難如登天了。”

                “若是往上托起。咱們這些人就能從石頭底下穿過去,到時候視野開闊,唯一的阻礙就是對方人為制造的雪塵。那反而是我們的目標了,就算對方分兵,而我們只要追住一股,就最少能殲滅三分之一的人,讓他們實力大損,現在這種情況,卻只能暫時放棄,見機行事。”

                第五輕柔心中多少有些郁悶,他想不到莫天機居然沒有給自己正面交鋒的機會,就這么一擊而退了。

                說話間。對面果然是漫天雪塵激揚而起,噗噗噗滿地炸彈開花,幾乎是數千丈方圓之內,雪塵彌天!

                就算是目力再好,也是什么都看不到了。

                夜逍遙與蕭諍言知道闖了禍。立即運起全力,將漫空雪塵呼呼幾下吹得精光,但放眼看去,已經沒有了敵人的蹤跡。

                眼前只余一片銀白。

                兩人頹然若失。

                “各自隱蔽,按兵不動!”第五輕柔輕聲下令,他的眼中有著把握滿滿的神采:“他既然大舉出來。絕不可能就只殺這么兩三百人就甘心回去。所以,最近之內他一定還有后續手段!”

                “只要確定他還在這里,那么我們直接不會接戰,立即就拼命趕路,去毀掉厲家的大本營!”

                第五輕柔輕聲說道。

                他的心中,還有一種新奇的感覺。這是第五輕柔平生第一次真正被人在智謀上擊敗!下三天的楚陽不算,下三天的一切,第五輕柔并不認為自己敗了。就算是敗,也是敗給了天命。

                而且到最后第五輕柔根本沒有努力過,楚陽固然成功了,但第五輕柔也成功了。正是那時候的血色氣運入主第五家族,第五家族才在這上三天,從那之后慢慢的有了機會,強大了起來!

                正如現在的機遇。

                所以第五輕柔不認為自己敗,相對于祖祖輩輩萬年目標來說,甚至還可以說勝利。

                但今天,卻是真正地擺在了別人的計算之下,最讓第五輕柔感到失敗的,乃是敵人完全摸準了自己的每一步計劃。

                這種感覺,無法形容。不是頹喪,也不是難過,反而化作了滔天的斗志!

                既然如此,我便與你好好的斗一斗。

                既然我能被人看出后手,就說明我用兵還是有缺陷,有規律。

                你提醒了我,我的弱點。以后我會注意,謝謝你,莫天機!

                而第五輕柔堅信,莫天機既然搞出來這樣大的行動,傾巢而出,數千里奔襲,其目的絕對不是這么簡單。

                絕不可能就這么退走!

                若是自己,也不甘心的。

                所以他等。

                而且等得起。

                便在這時,幾個人如飛一般的來到了第五輕柔面前:“第五總指揮,對方的軍師為你留下了一件禮物。”

                “禮物?”第五輕柔目光一亮:“什么禮物?”

                “是這個!”那人苦笑著,拿出來一件東西。

                是一根筆直的雪柱,有人的要那么粗,一個正常人那么高,方方正正的站立著。

                在雪柱上端,端端正正的擺放著一個冰雪雕成的頭顱!

                這一刻,第五輕柔,夜逍遙,蕭諍言,陳劍龍等人集體的愣住了。

                這個人頭,一看就是冰雪雕成的,而且,是那種隨手攥起白雪,揉成雪球之后至只化了外面的一點成冰狀,里面卻依然還是白雪的雪球。

                所以才會這么輕。

                但,這人的雕刻卻是鬼斧神工,堪稱出神入化。

                不管是人頭的五官七竅,都是栩栩如生,連眼珠里的瞳仁,也是清晰可見,下頜的胡須,更像是要隨風飄動,頭上的頭發,更是似乎是一根一根的一絲不茍。

                最讓人感到不可思議的是,這個人頭任何人看起來。都是一塊冰雪,但當你看到他的面容的時候,卻會發現,這個人就是一個活人!

                他的眉毛顯示了性格,眼睛顯露了智慧,鼻梁表明了堅持,嘴唇塑就了冷漠與決斷。

                臉色。這么看上去的時候,居然也似乎與正常人的臉色一樣。

                連頭發,都給了眾人一種‘這是黑色的’。這種錯覺。

                甚至是眼神,都充滿了一種平靜淡然運籌帷幄的神采!

                從這邊看,似乎這個人頭那雙眼睛在靜靜的注視著你。從那邊看同樣如此!似乎這個雕像的眼珠會轉動一般。

                這……這還是一團雪所雕刻的嗎?

                而且這張臉,沒有任何人見過,但這個人頭,卻給了眾人一種極度熟悉的感覺,似乎,這個人大家都認識!就在自己身邊!

                第五輕柔仔細的看著這個人頭,臉上露出欣賞的神色,淡淡道:“真像!真厲害!好定力,好自信,好有趣!”

                眾人不由自主的附和:“是的。真像。”

                但下一刻大家面面相覷,集體愕然:好像!真的好像,可是……像誰呢?

                眾人的目光從冰雕頭顱上面,轉到第五輕柔身上,突然恍然大悟!

                真的好像。像……第五輕柔!

                這個人頭無論鼻子嘴巴眼睛,都與第五輕柔的長相大相徑庭,但,所無形中透露出來的那種神韻,卻是與第五輕柔幾乎是一模一樣!

                雖然與第五輕柔面貌完全不同,但只要是見過第五輕柔的人。一見到這個人頭,就會立即認出來:這,就是第五輕柔!

                同樣是那么冷靜,同樣是那么睿智,自信,還有些冷淡冷漠的殘酷,有些殺伐決斷的凜然!

                這一刻,所有人臉色都變了。

                第五輕柔輕聲嘆息:“他沒有見過我……從來沒有!只是從這幾次交手,他就揣測出來了我的氣質神韻,甚至,還專門為我雕刻了一件禮物,好禮物!”

                眾人相顧駭然。

                “這是我這一生之中,所收到的最珍貴的禮物!”第五輕柔淡淡的笑著:“獨一無二!”

                “這個……第五總指揮,你剛才說……‘好像’,我們已經理解了。但后面你說的真厲害、好定力、好自信、好有趣……卻又是什么意思?是指的對方么?雕刻這個……的人?厲家現在的天才軍師、九劫智囊?”

                夜逍遙有些艱難的問道。

                “不錯。”第五輕柔悠然一笑,眼睛依然看著這個雕像,似乎是愛不釋手,每一條紋路都要記憶下來。

                “真厲害;是指一個完全沒有見過我的人,居然能夠憑借著雕像完整的表露出我的所有神韻。”

                “好定力;也就是說對方雕刻這個東西,只用了很短的時間,而且,是在戰斗之中完成的。再上前至尊的戰斗中完成這么精細的雕刻,若是沒有大山崩于前而色不變的定力,絕不可能!”

                “好自信,是說,他雕刻的時候戰斗已經開始了;戰都是他指揮的,但它卻毫不關心,顯然是自信一切都在按照他預料的發展。”

                “好有趣……呵呵……”第五輕柔看著這個雕像,淡淡的笑了起來:“若是我們有估計錯誤的話,這顆人頭的脖子,是被人平整的斬斷的!一劍斷頭!”

                說著用手拿起這個雕像,看也不看,就將脖頸亮了出去。

                平平整整,一刀切!

                眾人倒抽了一口冷氣。

                在數百上千至尊戰斗的戰場旁邊,心無旁騖的雕刻出一個從沒有見過的敵人的神韻,卻能讓所有人都承認無法反駁!

                這是什么樣的人?

                第五輕柔微微一笑,大袖一拂,雪柱上面剛落下的雪花飄飛而起,露出原本的柱身。

                上面,龍飛鳳舞一般的寫了幾個字。

                “第五輕柔,我刻得像不像你?!”

                ……

                <我被老婆拉壯丁拉到廣州來了,因為房子即將交房,過來看家具。沒辦法,雖然家里大事都是我說了算,但這等小事卻是她說了算的,我是不惜的管這等小事的。所以我為了展現一個大男子漢的寬廣胸懷,勉為其難的被揪了過來……雖然我很不樂意但為了我的翩翩風度是不能發作的。>

                <這是我在賓館中趁著老婆逛街累的睡覺的時候寫的……>

                <當然,我不怕老婆!這一點毋庸置疑!因為不怕老婆,所以理直氣壯的求月票!>。。)

                《傲世九重天》去讀讀全文字更新,請牢記網址:www.9852166.com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福建快3走势图今天

                1. <nobr id="dofhj"></nobr>

                  <small id="dofhj"></small>
                        1. <nobr id="dofhj"></nobr>

                          <small id="dofhj"></small>
                          1.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公告 vr赛官网168 足彩胜平负计算器 黑龙江快乐十分走势图开奖 三分赛车玩法 内蒙古时时玩法介绍 湖北11选5走势图 北京pk赛车计划安卓 新时时五星未出号 北京三分彩开奖号码